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劉青:淺析二次文革

2021-09-16
Share
評論 | 劉青:淺析二次文革 2021 年 6 月 28 日,在中國共產黨成立 100 週年前夕,習近平出現在屏幕上。
(美聯社)

大陸一名叫李光滿的前中共喉舌,通過微信公衆號發表了題爲《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的文章。此文在大陸社會可謂引發了巨大地震一樣的效果,既有一生等一回打土豪分、田地者的歡欣鼓舞,也有大禍將臨寢食難安者的惶恐不安。之所以在大陸引發如此海嘯般的作用,一是因爲《人民日報》、新華社以降的中共喉舌,幾乎無一例外在首頁全文轉發了這一網文。這現象沒有習近平的指令幾乎是斷無可能的,不論是主管意識形態的王滬寧,還是中宣部長黃坤明,在沒有習近平的指令下搞不出可視爲政變這麼大的動靜。

另一原因是中共近期的諸多舉措,令人很難不聯想到文革發難之前。例如文革之前搞四清等社會運動,其實是毛、劉二派各有打算的中共權鬥。當下習近平打土豪、分田地似的共同富裕運動,表面看似乎是要殺肥豬卻難掩刀光劍影的內鬥。毛澤東是借道文藝批判和大學毛語錄,讓控制了黨政大權的劉少奇幫派措手不及,實現了旨在口含天憲一人獨裁的政變。習近平現在也是亦步亦趨地模仿,什麼習語錄進課堂、習思想紅海洋,對文藝界掀起大批判大清洗運動。總之,毛在文革前的各種手段習是逐一演練,大陸社會對習之二次文革可謂心驚膽顫;而習對文革情有獨鍾,從定性“艱辛探索”可見一斑。

其實,大陸再次文革確有體制和現實的基礎。首先,毛澤東的文革雖然整慘了同爲搶權上臺的共黨一代,而且鄧小平、陳雲等從內心也確實極其痛恨文革,但是他們並沒有深切認識並從根上斷絕文革。他們對文革派進行政變、成功搶奪大權後,甚至沒有在社會意義上認真探究文革禍害的根基,更不要說在體制、法律層面制定永絕文革禍害的保障。因爲他們內心深處極爲抗阻,甚至恐懼觸及這問題。毛之能夠發動文革是有專制極權供其驅使,徹底剷除文革根基的前提就是必須去除專制政體,這是鄧、陳等搶到政權就是自家資財的共黨團伙拼死也不願面對,更不要說促其實現了。

再有,大陸社會期盼中共再次殺土豪、喫大戶。重溫文化大革命爲所欲爲的底層民衆,尤其是無財產、無穩定職業的流氓無賴望眼欲穿,滿心期待再次文革共產到來,可以說那是他們一生盼一回的盛大慶典。雖然這樣的人並不是大陸的大多數,或許是僅有百分之幾的極少數人,但是有獨裁者撐腰,其能量足以震懾左右社會。如網上極端言論和檢舉師友、抓叛徒之舉,其實並非上網者中的大多數,但由於中共的支持、教唆、獎勵足以興風作浪,而大多數人心驚膽顫,或沉默乃至逢迎討好。張文宏醫生從專業角度說到與病毒共存,即遭網絡暴力稱是必須剷除的投降主義言論,這是中共喉舌帶風而五毛鼓譟營造的風聲鶴唳。但是網上對張文宏醫生的一項投票證實,支持這種暴虐並歡欣鼓舞者是大陸極少數人,而能夠營造出網絡暴力全仰賴中共縱容的恐怖氛圍。

有人評論說,習近平其實僅是做個姿態,他已經大權在握沒有中共內部的挑戰勢力,不像毛澤東有搶回實權的野心需要而發動文革。習近平是否權力穩固到高枕無憂了?在完全黑箱操作的中共是沒有辦法確定的。即便習近平沒有平息中共內部權力挑戰的需要,也不能因此肯定他不會開展二次文革的瘋狂冒險。一個極端的個人獨裁者是沒有理喻邏輯可言的,毛澤東從來沒有停止過血腥瘋狂的運動,有幾次是因爲他的權力處於挑戰的威脅下?習近平冒天下之大不韙,定性文革是“艱辛探索”,他打開這個潘多拉魔盒未嘗不是爲啓用做準備。共黨中,手握大權和巨大影響力的權力核心者鼓動、教唆社會暴徒,採用無法無天的血腥恐怖方式達成其政治野心、實現權力慾望就是實質文革,與習近平已現端倪的、令社會惶惶不安的諸多舉措是相符的。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