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刘青:世卫中国调查会有何结果

2021-01-14
Share
评论 | 刘青:世卫中国调查会有何结果 2021年1月14日,世卫专家组抵达武汉。
AP

经过一波三折的中共病毒源头调查,世卫组织到中国大陆武汉的病毒调查,终于在病毒于武汉爆发一年多之后,一月十一日由世卫组织证实, 于本周到大陆展开病毒溯源调查。然而十分诡异的是,世卫组织同时强调,世卫组织此行不是寻找这次人类灾难的“罪魁祸首”。这一强调显得既突兀又逻辑混乱。中共病毒祸害全球已是事实,追究造成的原因是世界共同的呼声,世卫组织之所以反复和坚持前往大陆调查,正是迫于这一世界性压力而不得不为。只要在大陆查出中共病毒源头,不论是中共研究所取自蝙蝠自然形成,还是中共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这病毒,只要是中共病毒研究所流传出来的,这次人类灾难的罪魁祸首就难以逃脱。除非世卫组织行前已经决定,这次到大陆的病毒溯源调查,绝不查明中共病毒的源头,才能够让不寻找“罪魁祸首”一说成立。

毫无疑问,世卫组织之所以强调前往大陆的调查,不是寻找这次祸害人类病毒的罪魁祸首,是中共一再干扰刁难拒绝和胁迫之下的反应。但是这就无法避免人们产生疑虑,世卫组织这次前往大陆的病毒溯源,会不会是一次认真有效客观公正的负责调查。人所共知世卫组织此前一再包庇中共,为中共散布谎言出面洗白而遭到谴责。这次调查行前即发表无异于投降书的保证,还能够指望溯源调查有真实科学的结果吗?

其实世卫组织到大陆对病毒的溯源调查,不管是中共已经做过的大量销赃灭迹之事,还是中共历史上隐瞒真相编造谎言已达炉火纯青之境,或是中共对世卫组织过往近乎控制的影响力,在 在说明这次溯源调查流于形式已是好结果,成为替中共洗白转移目标的可能也不排除。因为世卫组织是到中共的地盘查中共,而中共已经充分表达出绝不允许真实调查,一切调查必须按照中共的安排进行,遵循中共给予的规则和标准。何况在这所谓调查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中共已经做足了功课可以保证调查只会流于形式。

差不多从中共病毒出现开始,中共就施以所有的手段和压力,以保证这一病毒与中共不相干。病毒这类流行传染病发生后,往往以爆发所在地称之,例如西班牙大流感,欧洲黑死病和瘟疫等等。但是武汉爆发并最初称为武汉病毒,却遭遇中共激烈反对和极尽手段施压。世卫组织迫于中共压力花费一番心机,将其改为不知所云的字母数字。由此可见中共起始便已确定,要将难于说出来源的中共病毒,消除任何与中共可能粘连的表象。

2021年1月14日,世卫专家组抵达武汉。(AP)
2021年1月14日,世卫专家组抵达武汉。(AP)

几乎是中共迫使世卫组织变换武汉病毒之名同时,将此病毒的一些研究资料和数据,甚至包括最早的病毒原株,全由中共下令予以销毁。据媒体和网络不断披露的资料显示,中共有悖科学和常识的毁灭病毒研究资讯,这类情况从中共病毒出现到今天从未停止。最新的情况是中共突然下线了网络上有关病毒的论文,尤其是被称为蝙蝠女的石正丽的论文。究竟是什么恐惧促使中共如此不顾脸面的干。

中共将病毒起源甩锅他国的言行,同样随意编造不加掩饰的栽赃。中共的御用所谓病毒专家钟南山,借疫情大肆推销自家草药对病毒有疗效同时,当然也要对中共投桃报李创作病毒起源不是武汉的奇谈。之后,中共的媒体舆论包括中共外交官员,扑天盖地的甩锅美国、意大利等等国家,说法从最早发现冠状病毒是他国,到进口的鱼类海鲜禽兽肉可能传染病毒,总之是只有想不到没有说不到的荒谬。中共或许也知道这类甩锅不会成功,但是中共目的显然不是期望甩锅成功,而是将病毒起源搅个天昏地暗,只要不落到中共头上就大功告成。

国际社会调查中共病毒的起源,可以肯定是国际社会调查卡廷大屠杀的再现。在苏联的高压讹诈逼迫下,以及实际是苏联指导制定调查人员组成、方法程序及方向等,这一苏联无端屠杀数万投靠它的波兰军人精英的邪恶,在二战后的调查中却被栽赃为德国希特勒罪恶。虽然随着苏联共产集权的覆灭,苏联这一人神共愤的罪恶得以真相大白,但是中共这次祸害人类的病毒灾难,大概率不会有真相大白的机会。苏联尚有不敢毁灭罪恶档案的底线,中共则是专门销毁它们的邪恶罪证,周恩来就多次指使销毁相关罪证的档案,这是在中共的资料中也不时有所流露的。世卫组织到大陆的调查决不会真相大白,因为当今的世界已然:人们知道罪恶在发生,人们也知道罪恶还会再发生,但是人却无可奈何静待罪恶发生,这是人类无可避免滑向深渊的宿命。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