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宗悼念六四被判刑案件 張先玲批政權心虛

2021-05-06
Share
香港首宗悼念六四被判刑案件   張先玲批政權心虛 其中一名被告岑敖暉在判刑後被押上囚車
攝影:鄧穎韜

過去30年,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的六四燭光晚會,一直是華人社會最具代表性的六四紀念活動。然而在《港區國安法》治下的“新香港”,首次有香港民主派人士因參與去年的燭光晚會被判刑,黃之鋒等人週四(6日)各被判囚10至4個月。天安門母親張先玲接受本臺專訪,批評判刑顯示政權的心虛,但她堅信,人們心中的燭光永遠不會熄滅。

過去30年,香港人在維多利亞公園六四晚會上點起的燭光,一直在提醒世人毋忘30年前的慘案。這是華人社會最大型、人數最多、維持時間最長的六四紀念活動,也是香港民主自由的試金石。然而去年港警以疫情爲由,首度反對集會。最終成千上萬香港市民自發到維園燃點燭光,港警其後“秋後算帳”,拘捕及起訴24名民主派人士。



首有港人悼念六四被判刑

當中前香港衆志祕書長黃之鋒、區議員岑敖暉、袁嘉蔚及梁凱晴,早前承認“明知而參與一個未經批准集結罪”,被委派處理國安法案件的法官陳廣池週四(6日)早上判刑時,特別提到黃之鋒早已犯了多宗相關案件,所以他的判刑最重,監禁10個月、岑敖暉囚6個月、袁嘉蔚與梁凱晴則各囚4個月,成爲香港首宗因參與六四集會被定罪判刑的個案。



張先玲:顯示政權的心虛

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之一張先玲接受本臺專訪,批評判刑顯示政權的心虛。

張先玲說:“我覺得因爲這個而把這些人判刑的話,只能引起大家更多的憤慨。作爲我個人,我也反對以這種藉口判刑,這個是非常不合理,也非常不合法。如果說爲參加集會就判刑的話,我覺得只能說明政權自己的心虛。”

張先玲表示,作爲天安門母親羣體的一員,一直對堅持悼念六四的港人心存感激,認爲這是香港民衆對死難者的懷念,及對中共殺人罪行的譴責。

她認爲自香港主權移交,“由大陸統一管理”後,她已預料嚴懲六四悼念者的做法,早晚會由中國伸延到香港。而六四32週年將至之際,香港支聯會再次申請在維園舉行燭光晚會,也被香港康文署再以疫情爲由,拒絕處理。

張先玲:人們心中燭光永不滅

張先玲認爲,無論當局是否禁止六四燭光晚會,相信人們心中的燭光永遠不會熄滅,港人會以其他方式繼續悼念六四。

張先玲說:“今年說也要禁止紀念了,也有可能。但是我想無論如何,在維多利亞公園集會也好、不讓集會也好,大家心裏頭這筆帳是很清楚的,大家心裏頭的燭光是不會熄滅的。你不讓大家集會,大家也會開始以各種其他的形式來悼念六四。”

支聯會:判決阻嚇市民政治表達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在庭審後,與多名聲援者在庭外手持標語抗議,高呼“政治檢控可恥”、“悼念六四無罪”。她批評法庭是次重判4名被告,向公衆發出錯誤訊息,令公衆不敢參與政治活動。



鄒幸彤說:“我覺得是阻嚇了大家的政治表達,法庭是泯滅和平集會和暴力集會的界線,法庭帶出一個錯誤的訊息,這些都是扼殺在萌芽狀態的東西。這是錯的,不但不符合國際人權條例,亦違反基本法和憲法所保護的言論自由和表達權利。”

鄒幸彤表示,香港支聯會今年的六四集會申請,暫未獲警方回覆,但她強調即使申請被拒,仍希望香港市民堅持用各種方式悼念六四。

法官斥4名被告“有政治目的”

法官陳廣池在庭上解釋判刑時表示,基本法雖有集會自由,但自由非絕對,指警方去年以疫情和公衆安全爲由拒批集會申請,支聯會亦無上訴,有關禁止通知書有效,而4人明知集會未經批准,仍身穿特別設計的黑衣參與集會,黃之鋒更接受訪問,各人網上發佈當日集會合照。

陳官指出辯方律師遺漏一個重點,由始至終集會都未經批准,認爲辯方稱4人有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並非抗辯理由。陳官認爲4人作爲政治人物,“有政治目的要完成”,並指證據清楚證明他們利用社交媒體宣傳集會,“故意、有預謀”公然犯法。

法官:須判阻嚇性刑罰

陳官表示法庭就社會動盪情況,考慮公衆安全和破壞社會安寧風險,有需要就有關控罪判處阻嚇性刑罰,指出“在特別日子發生,罪行更爲嚴重”。他認爲4人並無真誠悔意,拒絕考慮輕判社會服務令,須判各人監禁。

陳官宣讀判刑期間,有旁聽人士站起大叫“Objection (反對)!”,被陳官警告有機會被控“藐視法庭”。

而同案被告區議員朱凱迪,早前改變主意決定不認罪,獲法官批准押後到6 月11 日,與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和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等19 名被告,一同再提訊。


記者:呂熙 李智智 責編: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