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劉青:小議王岐山對習近平的奴顏卑膝

2021-05-17
Share
評論 | 劉青:小議王岐山對習近平的奴顏卑膝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與國家副主席王岐山。
(法新社)

與習近平自小玩鬧在一起的王岐山,近來一系列對習近平拍馬溜鬚的舉措因其反常,而引起媒體和網絡上的熱議。王岐山近來在中共的重要會議上幾乎是言必提習近平表忠心,更爲離譜的是,在討論國際經濟的博鰲論壇上,否認自己是會議介紹的主持人而稱自己是習近平的報幕員,習近平纔是博鰲論壇的主持人,只有如此才能凸顯對習近平的高度尊重。

王岐山與習近平的關係非同一般,他不僅可謂習近平的發小,實際上還曾是滾一個被窩的亦師亦友。而且王岐山在習近平掌權中,如果獨裁可以論功行賞,他無疑是助習近平搶權的第一功臣。正是靠了王岐山所謂的大肆反腐,爲習近平清除了派系林立的非習派大量官員,爲習近平的習家軍騰出了大量關鍵職位,並且震懾住無官不貪腐淫亂的共黨官場。

王岐山之所以對習近平如此奴顏卑膝,與他一些最親近的人遭受清洗打壓密不可分。衆所周知,任志強與王岐山關係密切,但是因爲公開批評習近平專制橫蠻,先遭審查處分後被逮捕重判。而王岐山執掌中共紀委大權時的大祕、被稱爲王岐山大管家的董宏,也被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陷入險境。王岐山曾經重用的舊部蔣良超,此前也遭沒有講述原因的免職。

根據中共官場的潛規則,這種狀況無疑表示王岐山處境不妙。任志強最初批判嘲諷習近平的黨媒姓黨時,僅受到沒有傷及根本的黨紀處理。社會有議論說,是因王岐山的關係使任志強這位學弟兼友人得以全身而退。而任志強大批習近平是光屁股爭皇位後,習近平直言不許任何人爲任志強求情,似乎也是表達了對之前處理的不滿和警告。這基本可以證實,王岐山保任志強並非空穴來風。

而王岐山前後任大祕,在短時間內或鋃鐺入獄或身處險境,更是中共官場規則中不可小覷之事。中共高官只要跟對主子,不論如何作奸犯科皆穩如泰山。張春橋、陳永貴有實據是叛徒和漢奸,但在毛澤東那裏皆不值一提。對於遠超毛澤東拉幫結派的習近平而言,追究官員腐敗淫亂只是清洗他派,用來培植親信黨徒的手段。以王岐山前後任大祕腐敗爲名懲治,在無官不貪腐淫亂的中共官場,這種指向的真實用意是沒有誰感受不到的。

王岐山面對如此兇險的官場局面,採取自我貶損、無恥吹捧獨裁暴虐者以求自保,也是中共官場生存的慣常和有效手段。只要看看鄧小平如何吹捧毛澤東和貶損自己,逃過重重滅頂之災而熬到毛澤東死翹翹,終於熬爲大權在握的太上皇,便能體味箇中三味。而劉少奇雖然也被迫向毛違心認錯,但是尚未貶損到令毛滿意,終至死無葬身之地。浸淫中共官場權鬥、練成金鐘罩的王岐山,當下這種自我貶損和吹捧一尊也不過是中共歷史中權臣的重演。

王岐山對習近平對吹捧是否發自肺腑,是不能完全排除其真實程度的,畢竟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確是一種社會現象。爲了維持中共專制獨裁的延續,不能排除真有信徒認爲,維護定於一尊的獨裁是專制政體的必要保障。只是讓人生疑的是,以王岐山的經驗和見識捧一個只識寬衣的血腥暴虐者,有多少是爲了中共暴力政權得以維繫?有多少是貪戀權勢恐懼自保?怕是王岐山內心也分辨不清了。

不過,鑑於王岐山對習近平的極端吹捧,其中的捧殺成份也是若隱若現,所以也難以排除這樣的吹捧含有挖坑及效果適得其反的含意。當年趙紫陽告訴戈爾巴喬夫,中共真正的掌舵人其實是鄧小平,就被鄧認爲是暗藏玄機的明捧,實則暴露中共祕密內情、甩鍋鄧小平。這次王岐山自貶只是習近平的報幕人,就有雙刃劍裏外皆傷的社會效應。固然,如此吹捧習近平有加固獨裁的恐懼效應,但也有習近平瘋狂到令友人和助他獨裁的最大功臣也只有仰其鼻息、戰戰兢兢的活着之想。這無異會讓不少人對習近平心生厭惡,而且也暴露了中共決策層的內鬥躁動之危境。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