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沈旭晖:香港电影的终结与21世纪焚书坑儒:新香港“禁片制”出炉

2021-08-26
Share
评论 | 沈旭晖:香港电影的终结与21世纪焚书坑儒:新香港“禁片制”出炉 图为,香港一家电影院的票务屏幕。
美联社图片

经过一轮酝酿,“新香港”政府果然真的明目张胆地根据《港区国安法》推出“禁片制度”:“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透过向立法会提交2021年电影检查(修订)条例草案,以完善电影检查规管制度,确保更有效地履行国安法所规定的维护国家安全责任,防范及制止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草案在毫无认受性和制衡的“临时立法会”,相信可以获得极速通过;而就官方目前公布的资讯,高压和株连程度比想象中更夸张,甚至比中国大陆的法律更无远弗届。和《港区国安法》的操作一样,这类“港式口袋法”可以非常“博大精深”,远不止是在现在的“电检三级制”之上加上一个“国安级”这么简单。

我们可以先思考以下九点:

1. 新制规定,香港的官派“电影审查员”需要对每部电影是否符合《港区国安法》重新进行审查通过。也就是,任何他们认为可能“违法”的内容都会提出来,对这些内容可以要求删除,也可以整部电影拒绝上映。这是赤裸裸的言论自由审查,和大陆电检制度的精神已经毫无分别,而且恐怕尺度也不会偏离大陆,令任何电影镜头、甚或被当作借古讽今的讯息都可能以“违反国安法”处理。这样下去,日后香港创作人的思想红线无处不在。

2. 这样的电影审查制度在本土电影之外,自然也适用于外国电影。很可能真的连《蝙蝠侠》、《蜘蛛侠》一类电影,只要有人“举报”任何镜头“违反国安法”,或有人上纲上线“分析”其“亲西方帝国主义”意识形态,也可能不能在香港上映或起码出现一个所谓的“洁净版”。如何处理,当视乎片商和大陆的关系而定。久而久之,香港和国际电影就会逐步脱轨。

3. 新制对旧电影播放同样有无限追溯力,也就是说,《表姐你好嘢》、《国产零零漆》等经典港产片只要在电视重播,就需要重新通过检查。假如不能通过,日后香港人就不可以在任何公开渠道看到这些经典电影。

4. 新制对“公开播放”的定义定得非常非常广,连网络播放、社区播放也包括在内,也就是理论上都需要申请,否则单是播放本身已经是“非法”。这些年来,街头播放“社区电影”一类香港社区常态已经成为绝唱,而“禁片”同样在这些地方属于禁止之列。

5. 为了杜绝播放“禁片”的一切可能,新例居然授权警察搜查任何地方,“搜证怀疑播放禁片”的“罪行现场”。也就是,在自己家中地库放映《理大围城》、招呼十个朋友观赏,也可能已经“犯法”。而由于网络播放之后可以“毁灭证据”,新例也建议授权督察甚至遇上“紧急状况”时,无需法庭手令就可以自行入屋搜证。这已经是白色恐怖。

6. 什么是“播放”?加上“意图犯案”的“国安法逻辑”,在网络时代其实很难定义。例如,下载了《十年》在电脑是否已经“有意图播放”?在这样的新法律环境下,似乎很难说清。而家中收藏了《十年》DVD是否可以被当作有播放禁片、违反国安法的意图?视乎这位收藏者是谁,相信答案会很不一样。

7. 至于单纯观看禁片,例如通过VPN翻墙、买地下版本DVD,理论上应该不在目前建议新例涵盖范围之内的违法。但这个过程,会否落入其他国安法的“口袋法”条文?例如,被指观看过程中有几个人看过,所以已经是“煽动”、“有意图传播对政权的憎恨”,则尚未可知。

8. 新例赋予政务司司长绝对权力,凌驾一切已有的评级,随时中止放映任何电影。也就是假如某人结婚,在婚礼播放《表姐你好嘢》的一个环节,而现场有宾客举报,政务司司长代表的政府就可以立刻走进婚礼现场拉人封铺。

9. 上映未获豁免或核准影片的最高刑罚居然是监禁3年、罚款港币100万元。似乎除了中国大陆和北朝鲜,找不到这类严刑峻法的依据。何况如前述,市民很难单独犯这一条法律,假如被指参与“播放禁片”的任何相关行为,很容易就会同时触及被“活化”的恶法公安条例“煽动罪”,甚或《国安法》本身;再加上“群众举报制度”,一经举报,随时以监禁10年起标计算。

那些年,狠批港英审查电影的左派机构

有谁想到昔日的“东方荷李活”香港,日后电影的自我审查肯定无处不在。思考方式不是“怎样尽量擦边球”,而是“怎样不会被误会违反国安法”。这样的创作空间还是创作空间吗?这样的地方,培养出来的下一代,可以怎样思考呢?
而这一切,是否似曾相识?亲北京阵营常说,昔日港英政府也是这样的。是耶非耶?大家可以参考李淑敏的《冷战光影:地缘政治下的香港电影审查史》,就会发现剧本何在。

话说中共建政后,港英政府在1950年制定《检查员指引》,1953年制定《电影审查条例》,指引如何处理共产国家的电影宣传内容;英国殖民地部也组成“远东区域审查委员会”,虽然香港没有加入,但一度跟随新加坡电影审查的反共标准。这段期间,宣传共产主义的电影确实很难在香港上映,甚至连同情群众的美国电影《码头工人》也成了禁片。

讽刺的是,当时的左派媒体对此是严词批判的。例如,六七暴动前的1965年,《文汇报》、《大公报》高调抨击港英政府的电影审查政策,因为革命样板戏《红色娘子军》被禁上映。1967年,《东方红》成功在香港上映,但被港英大幅删减“毛泽东光辉形象”内容,再次引来左派电影公司的集体抗议。不过到了中美破冰、英国支持中国加入联合国,香港的电影政治审查就开始消失,无论针对国共两党还是港英政府本身,一切百无禁忌。

现在,不但是走回头路,而且拍摄纪录片的、播放电影的,乃至现场观赏的,都可能“违反国安法”,堪称“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大概是左派机构对当年港英未能贯彻始终、始终自居法治社会这一“漏洞”,记忆犹新。

那么,香港的建制“业界代表”怎样看?须知现任代表体育、演艺、文化、出版界的立法会议员马逢国就是来自左派电影公司银都机构。银都由二战后的四大左派电影公司长城、凤凰、新联、中原在1982年合并而成,当时高调批评港英审查左派电影的正是这四大公司。至于非建制派的业界代表早就处于被清洗之列,他们的意见,政府只会按下不表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