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活动家麻生晴一郎 视中国为「义兄弟」

2013-10-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麻生晴一郎与刘晓波摄于北京。 (麻生晴一郎提供/记者南洲)
图片: 麻生晴一郎与刘晓波摄于北京。 (麻生晴一郎提供/记者南洲)
Photo: RFA



在中国,投入非政府组织事业的中国人并不多。而愿意在中国经营NGO的日本人,更是屈指可数。麻生晴一郎就是这样一位日本人。

圆呼呼的脸上架着一副眼镜,一头捲髮,说着「日本味」十足的普通话。麻生晴一郎以「NGO活动家」的身份在中国行走十多年。本周二他应邀出席民运人士王丹在台北举办的「民主沙龙」,同时接受了本台的专访。

「我主要做三件事『儿』:一是採访中国,发表文章。二是在中国内地区的农村演讲,传达我对中国政府及公民社会的看法。第三是在日本办研讨会,邀请中国纯粹的草根NGO到日本。」

麻生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又说得一口流利中文。原本是政府或企业都需要菁英人才。但他却一头栽进中国NGO工作。关注四川地震灾民、艾滋病患和贫困农村「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连他的电邮名称「gikyoudai」,就是日文拼音的「义兄弟」。

然而就在去年八月,他在日本组织了一场NGO研讨会,邀请多个中国NGO组织交流之后。十一月份他首度在北京首都机场被拒绝入境。今年四月,他在深圳罗湖口岸再试一次,一样不得其门而入。

「中国拒绝你入境,是不会告诉你原因的。」接受访问时,麻生显得很沮丧。他认为,应该是和中国草根团体的交流引来了中国官方的注意。在中国官方掌控一切的体制下,草根团体的活动,肯定被中国政府看成是项威胁。

麻生走过中国许多内陆地区的穷乡僻壤,採访他们的处境,包括土地维权、留守儿童等等。在很多地方,麻生是这些村民一生看到的第一个日本人,到哪裡都特别稀奇。连「日本人笑不笑」的问题都有人问过。

麻生说,在遭到拒绝入境之前,他关注许多在河南、山西办农村图书馆的年轻人。事实上日本政府每年都有不少援助中国的经费,他认为应该更多把经费供应给这些草根性的NGO活动者。

做为一位在中国经营NGO的日本人,麻生对于中日战争的历史和目前两国民间的相互仇视,有一番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中国要和日本共同记录包括战争年代的历史。双方的百姓共同在历史中受害,如今这些长者都是垂暮之年,应该有人把他们的共同记忆忠实的记录下来。

麻生认为,中国很多年轻人仇视日本,但根本不知道他们为什麽恨,他们的知识来自官方控制的教育或电视节目,对真正的历史所知有限。相对的,日本当然也有年轻人仇恨中国,但他们也不知道历史上的日本干过些什麽坏事。

麻生最后说道,他期许中国人民能够从方方面面来认识日本。他说,日本是亚洲最早推动「近代化」的国家。了解日本,要了解好事和坏事。例如战争期间,做了很多「坏事」,这些要纪录下来。但日本也克服了许多困难,建构了了社会保障体系和法制化。这样的事,应该算是值得让中国人民参考的「好事」。

自由亚洲电台李潼  台北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