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少将缘何暴怒(刘青)

2015-05-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刘青
刘青
Photo: RFA

中共所谓的军旅作家王树增,是少将军衔的武警专职作家,职务为中共武警总政治部创作室主任。他在最近接受中共媒体采访中,大谈自己听到怀疑黄继光的询问时,如何勃然大怒训斥中共电视台女主持人,吓得那位也该见过世面的主持人不断道歉认错,如何彰显了他王树增的大义凌然,以及爱国情怀及维护他所谓的祖宗尊严。

王树增在中共举办的第九届黄帝文化国际论坛上自曝,他在某次接受电视台的采访之中,年轻漂亮的主持人突然对他说,“王老师再问你一个问题,现在网上说黄继光是假的,你做何评论?”王树增说听此提问后自己大怒,声称节目不录制了不与电视台玩了,但女主持人不许走,他要以王树增的个人名义封杀这家电视台,要女主持人将他们电视台的台长找来,他王树增要与台长和女主持人PK,并说电视台敢不敢播放他们PK内容。王树增说女主持人被他吓坏了,请他千万别生气只当是女主持人说着玩的。王树增说自己则教训女支持人说,电台可以娱乐至死,但是祖宗不能说着玩。

这一王树增自以为英雄好汉的讲述,却让人看到一幅横蛮霸道的兵痞相。因为主持人对王树增提出的问题,是目前大陆社会热烈讨论的内容,即黄继光邱少云一些中共塑造的英雄,被人们依照常识揭露出来统统是编造的。而且中共本身对他们故事的讲述,也是一变再变前言不搭后语破绽百出。就以女主持人向王树增所提的黄继光为例,中共首要党媒人民日报就有前后矛盾越描越黑的三个版本。在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的首版,说黄继光在三挺机枪疯狂扫射身中数弹的情况下,仍然扑上去用自己的身体堵住一挺疯狂扫射的机枪,随后发现另两挺机枪又在疯狂扫射,便伸出一只手将手雷塞入彻底炸毁了碉堡。

且不说用身体堵枪眼必然被打成筛子,如何还能够进行拿手雷炸碉堡,这一超越生命现象是否过得了科学论证关,就是明明有手雷为什么要用身体堵机枪,这问题也是神秘莫测令人百思不解的。于是中共人民日报在一九五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又刊登了“经各方仔细核查最后判明的情节”二版,将诸多荒谬绝顶的情节全部删除,但是新版本依然绝顶荒谬和漏洞百出。如黄继光用已中七弹的身体堵住了两挺疯狂扫射的机枪,黄继光堵枪眼前细腻的心理活动,以及随处可见的超越生命极限的神鬼现象。对此在二零零零年新华社又生产了第三个版本,这是一个将前面的版本几乎全部抹去的版本。

面对这变来变去不停编改的中共英雄传,说谎不眨眼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面不改色的辩解说,英雄形象经反复传播“或许有一些经过提炼的元素”。原来中共的英雄是与时俱进由提炼元素堆造的,这真是对谎言编造委婉有趣的新颖表述。然而事实却将中共这点遮羞谎言也无情拆穿。根据黄继光所在军队的军长秦基伟,还有黄继光所在师的政治处干部李明天、王精忠、李天恩的回忆录,还有对中共而言应是最权威的《抗美援朝战争史》,这些白纸黑字关于上甘岭战役的纪录中,全明确表示上甘岭战役在凌晨一点钟结束,根本不存在“天快亮了”黄继光堵枪眼的故事。

王树增写过一本为中共歪曲事实涂脂抹粉的《朝鲜战争》,因此被中共宣传为这场战争的权威研究人员。所以女主持人向王树增提出社会对黄继光的疑问,应该说这真是再自然不过的选择了,也是给深陷谎言的黄继光故事一个辩解的机会。但是这位所谓的朝鲜战争权威研究者,却勃然大怒摆出一幅气势汹汹连训带骂的流氓嘴脸。王树增要将黄继光等人奉为自己祖宗,这是他家父母以上的祖宗即使不愿也难奈何他的,因为他王树增有权改姓认宗即使血亲也管不着。但是他凭什么硬将黄继光选派为中国人祖宗,这不是硬要将一个连真实姓名也不对的谎言人物,强硬说成别人祖宗的流氓的骂人之话嘛。

一般听到别人提出的问题而勃然大怒,不外乎认为有意寻衅或戳到了不能回答的痛处。黄继光故事其实就是中共在大陆的政治宣传,以此驯化大陆民众对中共驯顺和效忠。所以大陆民众对黄继光故事一片质疑,虽然这戳到了痛处但中共只有恼怒难以暴怒,中共因为宣传欺骗的需要虽悻悻然还不得不千方百计圆谎,所以才不断的出现新的解释和新的版本,也就是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所谓的“有些经过提炼的因素”。中共对谎言被揭批有不可暴怒的难言之隐,但作为个人的中共走卒却无须顾及这些。而且这是他们极为擅长的十分取巧的精细功夫,那份效忠和大义凌然捍卫的作为不会不被党欣赏的。

王树增当然也完全算计得到,他暴怒是稳赚不赔的安全买卖,因为他是在共党掌控一切的舆论牢笼里,训斥痛打那些忘记了自己本分的党媒分子。习近平不是早已经声色俱厉的训斥过,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他王树增仗靠着如此天大的势能,不信这些吃党饭的不吓得屁滚尿流跪地讨扰。在王树增宣讲女主持人如何吓得一劲讨扰中,他对自己那份高压施威的得意忘形溢于言表。

在王树增的暴怒中或许也有一份真情,因为所谓军旅作家不就是为党编造故事的职业嘛!这么说他王树增绝非冤枉有事实为证:王树增在百度对话朝鲜战争中面对“战争到底是谁先发起的”提问,不做正面回应而是胡扯“战争的历史是极其复杂的”,从十九世纪开始瞎说一通所谓的历史,最后归结为日本战败后美苏的分割占领是导致战争的原因。规避战争的发起者是谁的简单明确的提问而大谈历史,这根本就是无视逻辑的无赖扯皮行径。王树增之所以不敢正面回应就因为,金家王朝的开山鼻祖金日成以吞并韩国为目的,发起了这场违反联合国和世界秩序的侵略战。

与这种逻辑无赖做法相媲美的是,王树增对中共入朝参战的混乱逻辑。王树增一口咬定中共帮助金日成的入朝战,对中国是富有重大意义和正义的。他说“没有这场战争的结局,没有把他们摁在三八线的结局,新中国是否能保得住,很难说。这场战争带来了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的新生政权数十年和平。”但是他在同样的讨论中又承认:“美国及其盟国都不愿在远东挑起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所以美国默认了“志愿军”而不视为中共的参战,也就是说王树增完全清楚美国等联军,根本没有攻打大陆的意图哪怕中共已经参战了。从王树增的这些表现足以判断,他这位军旅作家的职业需要,就是创造黄继光之类的中共宣传品。黄继光的故事被揭得只剩一堆谎言,这无疑要损及中共谎言职业编造者的整体利益和形象,所以王树增对女主持人的暴怒中,有说谎者被戳到痛处的真情,也就不难理解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3)
Share

匿名游客

:“美国及其盟国都不愿在远东挑起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所以美国默认了“志愿军”而不视为中共的参战
所以养虎遗患,今天,要自食其果了

2015-05-18 05:09

keid

beijing

:“美国及其盟国都不愿在远东挑起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所以美国默认了“志愿军”而不视为中共的参战
所以 养虎遗患,今天,要自食其果了

2015-05-18 05:05

匿名游客

说的好。有理有据

2015-05-10 10:5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