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沈旭暉:中型國家的規模:10年後,有多少海外香港人?

2021.12.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沈旭暉:中型國家的規模:10年後,有多少海外香港人? 香港中文大學調查發現,超過四成港人打算移民,主要原因是香港政治不民主。
(美聯社圖片)

究竟10年後有多少海外香港人?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也有很多不同計算方式。只要能保持凝聚力,這樣的規模,甚至足以超越中型國家。

首先是2019年反送中運動前,有多少海外香港人。這數目下限是100萬,上限是200萬。差距在於是否把海外出生的香港第二代計算在內,又或是否把擁有外國護照、但目前住在香港的香港人計算在內。事實上,不少支持反送中運動的海外港人都是海外出生,他們的香港認同非常強,不可能不計算在內;反而香港出生的老移民,不少卻是「藍絲」。

以加拿大爲例,2001年的人口普查,就顯示有60萬加拿大籍的「加拿大香港人」,但2016年的數據,則顯示只有20多萬「香港出生的加拿大籍香港人住在加拿大境內」。假如把第二代加拿大港人、住在香港的30萬加拿大籍香港人也包括在內,單是加拿大一國,最廣義計算,可能已經有大約100萬持有加拿大身份、出生於香港、或雙親有香港人的「海外港人」存在。同一道理,目前的30萬住在美國的香港人、10萬澳洲香港人、15萬英國香港人、乃至3萬荷蘭香港人,都可能要乘上兩倍、甚或三倍,才能反映真正數字。其中位數,2019年前,大約有200萬海外香港人存在,應貼近現實。

那2019年之後呢?

根據香港統計處在2021年8月發表數字顯示,過去兩年,香港居民錄得淨移出:2021年年中香港人口的臨時數字約爲739萬人,與兩年前的748萬人相比,少了超過87,000人。 「淨移出」概念上與移民不盡相同,前者包含例如因爲疫情而長期待在外地沒有回港的人士,但由於不少移民的人此刻都不會公告天下、要全部提取強績金(MPF)也不容易(這是政府定義「移民」的準則之一),數字並不能反映「移民」現實。加上每天依然有新移民被輸入,假如每日150人的單程證配額被用盡、加上各種各樣的「內地專才輸入計劃」,這兩年的大陸新移民就有10-20萬人,這也是「淨人口」計算之一。因此,這兩年身體力行離開了香港的,估算不會少於30萬人。

而從各國數字推算,每年大約15萬港人離開香港到各地,應是保守數字。這一波移民潮假如持續5年,加上他們離港後結婚、或生兒育女,10年後的海外香港人,起碼會比現在增加100萬,這也是最保守估算。

至於各國概況:

英國:英國內政部剛公佈最新數據,2021年第三季度申請英國海外屬土公民護照(BNO)簽證的數量約24,000宗,比第二季度的逾3萬宗申請回落。而在1 月 31 日 BNO簽證計劃開放至現在,有超過 88,800 人申請,整體超過 8 成人已獲批簽證,近月英國政府審批BNO 簽證的速度亦有放緩跡象。但這裏有幾個重點:不少以「Live Outside The Rules」(LOTR)方式入境的,都計算在前期申請上,前期數字自然偏多;加拿大和澳洲的救生艇計劃,分流了部份打算到英國的香港人;而不少BNO持有人的家屬並未申請家屬簽證(dependent visa),而是打算晚一步才離開。英國估計將會有30萬港人移英,這數字其實依然是略爲低估了。

澳洲:澳洲內政部在9月尾,發表了最新一份移民計劃年度報告,顯示澳洲政府在港區國安法實施以來至2021年6月30日之間,總共批出 4,312 個永久居留簽證或永居前臨時簽證,佔澳洲向全球發出的約16 萬個名額中接近 3%。報告同時顯示,獲批移民簽證最多的來源地之中,香港由上個年度排第 23 名,一舉躍升至第8位。值得注意的是,同期澳洲向所有國籍人士批出的永久居留簽證,無論技術類還是整體均錄得下跌,而香港人獲批澳洲永居簽證的數量,單是2021下半年便比上半年多近20%。港人在澳洲申請移民的速度亦有上升跡象,以往超過1年的投資移民審批期,縮到現在的不足半年。由於移民澳洲門檻依然較高,相信每年1萬是保守數字,但持續性可能成爲常態,十年後連同家眷,相信也起碼多出10萬澳洲港人。

加拿大:加拿大移民部(IRCC)在2021年推出爲近屆香港畢業生而設的3年開放工作許可證,讓申請者爲獲得永久居留權鋪路。這項特別爲港人而設的特殊簽證在推出的首3個月,已錄得超過6,000宗申請,明顯分流了相當部份打算到英國的香港人。實際離港前往加拿大生活的港人肯定比這數字多,畢竟不少人是在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前移民加拿大,現在不少人的下一代又回到加國;而傳統投資移民加拿大的選項,也依然存在。根據這數字,加拿大一年內最高可以接收數萬香港人,應不成疑問。

臺灣:根據臺灣內政局移民署的統計數字,2020年總共有超過1萬名香港居民獲得臺灣的居留許可,而獲得定居許可的則有超過1500個,相較之下,在2019年只有不足5900名港人獲得居留許可,大約1400個港人獲得定居許可,而在2021年的首8個月已有超過6000名港人到臺灣居留。入籍臺灣的審查雖然比過往嚴謹,但大量香港人以留學生身分進入臺灣,則相對寬鬆,內裏存在彈性不少。而且臺灣生活指數始終令香港青年容易適應,相信一年起碼增加一萬,同樣是合理數字。

假如十年後,總共有300萬海外香港人,這樣的規模,單是作爲一個經濟體,已超越波羅的海三國的任何一國。至於如何鞏固身分認同,以待黎明來到,就要集思廣益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