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郑义: 武汉肺炎与《卡桑德拉大桥》

2020-01-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卡桑德拉大桥剧照:军队奉命消毒并封锁列车
卡桑德拉大桥剧照:军队奉命消毒并封锁列车

武汉肺炎正处于快速传播阶段,究竟会发展到何种程度,谁也不能做出令人信服的估计。从1月24日开始,武汉已实行最严厉的措施——封城,禁止人口流动。我认为这种紧急处置是正确的,在找到有效的治疗方式之前,隔离是人类阻止不明传染病大规模扩散的唯一办法。中世纪鼠疫曾横扫欧洲,人们自然的反应就是迅速逃离。当时的意大利人曾说:抗鼠疫的“药片由三种成分构成,即跑得快,去得远,回得晚”。逃离固然是一种有效的自救方式,但病毒携带者又会加速疫情扩散,给更多的人造成死亡威胁。据记载,每次鼠疫流行,都造成几千万人的死亡。如第一、二次鼠疫大流行,死亡人口都高达1/3,改写了欧洲历史。当时无法找到治疗药物,只能采取隔离。顺便说一句,据说欧洲鼠疫大爆发是因为大量杀猫,认为猫特别是黑猫是魔鬼。老鼠没有天敌遂泛滥成灾,把病毒传遍欧洲。武汉及湖北政府实行封城是正确的,问题出在初期习惯性的信息封锁。如果信息透明,及早采取措施,也许只需要隔离的不是武汉和湖北,而仅仅是几个人、几个家庭和几个局部小区。

我介绍大家去看一部相当不错的电影,《卡桑德拉大桥》。一部1976年拍摄的老片子,意大利、英国、德国合拍的,今天武汉肺炎的相关要素都有了,编剧、导演、演员都堪称一流。女主演是意大利国宝级明星索菲亚·罗兰,男主演是英国大牌演员理查·哈里斯,还有一位名声在他们之上的男演员——有杀妻嫌疑的前美国橄榄球巨星O.J.辛普森,在剧中是一名假扮神父的警察。

故事梗概是:两名恐怖分子闯进了日内瓦的国际卫生组织总部,与保安人员发生枪战。实验室内的玻璃瓶被打破,含有病毒的液体溅到两人身上,受到致命的感染。一人当场被擒,不久病毒迅速发作,不治身亡。另一人逃到开往斯德哥尔摩的列车上,病毒开始扩散,火车上许多乘客被传染。有关当局为了控制局面,对列车进行严密监控,派出军队将整列火车封锁。不许停留,不许下车、把所有车窗封死。我还记得四十几年前那种非常恐怖的感受,宛若误入一处化学战的战场。整个车站布满穿着白色防护服、荷枪实弹的军队,下车者格杀勿论。夜色中电焊的弧光闪烁,每一个车窗都被钢板焊死。乘客中有一位著名医生,在救治病人过程中发现了一个秘密:列车改道驶往波兰,而必经的卡桑德拉大桥是一座废弃多年的危桥,可能承受不了列车的重量。为救治病人,整列火车充满了高浓度氧气。医生发现病患迅速好转,高浓度氧气可以杀死病毒。也就是说,隔离可以结束,火车也不必开上那座可能坍塌的卡桑德拉大桥。但登上火车执行命令的军队不许火车停下,乘客们被迫联合起来抢夺武器,争夺火车控制权。全权处置危机的指挥官接到高浓度氧气可以杀死病毒的报告后,同意解除封锁,但枪战击毁了联络电台,军队接不到命令。当旅客在医生等人领导下终于控制住火车时,灾难还是发生了:卡桑德拉大桥崩溃,火车前半段坠毁,只有后半截车厢里的人绝处逢生。

这部片子被誉为灾难片的鼻祖,因为后来所拍摄的灾难片很难跳出它的框架。我之所以想起这部影片,是因为眼下的武汉危机在诸多方面几乎与它一一对应。比如,当局首先想到的是封锁消息,继而全面隔离,被隔离的人群想逃离,而军队必须执行命令防止扩散,医生忠于职守全力救治,在死亡威胁下各色人等显露出复杂人性……不一样的是,影片中因火车中灌注了高浓度氧气,病患奇迹般地痊愈,我们会及时发现武汉肺炎的克星吗?还有,危机并没有发展到军民对峙以至于冲突,希望武汉继续保持社会稳定,不至于走向更大的灾难。总忍不住要想,这次急性传染病过去后,中国会拍出这样一部大片吗?答案是绝不可能。《卡桑德拉大桥》三个合拍国家都是北约成员国,但片子所揭露的正是北约和美国。片中的冷血、阴谋并无原型,纯属虚构,但并没遭到“恶攻罪”的指责。因为在西方,政府本来就是新闻界、艺术界不断怀疑、防范、攻击的对象。把民选政府当靶子打,现在是“政治正确”,实事求是地谈问题反而太稀罕。真实的北约及美国,那是另一回事。如果没有美国和北约,欧洲和世界就不可能维持七十年和平。——当然这不包括局部性冲突和战争。中东、非洲的一些局部战争是上帝也制止不了的。

25日最新消息:武漢市进一步封锁隔离,市中心於1月26日0時起實行交通管制,禁止機動車輛通行。截至目前,湖北省有15個市封城,只剩下襄陽和神農架林區尚未全面封城,接近封省狀態。

上海市区开始进行局部区域封锁,只要某一地区发现有病例便立即封锁周边区域。这是必要而负责任的。

但愿病毒遇到自己的克星,但愿各级隔离措施成功阻止疫情大扩散。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