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極權,還是翹起尾巴的後極權?(江棋生)


2017.12.0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000_TH7ZB.jpg 習近平在十九大上宣讀的政治報告(法新社)

關於習近平上位以來搞新極權的說法,我雖早有所聞且難於苟同,但直到寫作《重讀零八憲章》一文,我也只是點到爲止,沒有正面給出自己的明確見解。近日,相繼讀到馮崇義先生的斷言:習近平“想把中國從鄧小平的後極權主義帶回極權主義社會”,和張博樹先生的描述:憲政自由主義者將“習近平新時代”稱之爲“習近平新極權主義時代”,終於使我下決心公開言說自己思索良久的一些不同看法。

應當說,自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到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習近平所幹的以下三件事,與鄧(江胡)時代的路數是有顯著區別的。一是外交上不再韜光養晦,而是一步步從鋒芒外露到鋒芒畢露。二是政治上從“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到主要是防右反右。相應地,意識形態上不再取守勢,而是搞“自衛反擊”,重樹馬克思主義主旋律,重奪思想陣地話語權,公然下令“七不講”。三是邊擼起袖子加大選擇性反腐力度,邊讓個人崇拜之風在中共黨內死灰復燃,捲土重來。其中最爲肉麻和令人噁心的頌聖諛詞,乃出自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和國防部長常萬全等馬屁精之口。

然而,上述三大區別能表明習近平搞的是新極權嗎?

我的看法是,不能。

我的理由是,習近平在言論和行動上都沒有反對和告別鄧(江胡)的改革開放政策:他沒有反改革,試圖從半吊子市場經濟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返回計劃經濟;他也沒有反開放,意圖重新閉關鎖國。而正是鄧主張的改革開放,使中國從毛時代毫無政治、經濟和社會多元化的極權主義社會,走向鄧時代政治一元化、經濟和社會呈現有限多元化的後極權社會。習近平既在所謂“旨在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制度”的改開大計上沿襲鄧(江胡),未敢造次而鄧規習隨,那麼他上位以來所搞的,就顯然不是新極權。

事實上,習近平所搞的,還是後極權。更精準地說,他搞的是:在外部因素和其性格因素共同作用下,自鳴得意地翹起了尾巴的後極權。我的這一“翹尾後極權”說法,與沈大偉教授給出的“硬威權主義”概念,或可稱異曲而同工。上世紀90年代初,鄧小平提出“韜光養晦、有所作爲”,是爲了使冷戰結束後處於弱勢不利地位的中國能夠站住腳跟,並通過“發展是硬道理”徐圖將來。到了比胡錦濤明顯強勢的習近平任上,由於中國在經濟總量上已成全球老二,加上發達國家總體上搞綏靖主義等因素,中國的後極權政體認爲機不可失,可以適時冒泡、牛起來了,於是公開告別鄧小平的“韜光養晦”謀略,對外毫不隱諱地宣示“大國崛起”,亮名片,搞推銷,展拳腳,疾步趨近世界舞臺中心;對內則更加寧“左”勿右,除了對民間覺醒者的維權和抗爭之管控、打壓更爲嚴厲和兇狠外,還發明瞭讓人尊嚴掃地的歧視性“低端人口”標籤,將一部分溫順無助的國民悍然排除在人類命運共同體之外。

那麼,中共十九大之後擁有“領袖和統帥”頭銜的習近平,會搞新極權嗎?

我的看法是,依然不會。

我的理由是,習近平如果要搞新極權,那就要反鄧小平改開路數而行之,把已有的經濟、社會有限多元化一一抹掉。這對習來說,首先不是能否做成的問題,而是想不想幹的問題。在我看來,習還不至於不明白,沒有上述有限多元化,哪會有今天官媒上自誇不已的“輝煌中國”?哪會有他在一帶一路上大撒幣的底氣和牛氣?而沒有上述有限多元化,中共又如何“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如何實現所謂“兩個一百年的宏偉目標”?
因此我認爲,他不會搞。當然,如果他的確如馮勝平所企盼的是“渾人”一個,“雖千萬人吾往矣”,愣是要搞新極權,那也是註定搞不成的(此處不贅)。

中共十九大之後的習近平,還是會照搞後極權。對於這一點,從他在十九大報告中列出的“建設新時代”十四條基本方略,人們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有人誤以爲習近平要搞新極權,我覺得是多少看走眼了。而真正完全看走眼的,當數那些至今還對習近平會改旗易幟搞憲政抱有幻想的人。習近平上位以來的言論和行動,充分表明了他與憲政的勢不兩立,表明了他是鐵了心要將憲政拒之門外的死磕派。而那些懷揣玫瑰夢的人,居然對這一朗若白晝的事實視而不見。

質言之,毛澤東的社會主義,是極權主義。加上“中國特色”限定詞的社會主義,則是後極權主義。而所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是習近平新時代後極權主義,即翹起尾巴的後極權主義。

作爲極權主義變種的後極權主義,與極權主義一樣有個內在的致命傷,那就是對人權的蔑視。這種政體不忘初心,堅持將國人視爲只能聽它話、跟它走的跟屁蟲,不能具有獨立人格和自由思想,更無資格當家作主。在這樣的政體下,國人日益增長的權利意識和公民精神與被強行按上的臣民角色之間的矛盾,或國人日益增長的當家作主的意願與被強制安排的跟屁蟲角色之間的矛盾,遲早會成爲社會的主要矛盾。而在這一主要矛盾的凸顯、激化和加劇中,越來越多覺醒了的民衆必將成爲制度變革的偉大力量;這種偉力除了會使後極權政體翹起的尾巴抖落下來外,還必定會將後極權政體打包送進歷史的博物館。

2017年11月29日於江蘇常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