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沈旭晖:香港学界大整顿的未来:“新香港大学”的清华化大手术

2021-08-06
Share
评论 | 沈旭晖:香港学界大整顿的未来:“新香港大学”的清华化大手术 李国章
(Public Domain)

在“新香港”,虽然改朝换代,但香港大学校委会主席、在香港有“亚瑟王”之称的前任教育局局长李国章教授,依然是“教育沙皇”。本来在正常情况,大学校委会主席一般不会绕过校长、直接微观管理大学大小事务。但在“新香港”,每一宗处理港大非建制派教职员、学生和校友的争议,都是直接由李国章主席亲自操刀,而每一宗处理,都是唯恐不够彻底。例如校委会最新决定:禁止通过争议议案的港大评议会学生回到校园读书,原因居然是“可能违法、对大学构成威胁”,就真的闻所未闻。假如这发生在西方社会,肯定是特大丑闻。

然而无论多么不喜欢李国章教授的人,都很难否认他是一位“能人”。事实上,在每次香港特首“选举”,李国章的名字,都曾传出在黑马名单上:他来自香港最大世家大族之一的”李家王朝”,本人是根基扎实的医学教授,有长期管理经验,有国际联系和中国国内联系,有手段、有城府,有钱、贪权、但不贪财,应该是前任行政长官梁振英的“梁营”除了梁振英以外最厉害的一人。

李国章和香港大学之间的恩怨,由初时被港大医学院黄健灵教授排斥,到就任教育局长期间千方百计要中文大学与科技大学、教育学院合并来压过港大,乃至劝告有心人不要捐钱给港大等,都是公开的秘密。当他成为港大校委会主席,一股复仇的寒意,贯彻港大上下,自不待言。但其实李国章是有“大格局”之人,现在看来,他的作风,却是掩饰了中国要在香港执行的高校真正计划。

为什么香港大学的“整风”必须过犹不及?

假如2020年是北京宣传“新香港”的所谓“二次回归”,我们就必须参考中共在1949年“解放”全国后,对本来充满人文气息、百花齐放、院校设置深受美国教育影响、各有山头校友网络的全国大学,做了怎样的大手术。

这就是所谓“中国高等院校院系调整”:简单而言,就是基于由上而下计划经济的“分工”,让不同大学根据当刻的“国家需要”,按功能重新定位。结果令本来由下而上、各具特色的综合型大学,都变成单一专长的“专门大学”。例如现在的清华大学,在1949年后,只被保留了工学院,其他本来也是国内一流的法学院、文学院、理学院等,就分别被合并去其他大学;至于北京大学的工学院,却合并来到清华。 “去清华化”,就是“新清华”“改革”的宗旨。

重新分工、计划经济、“培养新中国人才”,固然是“院系调整”的原因之一,但对权力极度敏感、一切由上而下控制欲极强的中共而言,这根本就是大学版本的“军区互调”。

众所周知,中共对知识份子非常不信任,也深知大学是“动乱”的摇篮,多年发展盘根错节,每一间大学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传统、英雄人物、筹款网络、国际联系。例如一个社会上平平无奇的人,却可能在某大学校友会德高望重。这类“组织联系”,属于共产党先天的敌人。于是通过“院系调整”,轻轻巧巧,就彻底破坏了全国所有大学的道统,让他们彻底服从党的领导,不再胡思乱想什么“院校自主”。本来的一切架构和文化都不再存在,自然就要推倒重来。至于那些教会大学、私立大学等,更是乘机全部取缔掉。

同一需求,自然也存在于2020年的“新香港”。

1949年的中国“高等院校院系调整”手术的战略目标

对北京而言,香港各大院校都是“针插不入、水拨不进的独立王国”,都不可信任,战略目标绝不是单单要裁掉一两个不听话的教授(例如本来有终身合约的占中发起人港大戴耀廷)、整顿不服从的学生会,而是要来一次“新香港”版本的“院系调整”。而整个计划,自然会由“组织”的有关领导制作蓝本,再让各校“有关人士”执行。过去几年,各校高层明显都要被“有关方面”政治评核过才能出任,法学院陈文敏教授的香港大学副校长任命被强行拦截,就是典型例子。现在看来,一切“按部就班”,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稍加研究,就“茅塞顿开”。

而在香港学界,势力最庞大的,自然就是香港大学和中文大学,就像1949年前的北大和清华。现在要做的,恐怕就是要通过校委会彻底中央集权,无论是院系自治、还是学生组织自治,统统都要收归中央。然后第二步,就是通过教育局、教资会等予以资源调配,让各大学逐步分拆合并(这本来就是李国章教授的强项),毁灭大量“不健康”的传统,令香港不同的大学发展,变成中央可以统筹,各大学就像“教育部”一个部门那样去“管”。第三步则是让香港的大学结构性融入大陆,而近年积极为建制护航的卢宠茂教授领导的港大医学院深圳分校,就是这方面的“模范”。

所以李国章教授领导下的“新港大”,不过是执行上述计划的一环,不过李国章是表现最“杰出”的先锋而已。怎样消灭这间百年老店的“殖民痕迹”,将有抵抗意识的学科尽量通过削减资源,而强调港大“为国家培养人才”的单一“使命”,就是不少“领导”念兹在兹的事。至于“人才”的定义,恐怕就是非文科主导的政治正确新一代:1949年后的中国大陆,不正是这样研判“人才”么?

假如中大还有点希望成为人文色彩相对较重的“香港北大”(都是相对而言),港大则很可能成为“香港清华”,负责培养“国家需要”的理工科技术官僚。届时过去百年港大的道统,无论是教授的自由主义倾向、还是学生的革命情怀,都会彻底一去不返。

虽然说起来简单,操作起来,却很复杂。无论是近年两大校长如张翔、马斐森、段崇智还是沈祖尧,无论心底里是否愿意,似乎都没有有这样的魄力,去执行这种由上而下、完全来自中央权力计算的“鸿图大计”。数来数去,唯有李国章教授是既有能力、又爱做这类“大事”的局中人。

港大蜕变之路,和香港一样,恐怕才刚刚开始。在李国章教授统领下,未来更戏剧性的“变革”,恐怕陆续有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