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刘青:中共对病毒溯源为何死不认账?

2021.08.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刘青:中共对病毒溯源为何死不认账?
Photo: RFA

对于起自大陆武汉的中共病毒,目前全世界几乎都是一个声音:必须真实溯源以厘清毒源及传播途径、方式与变种变化的可靠科学研究,这是根治和防止人类再次被此病毒危害的必须途径。同时,也有日益强大的病毒源自武汉病毒所的谴责追究声。例如,美国众议院外委会少数党的调查报告直接指控,有“优势证据”表明,这次祸害全球的中共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在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二日之前意外释放的;并指出,病毒有可能是天然的,也有可能是基因操作的结果。再如,一向为中共掩饰说项的世卫组织尤其是总干事谭德塞,也一反以往为中共背书的做法和立场,支持对中共病毒溯源和要求中共对溯源开放透明。世卫组织前往大陆溯源的调查组长在最近发布的采访视频中公开指出,公布的调查报告皆是中共强制施压的结果。而一再发表声明称病毒来自实验室是阴谋论的那些科学家,被揭露与中共病毒所多年利益相关,在背后组织发起这些声明却蓄意将自己隐身于签名之中,真相公开后声名狼藉也就此销声匿迹。总之,当今的世界上唯有对中共病毒隆隆的溯源索赔声,再也听不到为中共病毒溯源说项和指斥阴谋论的诡辩声。

面对世界一致对中共病毒的溯源、指控甚至索赔声势,中共可谓老羞成怒、凶相毕露、下三滥招数反复叠出,完全无视国际惯例章法礼仪和不知不顾羞耻。中共的第一招就是下线数据库的大量病毒资料并销毁原始数据,包括最早采集的患者毒株,这显然是要销毁证据和杜绝追踪病毒发展的途径。中共的第二招就是贼喊捉贼竭力搅浑溯源之水,例如中共不断声称并转变中共病毒最早出现的国度,包括意大利、日本、加拿大、法国和美国等,全都被中共指称过是最早的病毒爆发国。这一方面是为了搅浑溯源之水,一方面是报复和吓阻这些国家对病毒溯源的呼声。中共的第三招就是编造谎言硬怼美国,虽然中共的这些谎言显而易见下三滥,但中共知道对病毒的溯源唯有美国为首和坚定向中共溯源才有实质意义,便妄图用混搅蛮缠、泼皮无赖手段让美国知难而退。

其中最搞笑的是《人民日报》、新华社和央视等中共顶级喉舌,大肆借一个瑞士生物学家之口声称病毒溯源是美国阴谋。不承想瑞士驻北京大使馆为此发表声明指出,瑞士没有这位名叫爱德华兹的生物学家,并要求宣传这消息的媒体和网民删除并刊登更正声明。一时闹声喧天、借国际科学家之口谴责美国的喧嚣瞬间销声匿迹。中共在世界上被如此当场抓包的无赖丑行,只能说明中共横下一条心在病毒溯源上硬扛到底死不认账。美国共和党的正式报告已经清晰指明,从截获的武毒所资料罗列了实验室泄露证据、基因改造证据和中共掩盖实验室泄露的证据,可以说优势证据都锁定了病毒从武毒所泄露。在如此充足的证据和逻辑严密的推理下,中共究竟为何仍不放弃一味狡赖死不认账,让自己毫无廉耻的尊容在世界上大放异彩?

中科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美联社图片)
中科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美联社图片)


首先这是中共或说共党的属性所决定的,中共或说共党深知自身为恶但死不认账。中共从钻出魔胎至今已过百年,有哪一件罪恶是肯于认账、公开事实真相的?单说上世纪四九年之后中共的罪恶,从随抓随杀的镇反肃反,到坦克机枪屠杀民众的六四,有哪一件不是血流漂杵的恶魔妖行?而中共至今有哪一件肯于认账?十年文革中共虽曾语焉不详承认错了,但今天不是又成为党“艰辛探索”需付的代价嘛。要真相和共党认错,正如苏共灭亡后才会有卡廷惨案的真相和罪恶公开一样。

中共作恶死不认账的一个最重要原因,就是为了保有继续作恶的权力地位。对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共党而言,它们完全清楚自身作恶多端且死不认账。毛泽东对此有十分深刻坦率而狂悖的表述。他说,媒体如果可以自由揭露中共的错误,一个月中共就会丢失政权惨败收场。所以共党是绝不可以认错、让真相大白天下的,因为那将必须改变作恶的立场方式,而且难免会有丧失政权被社会大众清算的下场。

具体到中共为何死不认账这次祸害全世界的中共病毒,第一是这次的罪恶太大,已经祸害并威胁到人类安全和未来了;第二是这次祸害期掌权的是习近平,他的横蛮本性和中共农村官员的做派及视野能力,决定了他一旦闯下祸绝对没有反思和检讨,只会用战狼的横蛮霸道让灾祸更加失控蔓延。这就是为什么胡锦涛时期的SARS病毒,中共虽在几年后但毕竟承认是实验室泄露了,而这次中共从开始就甩锅全世界的主要原因。当然,这次的危害是上次病毒的几何级数也是原因;第三是这次中共病毒如果真是中共人力所为,也就是病毒是实验室功能增益实验的结果,尤其是出于生化武器试验的目的,那么中共一天不毁灭,世界就一天不会有真相。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