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刘青:经济退潮,裸泳的中共突显流氓本性

2022.07.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刘青:经济退潮,裸泳的中共突显流氓本性 北京房地产销售人员正在在等待潜在买家的几名北京房地产销售人员与他们挂出的待售和出租物业展示板
美联社

中共统治下的大陆光怪陆离无奇不有,但是近期一项惩处恶意不购房的举措,还是不仅让听闻者惊愕到口鼻难以复位,更是让经济上升后口袋中才有些钱的大陆储户忐忑不安到彻夜难眠。大陆媒体的一则报道称,山东省青岛市薛家岛街道办事处公然调查辖区居民的银行存款状况,对银行有大额存款却没有购房意向的储户予以恶意不购房的称谓,并且约谈施压。接受记者访谈的该街道工作人员说,这是分派下来必须完成的任务,不能完成的社区要被上级考核扣分,社区书记还可能被扣钱惩处,所以唯有迫使辖区内的有钱人购房完成指标。 

银行储户的存钱状况属于个人极重要的隐私,在一个法治社会是完全受到法律保密保障的,没有任何政府机构有权为了自身需要查看,除非涉及刑事犯罪并经法院批准才可调阅。而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却是另一番景象,一个街道办政权末梢神经的权力之大,能够将辖下的民众剥得一丝不挂、里外透明。而中共官员对如此擅权不单视为理所当然,还公然利用非法获取的资讯强奸民意、侵犯财产权,竟可逼迫储户为了街道办的效益强买强卖。也不是说世界上没有强买强卖这种霸道,但毕竟那是牛二世界才公然横行无忌的法则。

中共撕下脸上演牛二式的买卖行径,客观说,乃因大陆经济深陷无解的衰退。在习近平强推国企,打压私企、外企的操作下,原本已经人口红利耗尽、坑蒙拐骗偷遭到国际抵制封杀、与美国为首的经贸战陷入无解的大陆经济,更是在习近平自诩的东升西降中残阳似血。这从中共普遍消减公务员的薪资和名目繁多的奖金补贴,使大量底层小吏收入陡降便可以知道何其危困。尤其是中共目前统治基本靠优渥公务员来维持,显见大减一般官员薪资确属敛财,已难维持巨大的官员薪资。

实际上,造成中共大肆消减官员薪资的主因还不是普遍的经济产业萎靡不振、税收锐减,而是房地产一支产业深陷过度扩张后的困境。更具体的来说,是建筑土地的竞拍难以为继了。中共借口为农民均分土地的名义,杀尽地主、抢占耕地;又以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的名义,逐步从农民手中一寸不留地将土地收归所谓的国有,其实就成了中共官僚阶级随心所欲的囊中之物。经济开放房屋市场形成后,中共大肆拍卖建筑用地,这些动辄数百上千亿元的土地拍卖收入,就成了中共政权高薪豢养唯命是从官员的财政保障。还有大量官员通过土地拍卖,捞得盆满钵满的贪腐金矿。换言之,中共杀地主、抢土地的真正结果只有一个,即所有土地全成了中共匪帮的私货。中共以此豢养唯共党是从的数千万党干,并满足中共权势集团侵夺资产、恣睢物欲。

惩处恶意不购房可能是中共一个基层的创举,不过类似性质的横蛮在大陆俯拾皆是,而深入分析这些就绝不是某些基层的恶行这么简单了。它骨髓里显露出来的是在中共的权势意识里,没有任何财物包括人身是完全属于个人所有的,是不可以由中共为自己的目的或需要,加以各种处置、收缴以及再行分配的。正如当年杀灭地主阶级、收缴土地或公私合营一样,在中共已经遭遇的经济困境中,对于经济开放赏赐给大陆民间的财富不论以什么名目再行集中收缴,保障中共度过艰困绝不是难以实行的问题。如果大陆经济彻底崩溃了,中共唯一要保障或是不敢过度挤迫的群体,便只有包括军队警察在内的几千万党干,因为这是中共赖以无法无天、肆虐天下的刀枪棍棒。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