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刘青:流氓党棍凭何匪气熏天?

2021-07-19
Share
评论 | 刘青:流氓党棍凭何匪气熏天? 王晋年被殴打倒地,旁人赶忙将张陶拦下。
网络视频截图

中共党棍高官有多凶蛮,从习近平的横蛮以及豢养的战狼,世界已经可以见识一二了。不过大陆中共喉舌最近的一篇报道,还是可以让世人对其凶蛮有更直观的印象。大陆航天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张陶,于六月六日请八十五岁的吴美蓉和五十五岁的王晋年吃饭,主题是要求这二位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在通过自己入选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时投票支持。初次与张陶相见的王晋年因不了解他,以需要加以了解而没有立即答应张陶。

有求于人的张陶却因此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居然对王晋年大打出手;而且从餐厅开打,直到王晋年的住所,甚至连劝架的吴美蓉也殃及池鱼。吴美蓉在写给校友的公开信中说,因为王晋年说刚认识需要了解,张陶即在餐桌上对王晋年开打,从餐厅打到王家打了一个多小时,其间连已经表态支持其当选的吴美蓉也打了二次。八十五岁的吴美蓉被打断了脊骨,尚属中年的王晋年肋骨多处骨折,二人也均是遍体鳞伤,住院治疗一个多月还没有痊愈。相关机构和医院出具的验伤报告证实,王晋年等的伤势已经构成了二级轻伤。

大陆是个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社会,有关系者常作奸犯科、横行不法。这就是为什么类似“我爸是李刚”的叫嚣,在大陆虽然也有栽了的事例,但是类似的张狂喧嚣确是绵延不绝。不过,张陶这次的凶蛮张狂又升了一个层次,毕竟求人办事是要给点笑脸的,唯有强盗绑匪才以肉体伤害逞逐欲念。那么究竟是什么社会和自身势力,让张陶公然可以盗匪手段追逐私欲?

首先是大陆共党治下包庇张陶类仗势恶行,致使这类恶行有恃无恐日益泛滥于大陆。张陶毒打王晋年、吴美蓉造成刑法意义的伤害,一个来月不论苦主如何依法控诉,全难以撼动张陶逍遥法外的法上地位。直到也非平头百姓的苦主动用背后势力,将此恶行通过媒体舆论公之于众,才在滔滔舆论下对张陶暂停职务,而后迫不得已又采取了刑事拘留。这充分说明,刑事诉讼法无奈有势力的张陶,中共也就是为应付社会舆情才面对恶行。

中共即使在人神共愤的社会舆情之下,对张陶的包庇遮掩也还隐约可见。中共警方公开说的张陶恶行是酒后口角、打人,这酒后一词显然有减轻张陶为恶之嫌,意思是张陶酒后胡为并非本质邪恶,这样在处置上大可以避重就轻。但张陶即使喝了酒也是十分清醒的,所以才能够清楚王晋年的需要“了解”是违逆了他必须投票赞同的本意而大怒。而且张陶从餐厅打到王晋年的住所,前后一个多小时绝非酒后一词能够适用的。之所以还要选用酒后一词,其用心实在欲盖弥彰。

当然,能够在中共操控下的大陆社会横行,必是有过硬的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网上披露,张陶是共军首届授衔时的上将副总参谋长张宗逊之孙,其伯父是习近平依赖掌军的中共军委副主席张又侠。张宗逊与习近平之父习仲勋曾是一党一军的搭档,没有什么军队根基的习近平更是需要通过张宗逊执掌共军。习张两家的利益之深和生死相关之重,可谓盘缠数代深不可测。所以张陶之案怕也就是风声大雨点小,甚至久拖不决不了了之。无论如何,张陶如此张狂确有其不容小觑的共党道理。

还有中共上行下效历史悠久的榜样作用,因为公开打人泄愤立威是中共高官常态。北京红二代一位路路通的朋友告诉我,习近平曾经一胳膊肘抵住中共常委李长春脖子压在墙上,大骂李长春敢于找茬王岐山是在找抽。习近平当时成为中共酋储应该时日不久,此举就发生在中共决策层举行会议场所,而习既是为王出气也是拉拢团伙,同时也是为自己杨威立腕奠定基础。再如当年的重庆王薄熙来煽王立军耳光,也说明中共高官一旦暴怒会拳脚相加。而从毛泽东指着刘少奇的鼻子讥讽说,只需要一根小指头轻轻一按便可将刘少奇辗死,也可以看出运用流氓手段话语是党的传统。张陶因王晋年没有立刻应承效力而怒打他,是中共这种横蛮暴虐在小流氓身上的泛滥表现。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