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全会与香港局势(林保华)

2014-10-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香港占中金钟集会现场。(忻霖摄)
图片:香港占中金钟集会现场。(忻霖摄)

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在10月20日召开十八届四中全会。根据新华社的报导,“主要议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但是在四中全会前夕,香港发生大规模的“占中行动”,被外国媒体称之为“雨伞革命”,也被中国官方媒体称之为“颜色革命”,不但广为全球关注,连开始是封锁新闻的党喉舌,后来也不得不连篇累牍进行革命大批判。在这个情况下,四中全会有可能“按照既定方针办事”,不理会香港发生的事情?如果讨论香港事务,原来要讨论的“依法治国”会不会成为夹生饭?

由于香港问题非常敏感,在处理上高层也会发生激烈争论,但是中共又要表现得“举重若轻”,很可能就在四中全会公报中完全不提,只是说也讨论了其它事项,让外界猜度。

在四中全会召开前,流言已经满天飞,事关高层的权力斗争。例如,今年9月5日习近平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其中他提及的“依宪治国,依宪执政”,在新华社、人民日报正式发表时被删除了。

同样情况也出现在2012年12月4日,习近平在纪念现行宪法公布30周年的讲话中,有关“依宪治国,依宪执政”的内容也被删除了,后来全国还掀起批判“宪政”的舆论。两年来习近平对此没有追究,没有出声,这次四中全会要讨论“依法治国”,是要向中宣部开战吗?还是只是形式上的空谈而已?

另一个流传最多的是中央军委改组的问题。传说现在的军队人事与前中央军委两个贪官的徐才厚、郭伯雄有关,因此必须改组,因此红二代中的刘源、刘亚洲可能升任军委副主席和国防部长,这样习近平就可以牢牢控制军权。军权的重要,当然是因为“枪指挥党”的关系。

为了加强对军队的控制,习近平还把有长期工作关系的南京军区作为依靠对象,大力提拔开国中将秦基伟的儿子秦卫江与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担任总参谋长的傅全有的儿子傅勇。有人还猜测中国与日本将在钓鱼台有小接触,以“实战”来抬高南京军区的地位,并给秦、傅有立功的机会。

可是在今年国庆前夕,被视为两个大贪官周永康、徐才厚后台而相传已经半死不活的江泽民却突然两度现身。在9月29日晚的音乐会上,江泽民紧随习近平入场,散场时却抢先一步,走在习近平的前面。由于整晚江泽民没有露出笑意,可见在这场权力斗争中,他没有占先,而又因为心有不甘,所以抢先走在习近平前面表示不服。

然而香港雨伞革命的爆发,江泽民及其派系也许会认为提供他们翻盘的机会,如果习近平处理失当的话。原先香港特首唐英年与梁振英的竞逐,唐英年就是江泽民所属意的。而港澳事务协调小组组长、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也是江泽民的人。但是传说在对付占中的民众方面,尤其是9月28日晚上用胡椒水与催泪弹驱散民众方面,张德江是鹰派,反而习近平是鸽派。如果发生流血事件,中国将遭到六四以来的最大外交危机,也会冲击经济,那么习近平在党内的地位将受到挑战,因此习近平采取相对谨慎的态度。

抛开这些权力斗争的问题,如何处理香港事务,本身就是如何“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问题。这不是讨论学生与民众的占中是否合法,而是北京在今年6月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以及8月31日人大常委会对香港政改的决定是否符合宪法与基本法?尤其对普选所下的定义,以及对“爱国爱港”的要求,如何在宪法与法律的现行条文上做出解释与规范?而基本法所规定的香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现在还存在吗?又为何随领导人的好恶,有时说,有时不说?是有人想阉割基本法?

除开这些,基本法规定的,除了外交与国防,中央都不介入,由特区政府高度自治。然而我们看到,现在连自由行、中国游客在香港的大小便问题,中央都要表态,高度自治已经名存实亡,怪不得有的人干脆不提,比较省事。由于香港事态尚未解决,两派的角力也可能带到四中全会上。那么全体中央委员将介入,相信从各自利益来考虑,多数不会赞成流血镇压。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