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五四运动"和"六四事件"的异同(余英时)

2014-05-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9年6月2日,北京,学生聚集在天安门前广场。(AFP)
1989年6月2日,北京,学生聚集在天安门前广场。(AFP)

六四25周年是大家非常重视的,共产党也非常重视。《纽约时报》5月7日刊登了一个消息。维权律师浦志强在北京被逮捕。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罪”,这个莫名其妙的罪名就变成他的判刑的根据。我觉得这是非常荒谬的。这根本不称其为罪名,刑法上不可能成立的。可是在中国现在用来做逮捕和拘留的借口。所以从这里我们就可以回到当时的五四运动,一直到六四。就是六四跟五四运动之间有直接的思想上的关系。

所以我们要回顾一下过去。五四提出的最重要的两个口号到今天我们大家还一致接受的。第一个是科学,科学是很广义的意思。就是用一种科学精神、科学方法研究一切问题。五四的科学研究后来被落实在研究中国历史文化思想各方面。当时叫做以科学方法整理国故,所以我们要提到五四的科学的意识,就是一种现代人研究学问的方法。

第二个纲领叫民主。民主我想共产党起家也是靠借用民主的名字。所以毛泽东当时是以新民主主义为号召的,还离不开民主,《新华日报》在抗战时期主要就是讲民主、讲自由,以这个作为攻击国民党的借口,而且取得美国人的信任,当时相信共产党是走向民主的而不是共产主义。所以到今天为止,共产党还是不会放弃‘民主’两个字,但是它的意义全变了。

五四倡导的两个东西,一个是科学精神,研究人文、研究社会和自然界,而共产党当时对于知识的态度是完全否定的。所以才有‘知识越多越反动’这样的口号。五四当时反对的是孔教儒家定义,儒家的定义当时还是松动的东西。可是到共产党执政以后,马列主义统一思想,那是非常强硬的。所以中国从五四到今天是走在完全反面的,民主在中国的状态远远比五四时代要差得多了。

那时候北洋军阀也不能统一整个中国,南方还是国民党,孙中山的势力在进行一种无效的统治,跟民主也是相反的。可是压迫的性质比较少,因为它根本很少注意到思想界的事情。因为这个原因,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作为一个思想运动,还能在北京大学为中心发展出来。这就可见北洋军阀的专制是非常有限的。而且他们也不懂思想的重要性,所以就不大注意思想界。思想界因此好像能够有段辉煌的成就。这个成就跟当时的政治情况是刚好形成一个很尖锐的对比。民主跟科学五四运动,这两样东西是密切相关的。因为这几十年来西方的政治思想、社会思想、科学哲学各方面都是有自由发展思想的地方、发展新知识的地方,必须是要有一个相当民主的环境。

同样的道理,在六四时候,1989年也是庆祝五四运动七十周年,这也是天安门六四民主运动的一个很重要的背景,还有其他的背景,当然重要的背景是从五四来的。当时也提出的是要走民主的路子,不但是光在政治上要这样做,同时他们也想发展新的研究学识的方法。所以才有在1989年6月3号有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创建。这个民主大学仅仅只存在了一天。可是意义跟五四时候提倡的科学是连贯下来的,是一种继续发展。所以天安门大学——在今年美国一批学人跟民主人士都主张要恢复这个学校,所以在今年大概6月1号要在旧金山的市立图书馆里面举行开学典礼,继承1989年天安门民主大学。这就是因为他们早就了解民主的进展必须要走学问研究的路子,没有学问的思想在后面的督促,这样的民主、这样的运动是不可能持久的。

我们从天安门以后这25年以来,你可以看出来,刘晓波所倡导的《零八宪章》,刘晓波也因此进监牢11年以上,现在还在监牢中,另外像刚刚被逮捕的许志永,他是提倡公民运动,从这些地方就可以看出来在思想上这些人已经比25年前,‘天安门’前意识重要得多了。我们记得在‘天安门’的时候还有一少部分人要到天安门前,要在人民大会堂前下跪求共产党开放、求共产党给予民主。这就是臣民观念还没有摆脱掉,但是今天搞公民运动的人以经没有这样的观念了。所以他们要求的是自己必须要有最基本的权利,不允许别人剥夺。公民意识的发展在中国很重要,思想上的追求跟民主运动是密切不可分的。

 

(根据作者5月9日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