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震数十灾民进京揭官员贪腐遭拦截(图)

汶川地震灾区北川县的52位村民,日前到国家信访局揭露地方官员贪腐,令他们得不到应有的征地补偿,遭当地数十名截访人员拦截关押,甚至殴打。当地镇政府承认有村民上访,但不愿透露原因。
2011-09-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北川村民举报贪官的联署签名。(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北川村民举报贪官的联署签名。(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四川地震后,官方一再宣称救灾善后的功绩,但地震三年多后,仍有许多灾民因官员贪腐而未得安置,他们赴京诉冤,反遭打压。北川县是汶川地震的重灾区,擂鼓镇和永昌镇的数十村民代表近期到北京上访,遭到截访人员骚扰,村民魏元翠星期四被扣留在久敬庄时对本台说:“我们是北川的,我们来了52个人上京上访。我们还在绵阳火车站的时候,当地政府就来拦截我们。21号到了北京西站,刚刚下火车他们几十个人在那里拦我们,当天晚上有20多个人被他们在那里拦了一夜,还有一个带小孩的女的,不给吃,不给喝,不给上厕所”。
 
她说,十天来,天天被跟踪:“当地政府和派出所的来了30多个人,他们把我们绵阳的警车都开到这里来了。我们到国家信访局去,他们就把那里的警察买通了不要我们四川人去上访,我们队都排到了,(他们)就说,‘你们叫四川当地政府给你们解决’。我们到哪里都不收我们的材料”。
 
据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消息,北川县800余有户籍,但没有房屋的灾民选出52名维权代表到北京上访,反映当局在地震后,未对他们进行安置。8月21日,52名维权代表抵达北京以后,遭到地方官员派人拦截,已有13人被抓回,星期四再有六人被拘禁在北京的久敬庄访民临时安置区。
 
村民李唐会讲述了此行的诉求:“我们那里地震重建,拆迁的很多灾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就集体联名上访。可是我们政府派很多人一直跟着我们,有胆小的,被政府吓回去一部分,被吓回去的被村支书给打了。他们现在用黑社会势力叫其他上访的回去了。今天我们出去了6个人,刚出去又被扣住了,送到北京久敬庄去,真的是没办法了”。
 
记者致电永昌镇政府办公室,官员说自己:“今天才来”。
记者:你们当地的村民去北京上访,是不是?
回答:嗯。
记者:多少人截访回来了?
回答:具体我不知道,因为我今天才来。
记者:政府是不是不允许他们去北京上访?
回答:你哪位?
记者:自由亚洲的电台记者,想问一下这个事情。
回答:具体我也不清楚,我今天才来的。
 
记者致电北川县政府值班室,官员获悉记者身分后也说“刚刚才到”:“ 52个农民去上访,到京上访?”
记者:嗯。
回答: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回答:哦,记者。这个情况我不太了解,因为我是刚刚到这边来的。
 
村民李唐会说,一位被带回去的村民遭到殴打:“前几天当地黑社会的人来骗我们回去,我们不会去,有13个人被他们骗回去了,听说骗回去后有一个老太婆挨打了,手被扭错位了”。
 
有八百人联署的投诉信说,常乐村征地时扣留群众土地上千亩,加上林场1500多亩,征地补偿款按一万多元一亩计算,4000多万元至今下落不明。还有假借退耕还林骗国家大笔资金。个别村、组大小官员及议事代表个个都有各种非法所得,最低都在十万元以上。
 
村民说:“八百多户,我们都没分到安置房,还有土地补偿有的分两成、分一成、分四成、五成,本来是应该分十成。我们的土地征用了,那些二十多岁的都没有得到什么安置,以后生活怎么办?从2008年12月25号生出来的婴儿,或接过来的媳妇都不给分房子,要拿1900元钱一个平方买,农民哪里有钱买房子?”
 
魏女士说,村干部在征收土地过程中,进行黑箱操作:“他们征用我们的土地,强制性占我们的土地,一,没跟村民开会;二,没有公示;三,没有说这个土地多少钱一亩”。
 
关注地震灾民的新疆维权人士荣增招对记者说:“我到北川去呆了两个月,看他们的遭遇很惨的。我说北川说的那么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很多人无家可归。现在这两天都是几百几百的人天天都围在政府的。当地政府现在都不关门了,人都跑光了”。 
 
记者:现在天天围着当地政府,永昌镇?
回答:对,永昌镇。不是永昌镇就是到县政府,反正就是这两个地方。因为他们回去挨打,昨天他们这边老百姓拉了一帮人,说要打村长,村长那天打人。当地现在闹得不得了,我们这边来上访的人被他们(官员)围追堵截。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