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香港藝術家創作話劇"夢中人" 訴說香港抗爭故事

2022.06.03 16:1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在英香港藝術家創作話劇"夢中人"   訴說香港抗爭故事 話劇“夢中人”(Dreamers)宣傳照
“夢中人”團隊提供

在2019年的香港抗爭運動中,民衆以“發夢” (粵語意即“做夢”)爲暗號,傳遞抗爭消息。一批在英國的香港藝術家以此爲意念,創作全新劇作“夢中人”,希望讓當地人瞭解移英港人的經歷,同時讓正在經歷移民陣痛的香港觀衆知道,他們並不孤單。



“不要說你去示威,說你去‘發夢’!”從2019年開始,“發夢”(粵語意即“做夢”),成了香港人口耳相傳的暗號。 “我發夢夢到自己去了示威遊行”、“我發夢夢到警察施放催淚彈”、“我發夢夢到警察拿警棍打人”,香港人就是以這種方式,互道參與抗爭的經歷,以規避被人聽到後被舉報,而可能出現的法律風險。

話劇“夢中人”(Dreamers)宣傳照。 (“夢中人”團隊提供)
話劇“夢中人”(Dreamers)宣傳照。 (“夢中人”團隊提供)

發夢爲題    反思後運動時代

這也成了一批在英香港藝術家的創作意念。他們以“發夢”爲題,創作全新劇作“夢中人”(Dreamers),希望以戲劇回應2019年的抗爭運動,也希望當香港人面對去與留的掙扎時,透過話劇思考何謂香港人的身份。

“我們仍然想說抗爭,但已經是抗爭延伸出來的遺產,到底它如何影響決定留在香港的人,還有決定離開香港去找新的地方的人。到底運動留下的遺產對他們的影響有多大?餘震有多深?”

團隊從2020年起,訪問了大量在英港人和仍在香港的香港人,做了大量資料蒐集,創作“夢中人”的劇本。 (“夢中人”團隊提供)
團隊從2020年起,訪問了大量在英港人和仍在香港的香港人,做了大量資料蒐集,創作“夢中人”的劇本。 (“夢中人”團隊提供)

化名“棉條”(Tampon Ranger)的創作團隊成員接受本臺訪問時,道出“夢中人”希望傳達的訊息和想探討的問題。爲了安全考慮,創作團隊無論是接受訪問還是在宣傳資料上,都統一以代號稱呼自己,以讓團隊安心創作和演出。

在宣傳資料上,他們不諱言提到《港區國安法》實施後,新聞自由被打壓、民主派人士被大肆抓捕、悼念六四的燭光被禁絕。

在受訪前,團隊正在爲話劇其中一幕彩排,重現香港中文大學抗爭一幕,並加入更多舞蹈、形體動作及誇張的表演元素。 (呂熙攝)
在受訪前,團隊正在爲話劇其中一幕彩排,重現香港中文大學抗爭一幕,並加入更多舞蹈、形體動作及誇張的表演元素。 (呂熙攝)

荒誕手法以讓本地和香港觀衆產生共鳴

而在受訪前,團隊正在爲話劇其中一幕彩排,重現香港中文大學抗爭一幕,並加入更多舞蹈、形體動作及誇張的表演元素。

“棉條”說,他們的劇作沒有采用寫實手法,而是希望以多角度,甚至如“發夢”般荒誕的方式呈現,目的是希望讓本地觀衆和香港觀衆,都看得懂荒誕劇情背後的沉重現實。

團隊期望“夢中人”可以同時吸引本地觀衆和在英港人,所以在部分內容上採用雙語臺詞,希望既能讓本地觀衆明白香港抗爭,也能讓香港觀衆找到共鳴。

團隊從2020年起,訪問了大量在英港人和仍在香港的香港人,做了大量資料蒐集,創作“夢中人”的劇本。 (“夢中人”團隊提供)
團隊從2020年起,訪問了大量在英港人和仍在香港的香港人,做了大量資料蒐集,創作“夢中人”的劇本。 (“夢中人”團隊提供)

化名“水獺”(Otter)的團隊成員,希望本地觀衆離開劇場後,更能明白移英港人的掙扎。

“有這麼多香港人來了英國,本地人可能會發現身邊多了很多香港人,他們可能未必明白爲何會有這個現象,又或未必知道這一羣人內心有這樣的掙扎,有這樣的背景纔會到這裏來。”

過去一年多以來,數以十萬計港人離開故里,到英國重建新生活。現實生活的問題、情感上的掙扎,以及對身份的迷惘,都使他們面對移民陣痛。

在受訪前,團隊正在爲話劇其中一幕彩排,重現香港中文大學抗爭一幕,並加入更多舞蹈、形體動作及誇張的表演元素。 (呂熙攝)
在受訪前,團隊正在爲話劇其中一幕彩排,重現香港中文大學抗爭一幕,並加入更多舞蹈、形體動作及誇張的表演元素。 (呂熙攝)

“棉條”就希望這部話劇能讓香港觀衆感受到,他們並不孤單。

“棉條”說 :“我不肯定能否達到這樣的效果,但可能是集體療傷一樣。希望來看這個演出的香港觀衆,我們集體回望這件事的時候,你知道不是你自己一個人去面對這件事。當中得到的共鳴其實就是一種感受,就是其他人也有這樣的掙扎,而你並不是自己一個人。”

團隊從2020年起,訪問了大量在英港人和仍在香港的香港人,做了大量資料蒐集,創作“夢中人”的劇本。 (“夢中人”團隊提供)
團隊從2020年起,訪問了大量在英港人和仍在香港的香港人,做了大量資料蒐集,創作“夢中人”的劇本。 (“夢中人”團隊提供)

不在香港  也希望以藝術影響觀衆

這個8人團隊有不同的藝術專長,在“夢中人”中,他們除了是演員,也集體創作是次演出劇本。他們曾在2019年英國上演有關六四30週年的劇目,又在2020上演有關香港抗爭的劇作“自由閪”(Freedom Hi)。到了這次的“夢中人”,已經是原班人馬第三個有關香港抗爭的創作。

團隊中大部分成員,都是2019年前已移居英國的香港人。對於未能親身在港參與抗爭,“棉條”坦言覺得遺憾,但她選擇把這份感情化作養份,以自己的專業繼續講述“香港故事”。從2020年起,他們訪問了大量在英港人和仍在香港的香港人,做了大量資料蒐集,創作“夢中人”的劇本。

團隊從2020年起,訪問了大量在英港人和仍在香港的香港人,做了大量資料蒐集,創作“夢中人”的劇本。 (“夢中人”團隊提供)
團隊從2020年起,訪問了大量在英港人和仍在香港的香港人,做了大量資料蒐集,創作“夢中人”的劇本。 (“夢中人”團隊提供)

“棉條”說 :“其實是有遺憾的感覺,但同時希望把這種感覺化成創作的動力。既然我們當時不在香港,但我們又知道發生什麼事,我們能否把這些化作養份放在這次創作上?這就是我們的專業,我們是受這些訓練出身,我們相信藝術可以做到有影響力的事,我們就把這種遺憾感和無力感放在這次創作中。”

“水獺”認爲,無論是留下來的人,還是離開的人,都有各自不同的崗位。

“水獺”說:“我們在這邊也不是旁觀而什麼都不做,可以從不同的方面出力,大家都可能會有不同的參與。我自己會有些敏感,當有人說你沒有參加,你怎麼可以代表這件事?我會覺得這樣說不公平,不同人都有不同的崗位。”

團隊從2020年起,訪問了大量在英港人和仍在香港的香港人,做了大量資料蒐集,創作“夢中人”的劇本。 (“夢中人”團隊提供)
團隊從2020年起,訪問了大量在英港人和仍在香港的香港人,做了大量資料蒐集,創作“夢中人”的劇本。 (“夢中人”團隊提供)

作爲移英多年的香港人,“水獺” 和“棉條”都表示,自己剛到英國時,身邊的香港人並不多,而隨着大批香港人移居英國,她們有感自己已不再是以個人身份在英國立足,而是和其他香港人一道,以集體身份面對英國的一切。在創作過程中,她們也不斷思考香港人這個羣體,該如何在英國自處。

她們沒有答案,寄望香港觀衆和她們一道,在戲劇當中尋找。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呂熙倫敦報道    責編: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