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运动两周年 港人感概国安法管治下已失去自由

2021-06-09
Share
反送中运动两周年 港人感概国安法管治下已失去自由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举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大游行,数以万计的市民上街参加。
美联社图片

本周三是香港反送中运动两周年。2019年6月9日,香港103万人游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草案,港府宣布如期二读,触發6.12、6.16等过百万人游行表达不满,更为往后的街头抗争拉开序幕。两年了,当年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时任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坚持到底!反送中!撤恶法!林郑下台!”

这些口号,你还记得吗?


两年前的今天(9日),过百万人响应民间人权阵线的号召,走上街头,抗议港府强推修订《逃犯条例》。身穿白衣的人潮,从白天走到黑夜,由维园出發走到政府总部,游行队伍更一度因人数过多而延申至上中环、北角等地。这场历时8个小时的大游行,却换来政府在当晚宣告条例如期恢復二读,拉开“反送中运动”的序幕。



两年后,记者回到反送中运动的起点。来到金钟街头,昔日的示威场面不復见,曾经被佔据的夏悫道,如今只剩下车辆行经,不再有人海为巴士、救护车开路;立法会及政府总部,被水马及铁栏围封,曾经被贴满反送中标语的“连侬牆”,只留下被清理过的痕迹,并标明“请勿涂鸦”、“请勿标贴”。

运动过后的政治检控 逾千人被起诉

周三是《港区国安法》实施后的首个6.9反送中周年。截至目前,市民高呼的“五大诉求”中,政府仅称条例草案“寿终正寝”。其他撤回示威“暴动”定性、撤销被捕示威者控罪、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警暴、落实“真双普选”等四大诉求仍未有落实。有传媒统计,警方在运动期间拘捕过万人、逾2000人被检控,当中约700多人被控暴动。在该700名暴动案被告中,至今只有60人的案件有裁决,其馀最远已排期至2023年12月底开审,更有百人审期未定,需要面对漫长的司法审判。

国安法生效后,许智峯、罗冠聪等多名政治人物逃亡海外、“12港人”偷渡到台湾;港府又指控47名民主派人士,因参与初选而涉嫌串谋颠复国家政权罪,至今30多人仍在还押。


2021年6月9日,香港市民何小姐忆述,对于香港这两年发生的事,感到痛心。(邓颖韬 摄)
2021年6月9日,香港市民何小姐忆述,对于香港这两年发生的事,感到痛心。(邓颖韬 摄)

港人感概:香港已没有自由 菲律宾学生对香港的情况感同身受

踏入后国安法年代,不少人感慨“香港这两年变得很快。”香港市民何小姐向本台忆述,对香港这两年發生的事,感到痛心。

何小姐: “因为香港没有了,我们应该要有的自由,我们没有了。我们的下一代,可能面临的,更加像大陆(中国)的对待。 可能是这个香港,将黑白倒转,要去教导小朋友的时候,亦很难明白何谓对和错,这情况影响的并不只是我们这一代,我们的下一代也深深地受到影响。”

不过,有外籍人士忆述,当初的和平示威,已转变为暴力事件,违背了初心。

外籍人士:“两年前的今天是糟糕的,因为它展开了在尖沙嘴的暴力示威和冲突。此外,在年轻一代的脸庞和眼睛裡看到很多的怨愤,亦令人感到痛心。”


2021年6月9日,有外籍人士对本台指,当初的和平示威,违背了初心。(邓颖韬 摄)
2021年6月9日,有外籍人士对本台指,当初的和平示威,违背了初心。(邓颖韬 摄)

另一菲律宾留学生Kyle说,记得前年6月9日,香港有个和平的示威,他当时也是学生。

Kyle:“我记得在香港当时有个和平的示威对吧?其实那时候我也是个学生,快要毕业了。我记得学校裡有很多人,在我的大学裡,也在示威,宣扬为香港人的自由而奋斗的讯息。”

对于《港区国安法》实施后,香港的情况如何?Kyle说作为菲律宾人,不适合评论,但他对香港的情况感同身受,因为菲律宾也经历过威权时代。

两年过去,香港人选择忘记?

自去年初受疫情影响,警方以限聚令为理由禁止多个游行集会。不少人认为,反送中运动已经告一段落,香港人逐渐淡忘。
香港市民张先生表示,他不会选择忘记,“因为始终政府未给予我们想要的答复”。他寄语香港人要忍耐,认为“所谓改变不是一时三刻,而是需要时间及努力。”


记者:刘少风  郑日尧    责编:许书婷  嘉远  网编 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