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宗悼念六四被判刑案件 张先玲批政权心虚

2021-05-06
Share
香港首宗悼念六四被判刑案件   张先玲批政权心虚 其中一名被告岑敖晖在判刑后被押上囚车
摄影:邓颖韬

过去30年,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六四烛光晚会,一直是华人社会最具代表性的六四纪念活动。然而在《港区国安法》治下的“新香港”,首次有香港民主派人士因参与去年的烛光晚会被判刑,黄之锋等人周四(6日)各被判囚10至4个月。天安门母亲张先玲接受本台专访,批评判刑显示政权的心虚,但她坚信,人们心中的烛光永远不会熄灭。

过去30年,香港人在维多利亚公园六四晚会上点起的烛光,一直在提醒世人毋忘30年前的惨案。这是华人社会最大型、人数最多、维持时间最长的六四纪念活动,也是香港民主自由的试金石。然而去年港警以疫情为由,首度反对集会。最终成千上万香港市民自发到维园燃点烛光,港警其后“秋后算帐”,拘捕及起诉24名民主派人士。



首有港人悼念六四被判刑

当中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区议员岑敖晖、袁嘉蔚及梁凯晴,早前承认“明知而参与一个未经批准集结罪”,被委派处理国安法案件的法官陈广池周四(6日)早上判刑时,特别提到黄之锋早已犯了多宗相关案件,所以他的判刑最重,监禁10个月、岑敖晖囚6个月、袁嘉蔚与梁凯晴则各囚4个月,成为香港首宗因参与六四集会被定罪判刑的个案。



张先玲:显示政权的心虚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张先玲接受本台专访,批评判刑显示政权的心虚。

张先玲说:“我觉得因为这个而把这些人判刑的话,只能引起大家更多的愤慨。作为我个人,我也反对以这种借口判刑,这个是非常不合理,也非常不合法。如果说为参加集会就判刑的话,我觉得只能说明政权自己的心虚。”

张先玲表示,作为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一员,一直对坚持悼念六四的港人心存感激,认为这是香港民众对死难者的怀念,及对中共杀人罪行的谴责。

她认为自香港主权移交,“由大陆统一管理”后,她已预料严惩六四悼念者的做法,早晚会由中国伸延到香港。而六四32周年将至之际,香港支联会再次申请在维园举行烛光晚会,也被香港康文署再以疫情为由,拒绝处理。

张先玲:人们心中烛光永不灭

张先玲认为,无论当局是否禁止六四烛光晚会,相信人们心中的烛光永远不会熄灭,港人会以其他方式继续悼念六四。

张先玲说:“今年说也要禁止纪念了,也有可能。但是我想无论如何,在维多利亚公园集会也好、不让集会也好,大家心里头这笔帐是很清楚的,大家心里头的烛光是不会熄灭的。你不让大家集会,大家也会开始以各种其他的形式来悼念六四。”

支联会:判决阻吓市民政治表达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在庭审后,与多名声援者在庭外手持标语抗议,高呼“政治检控可耻”、“悼念六四无罪”。她批评法庭是次重判4名被告,向公众发出错误讯息,令公众不敢参与政治活动。



邹幸彤说:“我觉得是阻吓了大家的政治表达,法庭是泯灭和平集会和暴力集会的界线,法庭带出一个错误的讯息,这些都是扼杀在萌芽状态的东西。这是错的,不但不符合国际人权条例,亦违反基本法和宪法所保护的言论自由和表达权利。”

邹幸彤表示,香港支联会今年的六四集会申请,暂未获警方回覆,但她强调即使申请被拒,仍希望香港市民坚持用各种方式悼念六四。

法官斥4名被告“有政治目的”

法官陈广池在庭上解释判刑时表示,基本法虽有集会自由,但自由非绝对,指警方去年以疫情和公众安全为由拒批集会申请,支联会亦无上诉,有关禁止通知书有效,而4人明知集会未经批准,仍身穿特别设计的黑衣参与集会,黄之锋更接受访问,各人网上发布当日集会合照。

陈官指出辩方律师遗漏一个重点,由始至终集会都未经批准,认为辩方称4人有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并非抗辩理由。陈官认为4人作为政治人物,“有政治目的要完成”,并指证据清楚证明他们利用社交媒体宣传集会,“故意、有预谋”公然犯法。

法官:须判阻吓性刑罚

陈官表示法庭就社会动荡情况,考虑公众安全和破坏社会安宁风险,有需要就有关控罪判处阻吓性刑罚,指出“在特别日子发生,罪行更为严重”。他认为4人并无真诚悔意,拒绝考虑轻判社会服务令,须判各人监禁。

陈官宣读判刑期间,有旁听人士站起大叫“Objection (反对)!”,被陈官警告有机会被控“藐视法庭”。

而同案被告区议员朱凯迪,早前改变主意决定不认罪,获法官批准押后到6 月11 日,与香港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和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等19 名被告,一同再提讯。


记者:吕熙 李智智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