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正虎成功维权的有益启示(刘青)

虽然国民出国和回国都是国际人权规定的基本人权,但是不论联合国、还是其它民主社会的各国,显然对中国民众不能回国的关注和重视,远远不能与当年指责中共不许异议人士出国相提并论,对此也就是一般性的原则表态,讲几句话。
2010-02-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因此,中共越来越将剥夺国民回国的权利,当成一种有效统治的利器使用。 不过,2009年中共在使用这一手段时却栽了大跟头。最后不得不在国际社会的众目睽睽之下,将他们毫无理由反复挡在国门之外的冯正虎、没有任何原因和解释地放回国内,回家过年。这其实等于说中共不得不认输,放弃对冯正虎归国权的剥夺。

冯正虎是一名敢于帮助弱势群体维权的上海律师。在2009年初,中国所谓的敏感日子里,被中共当局逼迫以出国旅行为名,到日本探亲。中共在逼迫冯正虎出国的如意算盘中,想将其就此流放海外,从而免除冯正虎维权造成的耳根不清静。

所以,冯正虎数月后登机回国时,一再不得其门而入。从2009年6月7日到11月3日,冯正虎八次登机回国,全在上海机场受到阻拦。上海警方伙同全日航上海支店的职员,采用暴力将冯正虎架上飞机,形同绑架,运往日本。

冯正虎在最后一次拒绝通关进入日本,而滞留日本机场的海关外,开始了长达三个多月的争取归国权利的抗争活动。他在每天数以万计的国际旅客来来往往的日本机场通关过道,穿着用各种文字书写的抗议内容的衣衫、和举着一块抗议横幅,像一块人们不得不注目的活展牌一样矗立着。

冯正虎也成了国际媒体争相报道的新闻关注内容。国际人权团体、中国异议人士、和一些国家的民选官员,也穿流不息地探访、声援冯正虎、强烈谴责中国当局。就是日本政府、甚至联合国也被动卷入其中,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促使事件松动和转变。

在国际压力和舆论只升不降的情况下,经过三个多月,终令中国当局的官员到日本机场的通道,与冯正虎商谈,准许其春节前返回中国。通过公开抗争、维护自己法定的权利、而能够最终获胜,在社会上产生重大影响、还能让中共认输、放弃迫害,冯正虎争取到归国的权利,是为数罕有的几件之一。

冯正虎成功维护自己权利的过程,可以给其他维权者一些有益的启示。第一、便是要能够极大地动员、借用国际的舆论和压力。冯正虎在他抗争过程中,陈说自己不是借用其它国家力量,迫使中共允许自己的国民回国、回家的说法,是完全违背事实的、虚假的、伪善的说辞,是党文化那种荒诞、扭曲的所谓爱国病毒的感染。

一个政权横蛮侵犯自己的国民,必须公开揭露,强力抵制。惟有如此才是爱国、而且负责任的国民,才能减少、消除政权对权利的贪婪和滥用。而且不借用国际社会和其它国家力量,维权可能吗?
冯正虎如果是占据中国的场所、公开维权,毫无疑问、早被中共警察整得无影无踪了,甚至早已经死不瞑目地进了火葬场。在中国维权的成千上万的访民,有哪个能够占据类似的公众场所十分钟、而不招致警察的毒打、关押、直至搞死?

而从前能够成功维权的、位数不多的几件事例,如异议人士争取出国的权利;被无罪判刑的异议人士,争取释放的权利,没有一件不是在国际社会的强烈舆论和有力压力下获得的。

第二、是动员、借用国际力量必须具备有效的途径、方式。因为国际社会并不是专门帮助遭受侵权的中国公民维权。在许多情况下,仅仅会有一点言语、道义上的同情。惟有这些国家本身也被动的涉入到其中、利害尤关、不得不管的情况下,他们才会遵循国际人权规则,促使问题的改变解决。

例如北京有个姓白的,遭到野蛮拆迁。他千方百计来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在联合国前抗议、甚至自杀。但是除了一些零星报道,并没有任何维权效果。再有冯正虎一开始出现在日本机场的通道时,日本当局、包括联合国的官员,也并没有向中国当局施压、帮助他维权。而是劝冯正虎申请政治难民,帮助侵权的中共解脱。

可见,即使在国际范围内,不具备有效的途径、方式,也是难以达成维权、维护自己尊严的目标。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