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沈旭晖:中型国家的规模:10年后,有多少海外香港人?

2021.12.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沈旭晖:中型国家的规模:10年后,有多少海外香港人? 香港中文大学调查发现,超过四成港人打算移民,主要原因是香港政治不民主。
(美联社图片)

究竟10年后有多少海外香港人?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也有很多不同计算方式。只要能保持凝聚力,这样的规模,甚至足以超越中型国家。

首先是2019年反送中运动前,有多少海外香港人。这数目下限是100万,上限是200万。差距在于是否把海外出生的香港第二代计算在内,又或是否把拥有外国护照、但目前住在香港的香港人计算在内。事实上,不少支持反送中运动的海外港人都是海外出生,他们的香港认同非常强,不可能不计算在内;反而香港出生的老移民,不少却是「蓝丝」。

以加拿大为例,2001年的人口普查,就显示有60万加拿大籍的「加拿大香港人」,但2016年的数据,则显示只有20多万「香港出生的加拿大籍香港人住在加拿大境内」。假如把第二代加拿大港人、住在香港的30万加拿大籍香港人也包括在内,单是加拿大一国,最广义计算,可能已经有大约100万持有加拿大身份、出生于香港、或双亲有香港人的「海外港人」存在。同一道理,目前的30万住在美国的香港人、10万澳洲香港人、15万英国香港人、乃至3万荷兰香港人,都可能要乘上两倍、甚或三倍,才能反映真正数字。其中位数,2019年前,大约有200万海外香港人存在,应贴近现实。

那2019年之后呢?

根据香港统计处在2021年8月发表数字显示,过去两年,香港居民录得净移出:2021年年中香港人口的临时数字约为739万人,与两年前的748万人相比,少了超过87,000人。 「净移出」概念上与移民不尽相同,前者包含例如因为疫情而长期待在外地没有回港的人士,但由于不少移民的人此刻都不会公告天下、要全部提取强绩金(MPF)也不容易(这是政府定义「移民」的准则之一),数字并不能反映「移民」现实。加上每天依然有新移民被输入,假如每日150人的单程证配额被用尽、加上各种各样的「内地专才输入计划」,这两年的大陆新移民就有10-20万人,这也是「净人口」计算之一。因此,这两年身体力行离开了香港的,估算不会少于30万人。

而从各国数字推算,每年大约15万港人离开香港到各地,应是保守数字。这一波移民潮假如持续5年,加上他们离港后结婚、或生儿育女,10年后的海外香港人,起码会比现在增加100万,这也是最保守估算。

至于各国概况:

英国:英国内政部刚公布最新数据,2021年第三季度申请英国海外属土公民护照(BNO)签证的数量约24,000宗,比第二季度的逾3万宗申请回落。而在1 月 31 日 BNO签证计划开放至现在,有超过 88,800 人申请,整体超过 8 成人已获批签证,近月英国政府审批BNO 签证的速度亦有放缓迹象。但这里有几个重点:不少以「Live Outside The Rules」(LOTR)方式入境的,都计算在前期申请上,前期数字自然偏多;加拿大和澳洲的救生艇计划,分流了部份打算到英国的香港人;而不少BNO持有人的家属并未申请家属签证(dependent visa),而是打算晚一步才离开。英国估计将会有30万港人移英,这数字其实依然是略为低估了。

澳洲:澳洲内政部在9月尾,发表了最新一份移民计划年度报告,显示澳洲政府在港区国安法实施以来至2021年6月30日之间,总共批出 4,312 个永久居留签证或永居前临时签证,占澳洲向全球发出的约16 万个名额中接近 3%。报告同时显示,获批移民签证最多的来源地之中,香港由上个年度排第 23 名,一举跃升至第8位。值得注意的是,同期澳洲向所有国籍人士批出的永久居留签证,无论技术类还是整体均录得下跌,而香港人获批澳洲永居签证的数量,单是2021下半年便比上半年多近20%。港人在澳洲申请移民的速度亦有上升迹象,以往超过1年的投资移民审批期,缩到现在的不足半年。由于移民澳洲门槛依然较高,相信每年1万是保守数字,但持续性可能成为常态,十年后连同家眷,相信也起码多出10万澳洲港人。

加拿大:加拿大移民部(IRCC)在2021年推出为近届香港毕业生而设的3年开放工作许可证,让申请者为获得永久居留权铺路。这项特别为港人而设的特殊签证在推出的首3个月,已录得超过6,000宗申请,明显分流了相当部份打算到英国的香港人。实际离港前往加拿大生活的港人肯定比这数字多,毕竟不少人是在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前移民加拿大,现在不少人的下一代又回到加国;而传统投资移民加拿大的选项,也依然存在。根据这数字,加拿大一年内最高可以接收数万香港人,应不成疑问。

台湾:根据台湾内政局移民署的统计数字,2020年总共有超过1万名香港居民获得台湾的居留许可,而获得定居许可的则有超过1500个,相较之下,在2019年只有不足5900名港人获得居留许可,大约1400个港人获得定居许可,而在2021年的首8个月已有超过6000名港人到台湾居留。入籍台湾的审查虽然比过往严谨,但大量香港人以留学生身分进入台湾,则相对宽松,内里存在弹性不少。而且台湾生活指数始终令香港青年容易适应,相信一年起码增加一万,同样是合理数字。

假如十年后,总共有300万海外香港人,这样的规模,单是作为一个经济体,已超越波罗的海三国的任何一国。至于如何巩固身分认同,以待黎明来到,就要集思广益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