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洛杉矶发表新书 王丹王超华到场支持(图)

吴仁华在纽约举行新书发布会后,又联合王丹与王超华等人在洛杉矶向外界介绍<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一书。吴仁华在会中透露取得机密材料的过程,并说明专着详述戒严部队的目的,即是希望为追究屠杀责任起到积极作用。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的报导
2009-05-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说明:吴仁华在洛杉矶举行新书发布会。(萧融拍摄)
图片说明:吴仁华在洛杉矶举行新书发布会。(萧融拍摄)
萧融拍摄


吴仁华刚从纽约回到洛杉矶,在王丹和王超华等多位六四战友陪同下,向外界介绍新书,并说明取得解密材料三个来源。

吴仁华:很多朋友都问到我怎么收集资料?我坦率地说,一部份来自内部资料,也是所谓机密;第二部份来自中国官方所谓「平暴」取得胜利后的宣传品,对新进模范单位进行表彰的宣传资料;第三部份来自网络,包括军人、退伍军人论坛和网上聊天室,聊天过程当中一两句即破解了我手中拿到的公开宣传资料。

吴仁华详细记录部队番号和行进路线等细节,使得<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尚未正式发行,就已被中国当局通令查禁。
吴仁华:我是把十九支部队从戒严令下达当时的进京路线,到6月3日晚上进京路线以及抵达目标、带队指挥官都做了完整记录,包括六四镇压后获得升官晋级的各级指挥官名单,现在大概有两百多人。

这本心书以六百页、四十万字,正面回击中国政府有关六四的「官方说法」。

吴仁华:江泽民不仅是六四事件最大得利者,也是一个责任者,因为江泽民在1989年5月27日已乘坐军用专机秘密抵达北京,介入中央决策。天安门清场计划启动在6月2日,这时候,江泽民已经是内定中共中央总书记,他怎么可能不参与这些决策呢?
吴仁华特别感谢基于良知而当时抗命,和事后讲真相的解放军官兵。

吴仁华:六四屠杀事件不仅伤害了学生、北京市民、工人和各界民众的心,实际上也伤害了很大一部份军人的心,这些军人认为用武器屠杀百姓是军队的耻辱。藉这个机会我不能不提及28集团军政委张明春少将,他当年就是因为消极抗命,后来受到半年的整顿清理,最后调离野战部队,降职到东北吉林军区担任副政委,可是,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王丹和王超华肯定吴仁华为还原历史和追究镇压责任所付出的心力。

王超华:这是让人印象深刻的,去年我和王丹都还在想每年纪念六四的方式都比较平淡,而20周年不应该让它平淡过去。没想到今年六四祭日都还未到,各界反应已很强烈,尤其是在香港出版了好几本关于六四的书。

王丹:跟极权斗争最主要的方式,就是用历史书写来抗拒遗忘、抗拒淡漠。为纪念六四20周年,前不久也有些人也站出来散布一种言论说要和中国政府和解,我觉得在没有追究相关责任的基础上,根本谈不到和解。每一个部队、每一个番号、每一个执行者没有承担相关责任之前,我觉得没有什么谈和解的基础。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洛杉矶报导。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