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胡炜昇受审看所谓爱国侨领(刘青)

2014-02-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胡炜昇。 (百度百科)
图片: 胡炜昇。 (百度百科)

因在大陆被捕而上媒体曝光数年的美籍华裔胡炜昇,最近以多项刑事罪名在广州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又成为众多海内外媒体相当关注和报道的焦点。中共起诉胡炜昇的罪名包括绑架勒索、纵火走私、经营非法赌场等七项罪。其中具体指出指示手下向不利他判决的法国泼硫酸、雇用黑社会纵火焚烧不接受他购地条件的农民屋棚、攻击绑架与他有经济纠纷或矛盾等问题的人等等。不过胡炜昇在海外的儿子另有一套说法,他说其父胡炜昇是在大陆做了许多善事的生意人,只是因为得罪了地方官员而遭受到了黑打迫害。并说其父关押中遭受残酷折磨和毒打,如吊起来打晕泼冷水弄醒继续审问,用强光照射不让睡觉并强制吃药等等。胡炜昇在法庭上也大喊自己是美国公民,大陆法庭必须给他一个公正的审判等。但是胡炜昇是手持香港身份证件到大陆做生意的,中共法庭不承认胡炜昇的美国人身份,而是以香港人也就是中国公民的身份审理此案。

与胡炜昇一起被起诉的涉黑团伙总共有三十四人,应该是很难见到的庞大的团伙犯罪的案件。虽然胡炜昇和其亲属声称得罪了中共官吏,因而是遭到当地官吏的报复而导致入狱的冤案,但是很难说的通中共为什么要制造三十四人的庞大冤案。个人得罪了中共胡作非为的官吏而遭受迫害,人所共知在大陆是多如牛毛遍地皆是。但是一般报复针对的大多是得罪官吏之人,也有时会连带几个亲友或是关系特殊的人。然而多达三十四人而没有具体犯罪内容,这种报复方式确实让人感觉匪夷所思,因为要制作一个冤案被冤之人越少越容易,人数太多不仅必然漏洞百出难以证实,而且被冤屈的反弹和诉冤的力量也几何增长,如此制作冤案之官吏或是无比狂妄或是白痴。当然在中共已经黑社会化的现今大陆,没有任何耸人听闻的迫害和冤案是无法制作的,即使像胡炜昇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大团伙案也并非绝无可能。

但是从胡炜昇的个人历史看事情并不那么单纯,因为他的过往相当复杂和令人不敢单纯对待。据媒体报道现年五十六岁的胡炜昇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逃往香港,九四年阖家移居美国洛杉矶的华人区圣盖博居住。在美国时期胡炜昇最有名和引起关注的事件,便是通过各种手段在华人区升起中共的所谓国旗,从而成为中共媒体大肆吹捧的所谓爱国侨领。显然胡炜昇是以此为桥梁跳回商机旺盛的大陆,得以大展拳脚在他当年出逃的大陆捞到了可观资产,并长期居住大陆以便捞取更多的资产。为了能够在大陆长期居住并方便进出,胡炜昇是以香港居民的身份在大陆生活做生意的。

胡炜昇的历史使我们至少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点:即胡炜昇是不择手段追逐金钱之人,是绝非安分守己之人,是必然与中共官员相互勾结图利之人。胡炜昇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之所以逃往香港,显然是对大陆的经济政治极度不满而采取的行动。既然对中共有冒死也要逃离的觉悟,而且在改革开放十几年之后的九四年,依然要移民美国而不是回大陆捞钱,说明胡炜昇完全清楚大陆并非他这样身份者的乐园。但是移民美国洛杉矶不久即费尽心机为中共升旗,第一说明胡炜昇吃透了美国的多元和包容,并要以此取悦他所离弃的中共获得需要的资本,即获得中共能够礼遇的身份挤进大陆特权阶层。

大陆自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后充满商机,但是发财致富的机会都为中共官吏的特权所有,至多还有与官吏关系特殊并能够行贿分赃的人。在大陆可以说聚敛起大量资产的人,无一不是与中共有相当程度的勾结行贿者,否则不要说无权无势的大陆本地人断无可能,就是港台华人甚至欧美等国的投资者,许多人到大陆发财也只是一场黄梁美梦铩羽而归,有些人甚至莫名其妙的身陷囹圄投诉无门。胡炜昇在大陆经商乐而忘蜀连美国也不居住了,并非仅是一个中共吹捧的所谓爱国侨领可以搞定的,与中共官吏相互勾结行贿分赃绝不会少。要发财在大陆不仅必须运用钱财找到官场有权势官吏为靠山,还得有黑社会关系和依赖黑社会解决诸多的不能常规解决的麻烦。虽然无法说中共对胡炜昇的起诉有多少是真实的,而且中共的起诉极少没有构陷冤屈的成分,但是通过胡炜昇的历史不难分析出,他也绝非其家人所说的安分守己乐于行善的商人。

海外遍布世界各国的所谓爱国侨领类似胡炜昇的大有人在,他们的共同点基本都是通过各种途径逃离大陆,为了获取中领馆的补贴支持或大陆的权益和方便,在完全了解民主的优越和中共之邪恶的情况下,组建一人或人数不多的爱国侨团为中共抬轿吹喇叭,其中不乏五毒俱全无所不为的非法之徒。移民澳大利亚并热衷于创建爱国侨团获中共大肆赞扬的爱国侨领胡杨,便是其中最有名也是最为出乖露丑的典型。胡杨九十年代移民澳大利亚后,筹建澳中国际交流中心和澳中国际交流协会担任总裁和会长,并炫耀与胡锦涛的合影及有相当关系等。但是胡杨因为通过大陆贩毒而被澳警方逮捕,虽然很难得到大陆警方协助取证,但胡杨最终还是证据确凿被判刑二十五年。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