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霞出国关山难越的背后(刘青)

2018-05-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刘霞。(AFP)
刘霞。(AFP)

刘晓波被中共囚押至死后,他的妻子刘霞的艰险处境,依然是国际社会和众多良心人士持续关注点。这是因为刘霞不仅仍然无端遭受囚禁,而且出国治病的要求被中共软拖硬泡,就是寻不到管事正主没有回应。刘霞长期患有抑郁症,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作为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被中共乾坤大挪移,约七年时间不知藏于何地踪影难见。这使刘霞原本严重的抑郁症,更是每况愈下让许多刘霞亲友十分焦虑。在刘晓波病危临终之前,刘晓波和刘霞通过亲友一再表示,要出国治病死也要死到国外去。然而中共不单是对刘晓波关死不放,就是对刘霞也是至今依然拘禁得生不如死。

国际社会包括民主国家的政府,非政府组织和一些了解了情况的个人,为了刘霞能够出国换个环境治病,长期进行了大量工作和准备。例如德国官方表示已经准备好刘霞的住处,并且安排好治疗计划,只等刘霞来到后便可以开始。但是不论是民主国家的政府官员,还是非政府组织及为刘霞出国医疗奔走的个人,刘晓波去世十个多月后的今天,一如为刘霞出国医疗奔走开始时的迷茫和无奈,甚至找不到能够商谈此事的中共官方。唯一对此有所表态的中共官员,是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面对国际媒体时。这位代表中共政府的官员逻辑混乱,自相矛盾前言打后语,他刚刚说过刘霞享有完全的人身自由,又说刘霞出国由中国政府全权决定,外国不得介入干涉中国内政。

可以推测一个精神严重抑郁的病人,被迫封困在只会加深恶化其病情,而且已经出现论及死亡危险信号还要封困,如此凶悍并且难以撼动的决定,只能是出自习近平也只像是出自习近平。毫无疑问对刘晓波至死不准出国医治的决定,必然来自中共最高决策层中共政治局的几个常委,而且最主要并且可以一槌定音的唯有习近平。而对刘霞延续刘晓波的险恶迫害,只要没有习近平明确指令予以改变,中共官场不会有任何官员冒险变动,甚至不会有多少官员让此事“搅扰”习近平。当然国际社会对此事一再发声,习近平也未尝一点听闻全得不到,但是已经与普世价值为敌为乐的习近平,显然对此不屑一顾根本不会为之所动。

对刘霞遭此迫害的一些分析说,不准刘霞出国改换环境医治疾病,是因为刘霞掌握中共迫害刘晓波至死的实情,中共害怕刘霞出国揭露这些罪恶,以及刘霞又成为国际反中共的一个标杆。还有一种不少人评述的看法是,中共认为刘霞为国际所关注,可以成为中共与民主国家打交道的筹码,榨取中共所期望的经济和政治等方面利益。这些分析都有一定的道理,也有不少相关事例增加说服力,但似乎还不够全面和份量。刘霞必有一些中共迫害刘晓波的独特证据,但是中共为恶的证据还少吗?增加刘晓波的一份对中共可谓债多了不愁。至于刘霞成为国际上新的反中共标杆,中共其实与许多了解刘霞的人一样,刘霞只是热爱诗歌文学的女士,对政治没有什么兴趣,本性也不适和不谙政治,中共是不会对此杞人忧天的。

拿刘霞当作与国际打交道的筹码,类似的拿异议人士当筹码换取利益,中共确实执行过十几二十年。例如为了举办奥运会、争取加入WTO等国际经贸组织,以及逃脱国际惩治获取有利环境,中共从一九九二年之后,陆陆续续将数十名国际关注的异议人士放出国,有一些甚至是直接从监狱送上飞机出国。但是习近平成为中共党魁后,似乎中止了这种交易。例如人权女士曹顺利和刘晓波,虽然国际社会不断呼吁和施压,但是均被关押至死而没有交易迹象。

中共对刘霞没有办法施加任何罪名,不得不公开承认刘霞是完全自由的,所以按道理说剥夺刘霞的出国权,不仅仅是藐视糟蹋中共自家的法律,更是毫无必要的凸显愚蠢的暴虐。习近平究竟出于什么需要作出这样凶蛮决定?首先习近平会认为这种交易是中共的耻辱。虽然中共在江胡时代曾经解释过,将异议人士放出国是消除了不安定因素,削减了国际压力和有利经济发展环境,而且出了国的这些著名异议人士将自生自灭。但是不论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全无法改变这种不得不让著名异议人士出国,是在国际舆论和多国政府的压力下被迫进行的。自认为大陆已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和一心要重返毛泽东时代的习近平,不再接受这种耻辱和恢复毛时代的做法,是完全符合习近平的意识和做派的。

习近平象毛泽东一样需要社会恐怖氛围,这样才能维持他的个人独裁和个人崇拜。而让反中共的异议人士出国享福,将鼓励不满中共者效仿并破坏大陆社会的恐怖氛围,这对习近平要达成的统治效果是不能接受的。还有将异议人士关死玩死的结果,可以满足习近平报复的快感,这是习近平即使不是有意识追求,也是潜意识所渴求的。习近平公开发表的不准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在人大会堂非公开说的,再有六四眼睛也不眨杀个五千万人,其中的血腥和爽意毫不遮掩。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网编:安克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