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朱令案的国际呼吁(刘青)

2013-05-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清华大学女生朱令。 (大纪元)
图片: 清华大学女生朱令。 (大纪元)

才华横溢花样年华的清华大学女生朱令,被投毒而失智瘫痪十九年后案情又被提起,不仅大陆舆论乃至官媒高度关注,国际舆论的关注度也是超前并牵动大陆政治。

其实朱令案件本身并不复杂,是被平常人难以获得的铊盐所毒害,因此朱令中毒的唯一可能是遭人投毒谋害。但是蹊跷诡异的是这样明显的恶性刑事案件,却遇到了令人无法想象和容忍的阻力与官方不作为。先是医疗人员中已有人怀疑朱令是铊中毒,但是硬是不理睬不检测铊中毒的可能,采用没效果甚至越治越重的那些医疗方案。

由于国际专家一再指出此案明显铊中毒,大陆研究铊的专家也倾向铊中毒并检验确定,才在数月的拖延之后采取了正确治疗方案。在确定是投毒谋害的刑事案件后,清华大学官方却拒绝对最可能的作案现场,即朱令的宿舍进行封查保护现场和证据,而必定从内部得知信息的作案人,很快采用盗窃方式销毁了朱令的水杯等物证。

警方立案后对朱令的父母表示,破案只剩一层窗户纸只等上级批准,甚至对参与救治的美国专家更为明确的说,投毒者是朱令同寝室的一名女学生。但是随着嫌疑人孙维被审问八小时后,却被其亲属领回家中后,案件突然进入了冻结停滞状态,并且未向朱令亲属解释而秘密结案。

清华大学应该清楚投毒者是谁的,否则不会对孙维予以不给毕业证书和不准出国的处理。

主办朱令案的警官可说已经侦破此案,因为不仅对参与救治的美国医生明言,投毒者是朱令同寝室的一名女生,并且在舆论追问时表示此案已有结论,但是他的身份和职务要求不能再谈了。同时北京警方在撤销对孙维嫌疑指控后,也撤销对此案继续侦破而结案处理了。按照法律相关规定如果排除孙维作案,这种重大谋杀案件需要继续追查侦破的,但北京警方的做法是不能追查孙维,也就无需再追查侦破应该结案了。

造成这一切非法反常的原因都归向孙维的家庭,孙维的大伯父孙孚凌是北京副市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孙维的爷爷孙越琦是中央民革荣誉主席,与江泽民家族有数代交情且与江泽民私谊深厚,孙维的其他亲属也非富即贵。

据知情人士揭露,正是孙维家族动用了这些政治经济资源,孙维才能够在警察拘审八小时后,由她的父亲亲自拿着中央指令将其接走。而且朱令案件多次形成社会重大舆论,也都是中共高层权势将其压制消声。

不过这一次上海大学生投毒谋杀案,再次引发关注朱令铊中毒,舆论声势远远超过了以往,不仅明显有中共高层权斗介入,而且在美国白宫网站十几万人签名,呼吁美国关注并驱逐身在美国的孙维。

十几万人涌向白宫网站签名请愿,说明数量巨大的民众赞同支持求援国际,或是以此方式增加舆论影响和压力,期望此举可以促使朱令案件重启侦破,期望大陆民众可以免除朱令同样命运的恐惧。但是也有人对此表达激烈的反对,说自己本来也同情朱令的悲惨遭遇,但向白宫求援呼吁美国政府干预,是太过了损害国家尊严的没脸面之举,甚至对此恶言谩骂展现激烈的爱国情感。

这些大陆愤青式的标榜爱国的人士,似乎完全无视向白宫请愿的无奈绝望情愫,无视近二十年竭尽所有方式途径的努力,得到的只有中共傲慢的不理睬或打压,无视没有强大力量和非常方式,就没有法律公正的悲惨沉重现实,乌坎什邡等地民众已证明那是中共唯一可以听懂的语言。

自以为是的爱国人士可以慷慨陈词,将爱国说成高于一切的情感地位。但是对于活着就为寻求公正的受害者或亲属,公正补偿和惩治罪犯远比任何脸面重要。不单单是朱令铊中毒这一案件,实际大陆上访告状的早已经向国际求援,在大陆闯美国大使馆告状求援,在美国向联合国告状向白宫告状,早已经屡屡发生成国际了解大陆的政治一景。更不要说数以千万计的上方民众,以他们不屈不挠的意志持续上访,向社会向世界宣布生存、权利和安全,远重于所谓爱国者宣称的国家脸面。

实际上所谓爱国是爱自己的国家,而自己的国家至少是依法保障自己权利和尊严的国家,并且过时的损害权利和尊严的法律乃至恶法,有民众表达心愿的方式和修改的途径。然而中共对于大陆民众完全无视自己制定的法律,非法违法迫害更是法律和恶法不够用时,普遍采用的镇压以致杀害民众的常规手段。

大陆不是大陆民众的国家,只是中共官吏为所欲为的党国。受迫害的广大民众如果接受中共的爱国欺骗,顾及中共的脸面受迫害后打碎牙齿和血吞,那不叫爱国,叫精神病,学名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在世界越来越像地球村的今天,捍卫普世价值远远高于那条人为的国界。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