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毛时代习近平能否得逞(刘青)

2016-03-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3年12月26日,习近平率领七常委向毛泽东坐像三鞠躬。(新浪新闻视频)
2013年12月26日,习近平率领七常委向毛泽东坐像三鞠躬。(新浪新闻视频)

习近平尚未成为中共掌门人之前,不当儿皇帝要掌揽大权的强势态度,在他神隐十多天迫使中共各权势派系让步中,可以说已经表露无遗并获得了开门红。习近平上台伊始便成立了诸多权势小组,以组长之名将中共核心权力一人独揽。又以反腐之名大力整肃敌对派系,逐渐形成完全无视法律的个人政治权威。再以裁军和军改之名力图全面掌控枪杆子,这是中共独裁者能否一人独大的生命线。笔杆子这中共赖以忽悠天下的另一大杆子,从习近平近来“党媒姓党”的专横指令,可见至少一定程度已经落入其手。从涉及习近平负面信息的人往往遭遇无妄之灾,例如要出版习近平早年情史等八卦书籍的桂民海,在他认为安全的泰国居然神鬼不知的被绑架到大陆,这信息透视出中共权势场中至关重要的对特务间谍的控制,显然也落到习近平掌控或至少为讨好他触犯国际法也在所不惜了。而习近平最令人鄙弃不齿的是,追比毛泽东大搞个人崇拜的那套,最近出现的中共封疆大吏争表忠心,党媒在党报上发表习近平套红语录,人大代表在两会上佩戴习近平像章,以及大量的诗词文章令人发呕的吹捧等等,活脱脱是毛泽东个人崇拜的拙劣再版。

习近平一心要掌独裁之权和形成毛式个人崇拜,不仅仅是要满足权势野心和名利欲望,还有他逆历史潮流而永葆中共王朝的浅薄痴狂。中共统治已经走入极度腐败的专制末日,这从中共党魁包括习近平不断警告亡党亡国,可以看出他们已经嗅出中共死亡将临的不安惊恐。习近平上台伊始出访俄罗斯的感慨,是苏共坍崩时竟无人舍身忘死的救亡,因此痛斥数亿人口的苏共大国竟无一人是男儿。对于早与中共兵戎相见的苏修尚且如此惋惜不舍,不难看出习近平永葆共党专制政权的共党情结。不论习近平成中共一号人物后的反腐,还是大肆抓捕镇压异议人士独立知识分子和维权律师,其核心都是维护巩固杀害八千万民众的中共专制政权。而习近平以为维护这种散发出腐尸味的共党专制,最好的方法就是成为专制独裁的毛和返回毛时代。人类史上极其凶残的恶魔真相暴露后,还是会有各种缘由和利害相关的崇拜追捧着,例如希特勒以及斯大林至今都还有狂热崇拜者。但不论德国甚至俄罗斯都尚在安全系数内,也就是说那点逆时代的人数尚难形成颠覆狂涛,而现今大权在握的习近平似乎有点不一样了,习近平返回毛时代是否乃不谙世事的痴人说梦?

首先习近平绝不可能有毛泽东那样的权力和管控能量。毛泽东的权势和管控能量是在中共抢权,大量杀人包括大量迫害残杀权斗中的自己人,以及长期运动斗争全国人为乐的过程中积淀起来的。这过程中毛泽东拥有了大批唯毛是从的高中低官员,他们不仅听凭而且维护毛泽东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无法无天。所以毛泽东只要中共两个主席职位其他大撒手,但中共关键命脉没有毛泽东首肯丁点也运转不动。反观习近平身兼中共十多个关键权势组长,似乎党政军警特还有意识形态文化艺术诸多权势一把抓在手心,然而这也正好暴露了毫无自信和缺乏追随势力,除了亲自抓权不相信落入他人手中能够为他所用。其实这也毫不奇怪,习近平所谓的权势威望仅有反腐中积攒的一点,这犹如朝露稍有光热便会消逝得无影无踪。

再说习近平式的反腐集聚的威望,恐怕也是镜花水月没有什么真实成分。习近平反腐基本就是权争手段,因为被打的中共省部腐败贪官,都是习近平敌对派系的重要成员,而贪腐最严重的红二代和国际媒体揭露的胡温,作为习近平最主要的支持力量,竟然没有一个受到法律追究和惩处便是明证。这种反腐虽然能得到红二代和盟友派系的喝彩助威,但也会招致被整治派系的拼死反制,屡屡传说的习近平遭遇暗杀和最近公开信要习近平下台,显然是中共内部派系对习近平还以颜色。而习近平式反腐也会逐渐让百姓看清,这种反腐不会改变百姓自身遭受的欺压不公。事实上习近平反腐至今超过三年,而百姓遭受的欺压凌辱盘剥丝毫不减,打压上访和强拆民宅强征农田照干不误,反而多了扼杀言论不许妄议中央的毛式专横。不要说习近平本没有认真反腐的决心和勇气,即使习近平真有根治中共腐败的意愿,用官僚腐败温床根治官僚腐败也是痴心妄想。所以习近平靠反腐获取的那点声誉,决不足以成为习近平维护腐败温床的权势,所以习近平返回毛时代的权威远远不够。

习近平返回毛时代也必然遭到有识人士强烈反抗。毛泽东虽然因为中共维护共党统治的需要,其罪恶没有遭到应有的揭露和历史的清算,但是依然有众多的受害者和了解真相的人,对毛时代的厌恶可以说深恶痛绝势不两立。例如作家梁晓声说如果返回毛时代再现文革,他只有两条路不是自杀就是移民他国,而梁晓声曾经说过绝对不会叛国一类的话,可见在他心中返回毛时代比叛国更难接受。再如同为红二代罗瑞卿之子罗宇和任大炮,一个因六四屠杀而与中共决裂,一个中共改革中成为著名的亿万富翁,但对重返毛时代都表达了强烈反对。更不要说大陆前赴后继的异议人士,对中共专制有清醒认识的独立知识分子和维权律师,还有大量虽未发声但绝非毛时代拥戴者的各阶层民众。这是返回毛时代必须面对又难以消除的社会反对基础,没有毛所大搞特稿的斗群众运动怕是永远存在,而想搞毛式斗争时代和条件恐怕不易形成。

就是从习近平可能掌权的时间来说,返回毛时代也是远远不够的。按照中共目前最高掌权者任期来说,最多不过两界党代会十年的时间。习近平已经担任此职三年多时间,坐满两届不过还有六年多时间。这点时间不论是形成绝对权威还是完成返回的必要步骤,都是根本无法达成的。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改变任期,将两届改成多届甚至可以终身制,但是这显然要发动一场宫廷政变才有希望。而搞这种任期无限的宫廷政变的胜算几何,不是事到临头习近平也不能说确有把握,真到临头一败涂地也是不能排除的选择。

中共的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个年头,虽然中共经济开放的目的不是要进行政治改革,反而是要坚持四项原则中最根本的一项原则,即共产党的领导的极权专制统治。但是这一经济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变化,不是中共想不要就可以清除屏蔽在大陆社会之外的。目前大陆社会人的财产观念和政治社会观念,绝非谁想返回毛时代就能够随心所欲的,即使毛泽东爬出棺材也难以恢复他的暴虐盛世了。薄熙来在重庆范围内曾试图回返文革,不过是跳梁小丑似的演出了一场闹剧。习近平真要返回毛时代永葆共党江山,历史将证明不会比薄熙来的演出更精彩。

对于习近平滥权搞个人崇拜,有人说是为了拥有改革的权势,甚至有人说习近平这一切是为民主改革铺路。但是从习近平亲自表述的话语中,除了巩固共党专制独裁还是巩固共党专制独裁,那些钻到习近平肚子里揣测习理念的,是不是太一厢情愿自作多情了?历史的经验告诉人们对于专制独裁者,必须以专制独裁者看待而不是妄生善意并为其说项。大陆民众对中共一个又一个新任头号人物,不是常常妄生说项和充满善意期待嘛,一次又一次妄生善意的拥戴及随之的失望,应该足以教训人们对于不去真实推进民主的共党头脑,就不该对其抱有幻想而应坚持反对派的立场和态度。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