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江静玲:香港抗争 英国左派为何噤声?

2019-12-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反送中运动届满半年之际,12月8日,世界人权日前夕,有80万香港人走上街头,持续表达“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坚持。(美联社)
香港反送中运动届满半年之际,12月8日,世界人权日前夕,有80万香港人走上街头,持续表达“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坚持。(美联社)

“国际人权日”(12月10日)今年将迈入70周年。香港民阵本周日(8日)发起“国际人权日”集会大游行,呼吁全民上街,继续向港府施压,“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在伦敦这里,8日下午也与香港同步声援香港民阵,要求香港特区政府恪守《世界人权宣言》,维护人道主义、尊重人权。

值此同时,距离英国12月12日大选仅四天时间。做为保证香港回归中国五十年不变《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国,英国新选举出的政府未来对香港问题的立场如何?历经这段期间香港因反送中引发的民主抗争,英国下届政府对中国北京政权态度是否更坚定?继美国通过《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后,英国新政府会对香港民主采取更实质的支持,包括给予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的香港市民第二国籍等等。

香港回归中国22年,从未在英国大选中成为议题,在英国脱欧和其他诸多英国内政议题讨论中,这次堪称例外------英国第二大在野党自由民主党把主张给予持英国国民海外护照香港市民英国居留权列为竞选党纲,更是首见;执政保守党内支持香港真普选,要求北京恪遵《中英联合声明》落实香港“一国两制”的力度也明显增加中。


2019年12月9日香港警察在一个公共汽车站执勤。(美联社)
2019年12月9日香港警察在一个公共汽车站执勤。(美联社)

然而,英国左派人士对香港的民主抗争活动,尤其是英国第一大在野党工党,迄今却出奇安静。英国左派对香港民主抗争,对那些反对中国共产党政权、争取香港自由选举和集会权的香港市民,包括诸多香港年轻一代的嘶声呐喊,为何充耳不闻,甚至噤声?

这种现象并非英国左派政治传统,以1930年代西班牙内战为例。在那场社会改革复杂的内战中,英国左派尽管意见分歧,但至少同意在那场斗争中捍卫民主选举产生的西班牙第二共和国至关重要。当时英国诗人奥登,以及史班德等人一致认为西班牙的这场内战是当代不可避免和必须面对的政治挑战;另一方面,同期的许多左派刊物编辑和作者,包括英国左翼作家欧威尔,虽然不同意俄国和共产主义在西班牙内战中的角色,但也都选择捍卫第二共和国,因为第二共和国代表民主社会。

欧威尔和上千名英国左派份子更进而加入国际军队,前往西班牙参战,支持西班牙民选的第二共和国对抗法西斯主义。不幸,今天的英国左派,全然看不到这种精神,尤其是英国工党。香港理工大学围城事件期间,工党影子内阁国际贸易大臣把香港暴动分别归咎于示威者和香港警方,这种各打五十大板的立场,全然无视于香港抗争的源头,更漠视香港警民对峙装备上的巨大差距;曾在英国国会下议院引述毛泽东《红皮书》的工党影子内阁财政大臣麦克唐纳面对是否赋与持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香港市民第二国籍时,更拒绝表示支持。至于工党党魁柯尔宾对香港问题则保持一贯沉默。


2019年12月9日清洁工人在清理香港街头的标语和涂鸦。(美联社)
2019年12月9日清洁工人在清理香港街头的标语和涂鸦。(美联社)

为什么英国工党和左派觉得支持香港人权和民主如此困难?其实不仅香港,在新新疆和维吾尔族问题上,以工党为主的英国左派也几乎未有表态。或许,中国对于英国左派来说,长期以来,一直是个盲点,许多人知道苏共在俄国失败了,却未能完全明了中共在中国的暴行。否则,英国国会殿堂也不会出现左派资深政客引述毛语录这种无知的行径。

对此,一位同情香港的前工党布莱尔政府内阁官员分析,英国左派可能错误的倾向把中国定位为社会主义国家,忽略了中国实际上是一个由中国共产党统治的极权国家,更遗忘了历史反覆告诉我们的一件事------没有民主,就不会有社会主义存在。

对于香港,英国左派和工党还有一个更大的盲点,包括柯尔宾在内的老左派一直视香港为资本主义象征,认定声援香港等同支持资本主义对抗社会主义。此由美国总统特朗普访英时,英国工党党魁柯尔宾杯葛白金汉宫国宴,但却欣然出席英女王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办的国宴,可以窥知。这种冥顽不灵的左派根深蒂固思惟,蒙闭了英国左派,以致迄今无法全力撑港反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