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施政报告或推多项惠民措施 学者指难解社会困局

2019-10-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8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香港举行新闻发布会。(法新社)
2019年10月8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香港举行新闻发布会。(法新社)
Photo: RFA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进入第五个月,社会仍然弥漫着对政府的不满与不信任。在此氛围之下,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将在周三(10月16日)发布《施政报告》。她日前破例表示,今年官员毋须再就《施政报告》的内容守口如瓶,相反可率先公布惠民新措施。学者分析,民间最关注的是政治制度问题,即使政府惠民措施再多,亦难解现今社会困局。

“反送中”运动持续四个多月后,社会对政权丶警权的不满与不信任,持续上升,加上房屋等一直未能解决的民生问题,民怨一触即发。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任内第三份施政报告,将於周三(10月16日)公布,各界关注在 “反送中” 阴霾下,这次施政报告会否推出更多惠民措施,纾缓社会目前的对立困局。

 

 

2019年10月8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香港新闻发布会上接受记者提问。(法新社)
2019年10月8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香港新闻发布会上接受记者提问。(法新社) Photo: RFA

 

林郑:官员不用守口如瓶可率先公布惠民措施

林郑月娥上周五(11日)於社交网站发文,指过往《施政报告》要做好保密功夫,即报告公开前,官员要对报告内容守口如瓶。但她表示今年考虑到“情况特殊”,一众局长可以率先公布惠民新措施。她亦列举现时已公布的几项措施,包括动用105亿港元协助旧楼维修,以及为精英运动员提供更多资助,备战明年东京奥运会等。

港府将斥191亿港元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上周五亦表示,政府将提出新计划,为中小企业借贷作九成担保,让中小企可以更容易向银行借钱,纾缓目前经济不景下的周转困难。而早於8月,他亦宣布将斥资约191亿港元,推出惠民措施,包括豁免27类政府收费,为期一年。食环署辖下的公众市场丶政府的商店等,将减租五成,为期半年。幼儿园丶中小学生每人将获2500港元开学津贴,以及电费补贴等措施。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法新社)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法新社)

学者:惠民措施难解政治问题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接受本台访问时分析,林郑月娥让局长可率先透露施政报告内容,反映她并无信心面对公众,希望众局长能够分担责任,另外亦能试探公众反应。

锺剑华认为,政府推出的惠民措施,难以解决现今社会问题。他指出,现时上街抗争的,大多是专业人士,而并非生活於水深火热的市民。过去几个月,他们表达了很多对政府的看法,但政府的反应以及警方的行为,却让他们积下了更多新的仇怨。

锺剑华说:“政府一直以为给年轻人多一些机会买房子,年轻人就会服气,不会有这麽多的抗争。但事实上,四年以来的事实证明并非这样。所以我会认为单靠在施政报告中作出一些承诺,做好一些事情,甚至不知道会否发钱,单做这些,大家会接受,但并不代表对过去几个月积下的死结,对警队丶政府的不满,会因此而疏解。”

锺剑华认为,现在的问题,需要以政治方式解决,政府愈是拖延,只会积存更多死结,政府应该有针对性地,回应民间诉求,例如对警方滥权问题作独立调查。

理工大学香港专上学院(HKCC)讲师陈伟强同样认为林郑月娥这个举动,是希望“试水温”,当官员放出风声后,即使民意有强烈反弹,林郑亦可以在《施政报告》中作出修改。他又指出,现时示威者关注的,是政治制度及民生郁结问题,即使《施政报告》有再多惠民措施,亦难以纾缓社会紧张气氛。陈伟强提出,报告若能着眼於青年流动性等问题,或能纾缓社会现今局势。

陈伟强说:“我想可以集中在压抑楼价方面,因为现在建屋需时,远水不能救近火。年轻人流动性方面要思考,用甚麽方式让年轻人晋身中产,他们都要考虑。另一个重要问题,当然是如何振兴经济,现在零售业丶服务行业已经面临严峻局面。她如何扶持这些受这两三个月以来的困局所影响的行业,她亦要思考。”

而早前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就在网志透露,这个《施政报告》将致力于处理深层次社会问题,并以改善民生为主轴,推动香港继续向前。

政圈一度盛传视频公布施政报告

因为香港政局动荡,还在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纪念日,发生了占领立法会大楼事件,政圈一度盛传今年的施政报告,会改用视频方式发布。但林郑月娥日前在其社交网页半开玩笑地说“希望能够顺利进入立法会大楼”。外界估计,显示她最终还是决定按照惯例,前往立法会宣读施政报告,体现行政机关向立法机关“负责”的原则。

根据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附件一,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由选举产生,行政机关必须遵守法律,对立法机关负责”,其后《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政制小组,就“负责”一词表决后认为,“行政机关只要定期向立法机关作施政报告丶答覆立法机关成员的质询,以及执行立法机关已经通过并生效的法案,就算是‘负责’了”,亦即正式否定了以“立法主导”模式,作为香港政制的可能性。

记者:文海欣 吕熙  责编:胡力汉/申铧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