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江棋生:只要還捂得住,疫情就不是命令


2020-01-29
Share
000_1OG703.jpg 圖爲天安門廣場武警戴口罩執勤。(法新社)

1月23日己亥豬年小除夕那天,武漢由封口導致封城。消息傳來,我就再無心思過年了。在庚子鼠年春節門可羅雀、院可羅雀、巷可羅雀乃至路可羅雀的日子裏,我只做兩件事,一是儘量宅在家裏,力求不被感染;二是揪心地關注愈演愈烈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對親朋好友發來的拜年問候不想回復,也一概未作回覆。

2019年12月1日,第一例原因不明的病毒性肺炎在武漢被發現。而最晚於2019年12月23日,就已發現此類肺炎開始流行擴散。從2019年12月1日算起,48天后的2020年1月18日,武漢市還在喜氣洋洋地舉辦百步亭四萬餘家庭共喫團年飯活動;51天后的1月21日,湖北省春節團拜會文藝演出在洪山禮堂圓滿舉辦,“舞臺恢弘大氣、表演精彩紛呈”,“營造出喜慶、歡快、奮進的良好節日氛圍”。而正是在這要命的51天裏,新冠病毒壓根兒沒閒着,他們喜慶、歡快、奮進地在武漢民衆中大肆傳播,並由離開武漢的不知情的攜帶病毒者傳往全中國,播向全世界。

有道是,疫情就是命令。但是,這51天裏鐵的事實清楚地表明,對於維穩至上、捂蓋子第一的人來說,只要他們以爲還能捂得住,疫情就不是命令。真相被捂住,還“整個不讓說”。有位良心醫生將疫情視爲命令,於2019年12月30日在其大學同學微信羣中發佈“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在我們醫院急診科隔離”,並隨後糾正爲“是冠狀病毒,具體還在分型”。2020年1月3日,武漢警方將其叫到派出所進行訓誡,認定其“發表不屬實言論”的行爲“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責令其“中止違法行爲”。有八位武漢市民將疫情視爲命令,發佈相關信息提醒大家早做防備,也被警方迅速加以懲處。

社會不知情,民衆不設防,歌女不知城已殤,登臺猶唱後庭花——結局只有一個: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註定不會在最佳時機被撲滅在萌芽狀態,而只會順溜地擴散蔓延,釀成肆虐武漢、威脅全球的高風險公共衛生事件。

不用說,誰不把疫情當命令,誰就該挨板子。

第一個該挨板子的,當然是對公衆隱瞞真相的武漢市委、市政府,這是跑不掉的。如果武漢市委、市政府不僅瞞下,而且欺上,那麼,板子也就只能打到他倆身上。因爲上峯不知情,不知不爲過。然而事實表明,他倆沒有欺上,而是將疫情如實上報給了湖北省委、省政府。於是,第二個該挨板子的,就是湖北省委、省政府。由於湖北省委、省政府也只是瞞下而並未欺上,疫情是如實上報給國家衛健委和中國疾控中心的,因此,第三個該挨板子的,當是國家衛健委和中國疾控中心。

而在“忠誠不徹底,就是徹底不忠誠”的新時代,國家衛健委和中國疾控中心敢欺上,不將疫情如實報給國務院嗎?繼而,國務院敢欺君,不將疫情如實上報總書記習近平嗎?

我的看法是:國家衛健委和中國疾控中心不敢欺上,國務院不敢欺君。我的依據是:“湖北省武漢市等地近期陸續發生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始終高度重視,多次召開會議、多次聽取彙報、作出重要指示”;“在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國務院多次召開會議研究部署,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充分發揮聯防聯控機制作用,加強統籌調度,及時研究解決防控工作中的問題,各項防控措施正有力有序開展。”(參見《人民日報》,2020年1月26日)這就是說,國務院和習近平都沒被下級欺矇,都一直是瞭解疫情真相的。但是,他們卻都沒把疫情當命令。因此,第四個該挨板子的,是國務院。第五個該挨板子的,是習近平。

自2019年12月1日到2020年1月20日前後的50多天裏,以爲能捂得住蓋子的中國官方,上上下下高度一致地奉行不把疫情當命令的治理模式,導致了極爲嚴重的殃民後果。到實在捂不下去、也根本捂不住的時候,官方就再也不能不把疫情當命令了,於是在1月25日成立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對疫情防控特別是患者治療工作進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動員。”

我確信:在終於把疫情當命令之後,在付出本不該付出的生命和財富巨大損失的代價之後,“就一定能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我也確信,疫情防控阻擊戰打贏之後,官方一定會慶功祝捷,大力表彰本不想成爲英雄的“英雄”們。此外,官方還會“認真反思總結,吸取深刻教訓”。不過我深知,不可期待官方會省察到其治理模式的根本缺陷,不可奢望官方會放棄被其視爲至寶的治理模式。2003年非典疫情事件殷鑑不遠,當時曾痛心疾首的官方,事過之後並沒有改弦易轍,棄用“一出事就捂蓋子”的治理模式;我認爲,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事件的沉痛教訓,同樣不會使官方出現實質意義上的真正長進。

有鑑於此,中國民間又如何去遏制和減輕上述模式必將帶來的下一次公共衛生危機呢?

普世常識告訴我們,新聞自由是其它一切自由和安全的保障。但是,當下中國沒有及格線以上的適度新聞自由。

能否企盼出現一位像109年前的錫良,或102年前的閻錫山那樣的板蕩能臣呢?我覺得,這種企盼不靠譜。

在我看來,比較現實、比較靠譜的辦法有兩條:

一是出現良心醫生,如非典時期的蔣彥永,如這次疫情中的被訓誡醫生;或出現所謂“傳謠者”,他們從親朋好友處得知實情,但轉述時可能不夠準確、出現偏差。當官方在路徑鎖定下重蹈覆轍捂蓋子時,良心醫生和“傳謠者”以疫情爲命令,勇敢披露真相,讓民衆及時知情。

二是知情後的民衆以疫情爲命令,迅即實施自救:戴口罩、多喝水、勤洗手、常通風;有條件不上班、不外出的,則做到雞犬之聲相聞,愣是不相往來。

2020年1月28日 於北京家中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