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坠楼学生死亡 市民悲恸追责警方

2019-1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4日凌晨,在将军澳一处停车场堕楼重伤的22岁的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昏迷四天后不治身亡。图为11月8日,一名抗议者手中拿着周梓乐的照片。(美联社)
2019年11月4日凌晨,在将军澳一处停车场堕楼重伤的22岁的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昏迷四天后不治身亡。图为11月8日,一名抗议者手中拿着周梓乐的照片。(美联社)

 

香港“反送中运动”再次传出令人悲痛的消息。日前在将军澳警民冲突中坠楼重伤的香港科技大学22岁学生周梓乐11月8日不幸去世,多个地区的市民闻讯自发悼念,要求追究警方的责任。

香港医管局证实,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于周五(8日)早上8时09分,抢救无效身亡。据悉,周梓乐是心脏停顿死亡,无需做脑死亡测试。

 

 

 

同日亦是科大毕业典礼,期间校长史维突然宣布暂停典礼,现场全体起立为周梓乐默哀。

史维说:“我们刚确认悲痛的消息,我们的学生周梓乐去世,我们一起默哀悼念他,请大家起立。”

科大校长:有视频证实港警阻碍救援

期间,他数度落泪。校方亦取消原定于下午举行的学位颁授典礼及所有课程。史维傍晚向科大师生发信说,周梓乐逝世,大家将不会忘记他;形容周梓乐为人勤奋及乐于助人;向他的家人致以深切慰问。

他在信中明确要求,就事件作深入及独立调查。他说,留意到有片段显示,事发当晚有警车阻挡救护车去路,救护人员要步行到事发现场,引致救援工作受阻20分钟。他要求各方面,特别是警方,交代为何关乎一个年轻生命的救援行动会受阻。他说,如果没有合理解释,只会令校方愤怒。

史维又表示,校方会设立平台,让社会各界提供与事件有关的资料,用作配合独立调查;同时希望大家向死者家属表达同情及支持时,保持冷静。

 

 

死者家属感激港人支持

科大学生会临时会长黎炜进周五亦到伊利沙伯医院,他引述周梓乐家属称,感激香港市民对周梓乐的支持和鼓励,他又要求校方尽力寻找真相。

黎炜进说:“需要查明真相,查清楚究竟为何警察会阻碍救援二十分钟。我想,全香港市民都对警方很失望,不对它有任何期望,所以我们校方做的事会比警方做的多。”

周梓乐周一(4日)凌晨,在将军澳尚德停车场堕下。根据停车场早前发布的闭路电视片段,其中在停车场三楼的一个闭路电视,在午夜12时46分22秒开始,拍摄到二楼有两个人一前一后经过,前面的人身体微曲,后面的人疑似推他,之后二人继续前行,前面的人步速较快。

港警前言不对后语引质疑

警方曾指,在凌晨1时05分,才首次尝试从地下进入停车场驱散示威者。不过,有传媒取得一辆驶经附近的私家车行车纪录片段,画面显示在周日(3日)深夜11点29分,至少7名防暴警员由停车场步出,横过马路登上警车。

 

 

案件至今疑点重重,现场车辆行车纪录仪显示的画面与警方的说法亦有出入。警方周五召开记者会交代。东九龙总区高级警司傅逸婷说,翻查包括附近屋苑及商场更多闭路电视片段后,承认警方首次进入停车场时间为周日晚约11时,逗留约10多分钟离开,当时周梓乐不在停车场。对于网上有人指,警方曾在停车场追捕死者,甚至推倒死者令他失足堕楼,警方强调绝无此事。

傅逸婷说:“就有人指控,警方曾经在停车场内追捕死者,甚至说我们将死者推倒,以至他失足堕下,警方严正声明,绝无此事。”

东九龙总区刑事总部警司胡家欣又强调,案发当晚警方没有在将军澳区派任何乔装警员。至于是否有休班警员,他表示无法查证。

警方被多次追问,是否要为事件负责,警方承认当时在停车场外有发射催泪弹和驱散示威者,强调案件会交由死因裁判官跟进,若须召开死因庭,警方亦会提供一切所需资料。

 

 

多个人权组织促全面调查 民众哀悼

警方的说法未能释除公众疑虑。国际特赦、香港人权监察等多个人权组织促请当局,全面透彻调查周梓乐堕楼事件,包括当晚事件前因后果、警方涉嫌阻碍救护车到场等指控。

而周五(8日),香港多区从早到晚都有悼念活动。科大校内有学生集会,要求彻查事件;而在事发的将军澳尚德停车场,有市民带同白色鲜花在现场点燃烛光,悼念周梓乐。

周梓乐在周一(4日)凌晨,于警方将军澳清场行动期间,被发现倒卧在尚德邨停车场二楼,头部重创昏迷,怀疑是由三楼堕下,原因至今成疑。而当晚警方曾在停车场附近发射多枚催泪弹,有人质疑周梓乐堕楼与警方有关。但警方周二(5日)曾强调,当晚事主堕楼后,警员才首度进入停车场,当他们见到救护员在场急救,才得悉事件。

 

记者:文海欣、刘少风、吕熙   责编:陈美华、何平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