评论 | 江静玲: 香港危城 英政府为何噤声?

2019-06-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举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大游行,示威群众手持着“反送中”等标号。(美联社)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举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大游行,示威群众手持着“反送中”等标号。(美联社)

这个周末香港爆发了1997年回归中国以来最大的示威活动,逾百万香港居民走上街头以行动抗议香港政府修订逃犯引渡条例,壮观的画面令世人瞩目。美国在香港六九大示威后,重申对逃犯引渡条例的「重大关注」;北京当局则再次强调,支持香港政府修订逃犯引渡条例。唯独奠定香港法治基础和集会游行精神的英国政府,迄今(事发24小时后)仍保持缄默。自称对香港有道德责任的英国,此刻为何噤声?

众所周知,从97年把前殖民地香港归还中国以来,英国政府每六个月就会发表一份香港半年报告书,评估《中英联合声明》在香港执行情况。最近的一份报告书发表于今年三月下旬,该报告书认为「一国两制」在商业和司法独立方面运作良好。令人不解的是,英国政府出台这份半年报告书时,对香港特区政府拟修订势必影响香港司法独立的逃犯引渡条例难道视而不见?

对此,笔者询问了英方娴熟人士,该人士指出,最新香港半年报告书评估的是2018年下半年的香港民主法治、政治和经济情况。换言之,对于尚未发生的事,英方报告书是无法评估的。

但这并不表示英国政府不关切香港特区政府拟修订逃犯引渡条例一事。该人士表示,英方和香港特区政府曾就此进行过意见交换,英方明确表达香港方面必须在充分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前提下修法,引渡更需符合「一国两制」。这也是今年五月底英国和加拿大两国外长就香港修改逃犯引渡法发表联合声明的基础。

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保证香港归还中国后民主法治社会经济维持50年不变。也就是在2047年前,身为签署国之一的英国有责任关注这项声明在香港落实的情况。而实践中英联合声明的香港基本法,就是一部赋予香港自治权的小宪法,它在「一国两制」下保持香港司法、立法、经济制度、人权、言论和集会自由。 2047年后,会发生什么事,目前并不清楚。

但是,从修改基本法23条到修订逃犯引渡条例,我们可以看到维持香港回归中国后50年不变的吊诡和不可信赖。中国对香港的「一国两制」实际上正在逐步进行蚕食中。一如香港最后总督彭定康在这次示威大游行前在视频中所言,北京对香港采取的不是「一个」而是「一系列」的计划,借以弱化香港安定、社会安全和国际的金融中心地位。这位多年来对香港一直有着浓郁情感的港英政府最后一位高级官僚,不避讳的指称对香港特区政府居然不能明白这种情况的不解,直言质疑到底谁在管理香港?

谁在管理香港?从今年4月初香港雨伞运动9 名人士遭判刑,到4月下旬的逃犯条例,北京这只手伸入香港的态势越来越明显─而现在距离2047年还有28年之久,若据此发展,中国不需要28年就可以让「一国两制」在香港名存实亡。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举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大游行,示威群众手持着标语“林郑月娥下台”。(法新社)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举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大游行,示威群众手持着标语“林郑月娥下台”。(法新社)

从此次的大型示威行动,可以窥见香港居民对中国法律的信任度有多么低,一个不独立、不透明、党政不分的司法制度,是不能够被在港英殖民政府下一直享有公平法治的香港人接受的。这不是单纯的反中和亲中之争,更是民主法治和共产中国法治之争,而给予香港人民认知争取自己权益基础的正是殖民香港99年的英国,不是前清王朝,更不是北京共产党中央政府。

从基本法23条到逃犯条例,中国变的更加公开独裁,彭定康一个人的呼吁是不够的,英国应该是国际与北京就维护香港地位协谈的引领者,而在香港爆发回归中国后最大型的示威活动后,英国政府未及时回应,国会外委会也未表达关注,英国朝野的表现太令人失望。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