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政纔是核心價值觀(江棋生)


2018.08.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180224062928154.jpg 2018年3月5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軍樂隊指揮奏響國歌。(美聯社)

8月19日,“深圳7.27維權工人被捕事件”全國高校聲援團代表、北京大學2018屆本科畢業生嶽昕發出了致中共中央和習近平的公開信。嶽昕在信中鄭重宣示:“我與聲援團的全體成員將堅定政治意識,堅定馬克思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信仰,堅定站在偉大的工人階級的立場上,堅決維護我國社會主義和人民民主專政制度。”嶽昕同學大概壓根兒不會想到,當我在8月20日上午品讀她的公開信時,她上述政治表態中的“專政”二字,會一下子從字裏行間蹦將出來,成了我寫作本文的關鍵觸媒。

事情還得從20來天前的7月30日說起。那天上午,我與崔衛平在地鐵六號線花園橋站A出口會合後,沿着久違的七賢村路,依着10年前那條熟悉的時空軌跡,步履沉沉地邊走邊聊。到了北窪路,見到牆上所謂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後,心緒凝重的我,才露出笑意對衛平說:趙家還真是煞費苦心,搞了那24個字。在我看來,那24個字,有的與社會主義毫不相干,有的則完全不是社會主義的要旨。現實社會主義真正的核心價值觀,如果用兩個字來概括,那就是“專政”;如果用四個字來表達,那就是“一黨專政”;如果用七個字來描述,那就是“共產黨一黨專政”。當然,“專政”有兩種模式,或寡頭共治,或個人獨裁。衛平聽了,會心而笑,點頭稱是。之後,我倆進一家京味餐廳,邊喫邊聊,盡興而別。

有了上面的故事,嶽昕公開信中的“專政”二字,在別人看來不過是左翼青年的照本宣科,姑妄聽之即可;在我眼裏卻很有權重,理當言說一番了:

8月1日晚,山東大學退休教授、84歲的孫文廣先生在接受美國之音直播採訪時,濟南公安人員強行闖入家中將其帶走——這樣的事情,民主國家或憲政國家中會發生嗎?絕對不會。這決然是“人民民主專政”或“無產階級專政”核心價值觀之蠻橫體現。

8月13日晚,美國之音記者葉兵、攝像助理艾倫在孫文廣家門口進行合法採訪後,被國保、保安強行扣押數小時,採訪器材和私人物品遭暴力搶劫——這樣的事情,憲政國家中會發生嗎?絕對不會。這同樣是“專政”核心價值觀之精準體現。

8月15日,貴州大學經濟學院楊紹政教授因揭露和譴責“公款養黨”被開除,以及先前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翟桔紅副教授被解聘,北京建築大學許傳青副教授受處分,重慶師範大學譚松副教授、山東建築大學鄧相超教授、北京師範大學史傑鵬副教授和廈門大學尤盛東教授被整肅,……這樣的事情,憲政國家中會發生嗎?絕對不會。這隻能是“專政”核心價值觀之邪酷體現。

在中國,媒體只准官辦,不準民辦——這樣的事情,憲政國家中會發生嗎?絕對不會。非但不會,有些憲政國家還立法規定媒體只准民辦,不能官辦。並且,幾百家媒體可以串通一氣,毫無懼色地萬炮轟總統。而在中國,官媒一統天下,民媒則無立錐之地——這與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能對上號嗎?!這隻能是“專政”核心價值觀之霸凌體現。

進而,不看央視《新聞聯播》,還要被譏爲“下等人”,譏爲“永遠都是渣”——這樣的事,憲政國家中會發生嗎?絕對不會。這隻能是馬克思主義的靈魂——“無產階級專政”核心價值觀之粗鄙體現。

最後我要說,刻意把“專政”神隱,盡挑“民主”、“自由”、“法治”等好聽的說,是做人不實誠、不地道的表現;自然也是,缺乏自信的表現。

2018年8月21日 於北京家中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