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反腐走向的种种可能(刘青)

2014-08-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习近平在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为习近平在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 (法新社资料图片)

经过二年多的难产,中共终于以七十多字的公告,宣布周永康正式立案审查。这是习近平反腐的重大突破,宣告刑不上政治局常委的中共潜规则已突破,退休或在位的中共常委没有了免死铁卷,今后对于常委也可以追究刑责了。但是这并不意味习近平反腐胜局已定,反腐的未来依然艰难险阻,种种可能甚至意外突变也是存在的。因为动了周永康虽然是一大突破,但是中共目前已经是腐败成局凡官皆贪,想达到反腐收效基本廉洁的官场形态,绝不是目前中共专制极权的政治体制能够奢望的。

从表面来看在周永康之后,已经失权的一些江派大佬,如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曾庆红、贾庆林、李长春等等,甚至包括腐败治国的首恶江泽民,都有可能成为习近平反腐的下一网大鱼。因为这些中共大佬的贪腐程度,不仅个个不输于周永康,而且贪腐的猖獗和肆无忌惮,也是国内外舆论的焦点话题之一。就以江泽民的儿子江锦恒为例,他一登场出手就是资产数千亿的中移动。名义上他还有合伙人台湾富商王文洋,但是王文洋早已经公开表示过,他只是出名没有出一分钱而分到干股。可见江锦恒完全是为了遮人耳目,利用亿万富翁王文洋的名,遮掩他贪腐数千亿的事实。

这些贪腐巨鳄的前中共大佬,可能成为下一网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乃现在掌权的习近平的对立派系,是从习近平手中政变夺权的政治力量的基础。不论阴谋政变抢权的薄熙来还是周永康,其实没有人相信以他俩的政治实力,具有抢夺中共最高权力的影响和力量。而他俩又都是江泽民大力提拔,并且是江泽民派系的核心成员。依据中共派系斗争的一贯常识, 以政变手段向习近平夺权绝非仅是冲在一线的周薄,社会舆论和国内外媒体对江曾参与其中并非凭空揣测,至少周薄政变已有江派最高层的默许。因此铲除政变基础防止东山再起,是熟悉中共生死内斗规则的习派的首要选择。

从目前习近平反腐的一系列动向来说,对江派的持续深挖和重点打击,可说已逞不加遮掩和务求荡清穷寇的态势。例如中共纪委派出的中央巡视组,不仅针对曾庆红贾庆林等等江派核心的贪腐窝点,就是江泽民的老巢如上海江苏等等,也是中央巡视组重点追查深挖的重中之重。一些内部消息说曾庆红已经关押,江泽民也处于软禁中。

不论这些传言真实性如何,习近平剑指以江泽民为首贪腐派系,应该说有诸多迹象可以证实所言非虚。如对江泽民为首的江派核心的社会舆论,不论是网络上还是社会流传都明显有意放松,江泽民曾庆红等人已经难以露面,为自己消除这些负面影响做点事情。再如他们的亲信马仔等接连被查被关,包括子女和江泽民的妹妹等。

不过这仅是表面现象的一个方面,并不能以此断定习近平反腐清洗已经胜卷在握。否则习近平也不会大谈为自己准备棺材,高喊什么谁怕谁了。中共央视的女主持人敬一丹最近说,打虎也要看自己是不是武松,这显然是公开挑战目前中共的打虎肃贪之举,而这位央视长期追随江派迫害政策的主持人,这样公开跳出来或是听到了什么或是得到什么暗示,才如此大胆与现在的中共掌权派唱反调。问题的严重之处乃是敬一丹并非孤立个案,由于大陆稍有权势或影响者皆可成为贪腐巨鳄,如村长镇长的芝麻小官贪腐上亿者不胜枚举,所以习近平反腐的真正阻力乃是中共官僚整体。这是习近平早晚必然认清和面对的大陆现实,所以在周永康之后或是再打几只类似的老虎之后,反腐就此收场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强行持续下去。

另一种是发生突变的可能性也是真实存在的,中共自己的喉舌媒体就警告说,需要警惕和关注大老虎们联手反扑。而反扑既包含了政治势力的联合反扑,也包含了武装政变和高层权势核心的谋杀等等。其实有些迹象说明非常手段或者已经采用,例如中共最近的大规模停飞和封港等,这不得不让人联想林彪外逃时的停飞事件。总之中共派系之间的生死搏杀空前剧烈,惯于无法无天的中共权势大佬们没有什么是忌讳不敢为的。中共的所有作为都是暗室操作,大陆社会和世界能够看到的是操作后的胜败结局,以及得胜一方为此编造的忽悠舆论的故事。

习近平反腐除了诸多可能之外还有一种绝无可能,那就是以专制集权成功反腐实现基本清廉的政治。专制政权之所以产生骨子里就是为了攫取权和利,达到专事欺压盘剥广大民众满足一己私欲的目的。在最初获得权力时有些统治者从失败者看到败亡危险,也可能短时间以铁腕手段一定程度上压制官吏的贪腐,期望以此保持自家的政权千秋万代永续不断。这种专制下的所谓清廉不仅短暂即会消失,本质上也只是养鸡下蛋和杀鸡取卵的差异。所以习近平现在进行的风风火火的反腐,就是要以一伙早已腐败透顶的官吏反出清廉,然而要如此根治腐败除了笑话还能是什么?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