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申纪兰现象(刘青)

2013-03-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每年两会成了大陆一景,民众上访和中共严控及中外记者采访,还有两会代表个人的丑陋表演,是观测中共暴虐欺骗和丑态的最好时机之一。像每年两会丑闻笑话纷呈,令人无奈和嬉笑怒骂一样,今年的两会也是不断引发话题,招致大陆舆论甚至国际媒体井喷似的冷嘲热讽。今年众多话题中的一个是申纪兰,已经八十四岁的这位老太太,六十年来从中共第一届人大会议开始,连续十二届都是所谓的全国人大代表,在中共的人大历史中也是绝无仅有独一份,被有的网友调侃为人大代表中的神兽。

其实高龄八九十岁、数十年来连续担任议员,也就是字面职能类似人大代表的,世界上并不是绝无仅有,美国就有一些议员也高龄八九十岁,也是数十年连续担任议员。他们在美国国会和政坛上,不是笑话反而备受尊崇敬佩,常常留下一段隽永的美谈。虽然大陆舆论和国际媒体也拿申纪兰年龄说事,但实质上人们深层真正不满的,并非这些口头上谈论最多的年龄任期等内容,而是对身份来路不当和作为南辕北辙的愤懑无奈。

美国和其他许多民主国家的高龄议员,长期十余届连续任职的议员,他们之所以不是嘲笑调侃的对象,因为他们是通过自己的努力,通过激烈的竞选和自我表现,才能在众多竞选者中脱颖而出当选议员。同时他得反应选区民众的意愿,维护争取选民的权益,向选民证实自己是合格而且努力的议员。而一个合格的议员必须做到的,除了维护争取自己选区选民的权益,还必须监督政府的施政作为,根据社会现实修法和立法。只有在上述这些方面杰出的,才会长期连续当选并成为备受尊崇的政治家。

申纪兰成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情况,与这些民主社会受尊崇议员恰恰相反。首先申纪兰名为全国人大代表,但并非民众选举乃是中共任命的,这是普世皆知的中共欺世盗名的选举制。申纪兰更加令人不屑和鄙视的,是她洋洋得意宣称的从来不投反对票,因为她要顾全大局对党负责。所以从申纪兰的代表身份来源,到作为代表唯中共马首是瞻的作为,让人们看到的不过是中共为了欺世盗名,精心挑选培植的道具招牌而已。

申纪兰之所以有谈论一下的意义,因为中共数千名全国人大代表,乃至省县区等各级数以万计的人大代表,无一不是中共长期挑选培植起来的宣传道具,而且在人大机构的作为,也基本是申纪兰的翻版。例如曾是中共央视女主持人的倪萍,也是申纪兰一样洋洋自得的宣称,作为人大代表从来不投反对票,她的理由是不给政府添麻烦,与申纪兰的理由只有措辞上的区别。实际上中共的人大代表极少有投反对票的,而敢于投反对票的也难在这道具机构连任长存。

申纪兰和人大代表中基本都是申纪兰,在人大的作为从来不投反对票,客观地说也有情非得已之处。他们的知识、能力、志向和胆魄,根本不具备维护民众权益的政治家素质。但是更为关键的是,他们是中共利益集团的成员,非常明了能够成为其中一员并分一杯羹,就是因为唯中共马首是瞻的“忠诚”,要继续分一杯羹也唯有坚持当好道具的忠诚。例如黑龙江省的女人大代表迟夙生律师,因为要兑现人大代表为人民的心愿而丧失代表身份。

申纪兰作为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农村妇女,从一九七三年就是中共厅局级高官,她丈夫退休前是城建局长,一个孩子是交通局长,另一个孩子是粮食局长,全是中共握有实权油水最多的职位。申纪兰本人则开了两家公司,山西申纪兰贸易公司和申纪兰房地产开发公司,在二零零八年利润就有七千万。以申纪兰从不投反对票的能耐,能够有如此经济效益当然必须忠诚下去了。中共对人大代表一手拿胡萝卜一手拿大棒,人大机构也只能是中共欺世盗名的道具制造厂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