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江棋生:谦卑的推理内蕴千钧之力

2022.11.29
评论 | 江棋生:谦卑的推理内蕴千钧之力 江棋生著作《物理学分立对称性新论》封面封底截图
网上截图

今年5月下旬,我的专著《物理学分立对称性新论》面世了。这本专著,是我30年心血和心智的结晶;她所展示的,不是一些稍有新意的认知,而是对世界级权威所持定论的颠覆。

手抚这本颇为令我自珍的专著,心中升腾起诸多感慨。此刻,我最想说的感悟是: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肯定是挑战权威的必要前提;而在此前提之下,谦卑之推理则是导向如愿以偿的不二法门。正是这一感悟,让我在专著中突出引用了伽利略的一句名言:

在科学问题中,一千个权威也抵不上个别人的一次谦卑的推理。

也正是这一感悟,使我在专著“前言”的最后,信心满满地写下了一句话:

纵有万山挡道,又焉能阻一溪之奔?

专著出版后,我意犹未尽,又认认真真写了三篇文章,分别是《我为泡利和费曼鸣不平》、《高度似是,但却真非》和《上帝不是左撇子——用谦卑的推理挑战李政道和杨振宁》。

在《高度似是,但却真非》一文中,我放进了两幅由江枫制作的很重要的插图:插图2和插图3。通过对两幅插图进行直观形象的解读,我有颠覆性结论如下:在我们的世界中,钴60核衰变时的电子,倾向于沿核的旋转方向出现。而在镜像世界中,钴60核镜像衰变时的电子,同样倾向于沿核的旋转方向出现——我们的世界和镜子里的世界受相同的物理定律支配。由此可知,由弱相互作用所引起的钴60核的beta衰变过程,是左右对称(宇称守恒)的。不错,钴60核的beta衰变过程中,电子出现的方向的确具有择优性,即电子倾向于沿核的旋转方向出现;但这种择优性,与左右对称与否没有关涉,人们应该另行探究其原因。

在《上帝不是左撇子》一文中,我是这样推理的:空间反演物理学中的贋标量,是李政道和杨振宁获诺奖论文的基石,也是吴健雄实验的关键测量项。然而,贋标量是贋矢量的派生物。由于贋矢量是不该出现的虚妄概念,因此贋矢量和贋标量事实上并不存在。当如实地把贋标量看作标量后,弱相互作用中的左右对称(宇称守恒)就压根儿没被破坏,吴健雄实验也就毫无实施的必要。一句话,1956至1957年间物理学界得到的轰动结论——“上帝是个左撇子”是错误的;实实在在的,上帝不是左撇子。

秦晖教授读了《上帝不是左撇子》后对我说:“是个大问题。杨(振宁)能看到高论吗?”秦晖不光看出了我的自圣之狂,且认为我抓住了真问题、大问题。大问题是怎么抓住的?就靠无惧权威敢于质疑和谦卑的推理。

吴思先生读了《上帝不是左撇子》后对我说:“谢谢。数学部分看不懂,但整体逻辑很厉害,釜底抽薪。”吴思的反馈表明,虽说隔行如隔山,但谦卑的推理所内蕴的逻辑力量,能贯行所有学科的奇经八脉。再把口气放大点,那就是:即使面对一千个权威,谦卑的推理也能淡定地以千钧之力战而胜之。

jqs2.jpg

1 我与秦晖教授的聊天记录截图    图2 我与吴思先生的聊天记录截图

基于我的切身体悟,可知在科学问题中,谦卑的推理很灵,很有威力;而在其它问题上,谦卑的推理是不是也很灵、很有威力呢?我的看法是,照样灵,照样有威力。不妨试举一例——

近年来,中国官方振振有词地宣称:“中国是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实行的是全过程民主。”应当说,驳倒这句话,并非难事。我要做的是,如何尽量简明干脆、不容狡辩地把它驳倒。经过一番思考,遂有推理如下:

中国官方有一句话是尽人皆知的 :在中国,“党是领导一切的”;人民必须“听党话,跟党走”。在北京街头,我看到了“矢志不渝听党话,坚定不移跟党走”。在贵州大山中,我见到了“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官方这句话,说得相当直白,它的意思是:在中国,当家的是党,作主的是党。人民嘛,只配听喝与顺从;它想当家作主?!门都没有。我敢说,对这个意思的理解,连小学生都不会出错。

那么,官方说的这句话,当不当真呢?完全当真。君不见,对不听话、不跟着走的学生,南京传媒学院常务副院长曹国圣威胁道:你们一定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对不听话、不跟着走的业主,北京天通苑社区某居委会商量的套路是:找个黑地儿拘他三天!他的软肋是他的儿子!看哪顶帽子扣他合适。更不必说,人们记忆犹新的“有一百种办法刑事他!”

由党当家作主,叫党主。人民当家作主,叫民主。党主与民主,冰炭不同器;党主切切为真,民主动态清零。因此,我的结论是:中国是货真价实的党主国家,实行的是全过程党主。

中国官方行动上奉行党主,口头上宣称民主,这叫什么?这叫不老实,让人瞧不起。你老实一点,坦荡一点,放开大嘴巴说“根据中国国情,党主就比民主好;我们只搞党主,不搞民主!”,我会先夸你一句“不心虚”,然后再驳得你哑口无言。

2022年11月28日 于北京家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