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宗国安法案不设陪审团 打破成立176年陪审团制度

2021-02-09
Share
首宗国安法案不设陪审团   打破成立176年陪审团制度 去年7月1日,《香港国安法》生效第一天,一名23岁青年驾驶插有“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旗帜的铁骑,被指撞伤三名警员,成为首名国安法被告。
RFA制图

去年7月1日,《香港国安法》生效第一天,一名23岁青年驾驶插有“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旗帜的铁骑,被指撞伤三名警员,成为首名国安法被告。有报道引述消息说,香港律政司指定,该案件将不设陪审团,打破香港沿用176年以来的陪审团制度。事件让外界再次关注,在《香港国安法》巨石压顶下,香港一贯沿用的司法程序和制度再遭受巨大冲击,甚至变得和中国一模一样。

《法新社》周一(8日)引述消息报道,指首宗《香港国安法》案件的审讯将不设陪审团,并指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是在二月初通知被告的法律团队,引用《香港国安法》第46条,以“考虑陪审团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为由,不设陪审团参与审讯,由3名国安法指定法官全权负责审理。



过往在香港高等法院审理的刑事案件,一向都设有7至9人组成的陪审团,法官会处理法律争议,并引导陪审团作事实裁决。


资料图片:1月11日,香港特区2021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后。新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张举能抵达新闻发布会。(美联社)
资料图片:1月11日,香港特区2021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后。新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张举能抵达新闻发布会。(美联社)

挑战香港一贯司法程序 法律界大惑不解

一位不愿具名的香港大律师告诉本台,现在的《香港国安法》,行文和中国法例的写法一致,有别于他们一向所认识的普通法条文。他认为除非案件真的涉及国家秘密,否则不能理解为何不设陪审团审讯。

他表示,过去香港非常珍视陪审团制度,是因为高等法院的案件定罪,一般对被告影响深远,重则可以判处终身监禁,所以更希望让社会人士参与去考虑及衡量裁决。

在被访者的要求下,以下的声音经过处理。

大律师说:“一个人的解释是否合理?或一些讲法或证据上是否可以让一个人有罪?因为有时候有些案件需要推论。所以在这方面,有时法官审理太多这类案件,都存在某些偏见或想法,所以希望尽量有些市民参与。这也是公开法律制度的一环。”


资料图片:2020年7月3日,代表唐英杰的香港大律师刘伟聪(Laurence Lau)在西九龙法院外对媒体讲话。 (法新社)
资料图片:2020年7月3日,代表唐英杰的香港大律师刘伟聪(Laurence Lau)在西九龙法院外对媒体讲话。 (法新社)

打破沿用176年制度 国安法条文早有伏笔

香港前殖民地政府早在香港开埠初期通过《陪审员与陪审团规管条例》,陪审团制度从1845年沿用至今,已有176年,被视为香港法治重要指标。

《基本法》第86条亦明文规定,“原在香港实行的陪审制度的原则予以保留。”而在香港司法机构的网页中,也强调陪审团制度是香港法律体制中最重要的特点之一,被告人会在法庭内由社会其他人士来审判。

然而去年北京在港直接颁布实施、绕过香港本地立法的《香港国安法》,第 46 条却授权香港律政司可以发出证书,指示相关诉讼毋须在有陪审团的情况下审理。理由可以是“保护国家秘密”、“案件具有涉外因素”,以及是次律政司引用的“保障陪审员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

香港法治被冲击 特首却声称“依法办事”

香港司法机构及律政司都回覆指不评论案件。特首林郑月娥周二被问到国安法案件不设陪审团,是否会加剧外界对国安法质疑时,也以案件进入司法程序为由,表示不会评论个案,却重申港府是“依法办事”。

林郑月娥说:“我们只是需要重申,我们所有事情是依法办事,如果国安法没有适用条文,我们什么行动都不能采取。”


2020年7月6日,香港首位被控涉嫌违反国安法的男子唐英杰坐着轮椅由警车押解至法庭。(美联社)
2020年7月6日,香港首位被控涉嫌违反国安法的男子唐英杰坐着轮椅由警车押解至法庭。(美联社)

中国维权人士为香港法治 “中国化”痛心

这宗案件为《香港国安法》首宗个案,外界视之为标志性案件,关注其审讯程序有否尊重香港法制及被告权利。然而关键庭审还未开始,香港律政司即要求弃用被视为“香港法治重要指标”的陪审团制度。

北京维权人士、前律师倪玉兰对本台表示,虽然中国现在一些案件设有“人民陪审员”,但她表示这些人实际都是由官方指定,不懂法律,更没有独立的裁决,她更看过他们在庭上打瞌睡。

倪玉兰表示不理解过去重视法治的香港,为何变成现在如此,感叹香港的司法制度与中国变得非常相似。

倪玉兰说:“我觉得现在这种方式就是跟大陆一样,我觉得现在非常可怕。只能说我就很不理解香港怎么会变成这样,我记得香港是一个人们都很拥护法律的一个地方,然后其实大家都特别向往去那个地方,但是现在不一样。我是不想去香港了,估计其他人也不会去,因为跟大陆没有什么区别了。

23岁的唐英杰去年7月1日驾驶插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帜的铁骑,被指撞伤三名警员,被控“煽动他人分裂国家”及“恐怖活动”罪,成为首名《香港国安法》被告,目前仍被还柙中。而香港法院已不是首次在其案件上“特事特办”,他去年11月被提讯时,案件直接由西九龙法院移交高等法院排期审理,不经东区法院进行交付程序。


记者:吕熙 文海欣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