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江静玲:英国会给港民第二国籍吗?

2019-11-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19日,香港警方拘捕一名企图逃离香港理工大学现场的抗议者。(美联社)
2019年11月19日,香港警方拘捕一名企图逃离香港理工大学现场的抗议者。(美联社)

11月18日星期一早上,香港警方彻夜包围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后在黎明前攻坚,进入校园,与反政府抗议者展开暴力对峙。从香港现场传回的画面反覆出现在英国主要媒体,我的记忆回到1989年,思忖当时每天一起聚集在伦敦宿舍交谊厅那台小电视机前观看北京天安门民主学运的香港同学们,可曾想到30年后,在2019年的今天,他们的子女在香港会面临类似情境?

对于这一波的暴力升级,英国政府即刻表达了严重关注,重申支持和平抗议权利,要求开辟安全通道撤离那些希望离开冲突区的受困者,并提供受伤者及时医疗救助。但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则在同一时间指称,香港示威目的在于分裂香港,破坏一国两制,无关民主自由,谴责英国政府和议会针对香港发表报告,公然干涉中国内政。

这是刘晓明过去两个月来,针对香港局势在伦敦第二次透过记者会发表措辞强烈言论,指称英国干涉中国内政。担任中国驻英大使近10年的刘晓明或许应该先反思一件事: 中国共产党政府是否会允许任何一名驻华使节在北京召开记者会公开批评中国政府?他个人这些年在英国的经验若非民主自由,是什么呢?

对于刘晓明的指称,挺港反中的英国议员图根哈特推文表示,呼吁香港停止暴力不是干预内政,是捍卫“中英联合声明”。图根哈特并再次呼应英国对持有有效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香港人有责任,强调这些香港人应该拥有英国国籍。

根据英国政府统计,到2018年底,大约仍有17万名香港人持有有效英国国民海外护照。英国政府在香港回归中国前,依照1981年通过的英国国籍法案,从1987年起开始对香港居民发放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截止日期到1997年9月30日。这段期间,举凡在97年前出生的香港公民都可提出申请。护照持有人可免签证进入英国180 天,但不具英国居留权和工作权,也不为欧盟承认为英国公民。这些护照持有人享有英国领事保护权,但不同于英国公民,他们的领事保护权在香港和中国内地不适用。


2019年11月19日,香港的医疗志愿者在香港理工大学内整理物品。(美联社)
2019年11月19日,香港的医疗志愿者在香港理工大学内整理物品。(美联社)

有关赋与香港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持有人英国国籍的讨论首次出现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但随着中国经济崛起,英国政府在每6个月发表的香港半年报告书中,对一国两制在香港的执行情况,评估都是可行的,这件事也逐渐被淡忘,直到2014年香港争取真普选黄雨伞运动期间,才又再度被提出讨论,但在英国国内相关呼声依然微薄。

对于给与持英国国民海外护照香港人英国国籍,英国政府的立场向来是不支持的,认为在香港主权移交给中国后,尊重“中英联合声明”保障香港回归中国后50年不变,在“基本法”下,施行“一国两制”,是最好的方式。直到两个月前,英国政府依然坚持此一一贯立场。

但随着香港反送中抗争暴力加速升温,英国朝野对香港问题出现了新看法。其间的变化在于,尽管英国政府和欧盟都呼吁香港问题需要透过政治手段处理,包括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展开建设性对话,香港特区政府却只是不断的“控制”局面,未真正思考整个抗争活动的主要原因,以及这些人的感受和愤怒。另一方面,北京对港府和警察表达了全面支持,习近平更下达“止暴制乱”的最高指示。凡此种种,看不出中国尊重或遵守香港“中英联合声明”的态度,迫使英方重审如何具体支持香港。

英国下月将举行大选,政治前景不明。但从目前的氛围观察,在香港问题上,如果香港局势进一步恶化,英国下届国会将会比过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敦促英国政府给予持英国国民海外公民护照的香港人英国第二国籍。中方对此定会极力阻拦,但在香港回归中国22年后,英国认真研讨此一问题,已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