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安法》3周年 公民社会留守者仍坚守岗位

2023.06.30 11:41 ET
香港《国安法》3周年 公民社会留守者仍坚守岗位 陈宝莹表示,《国安法》后政团生存困难,但仍坚持行动为公众发声以鼓励仍在坚持的人。
(本台资料图片)

香港《国安法》生效满3周年,此法确立了北京对香港的全面管治,同时使香港公民社会瓦解、议会中的民主派被迫退场。然而目前仍有一批留守者,其中包括民主派政团成员、前区议员和中国时评人,希望在《国安法》下,尽力捍卫港人尚存的权利。

 

 

陈宝莹:"我们是社会民主连线",很多香港人因为捍卫自己的思想、言论和新闻的自由,现在被困在监狱,'释放所有政治犯! '"

《国安法》生效后,香港多个政党和政团难逃解散的命运,"社会民主连线"是少数坚持用抗议行动表达诉求的政团。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对本台表示,作为政治团体,向公众说明他们的理念是最重要的工作。但在《国安法》实施这3年,不能像以往办游行集会,影响他们发展。既要表达信念,又要应付《国安法》风险,还有很多难关要跨过。

陈宝莹:"《国安法》当然有很大的挟制,在政府认为是敏感的日子,'强力部门'会有一定程度的阻挠和劝喻;游行和小型的抗议活动,有很大的障碍,很多时候我们只有4个人'摆街站',可能旁边会有10多个便衣警察,或者会用一些以往没有用过的法律告我们,例如非法筹款。政府现在最容易的是用殖民地时代已有的《煽动罪》告我们, 在网上发布任何当局不喜欢的意见便能提告,是逐步用很多不同的法律,限制《基本法》给予我们的自由。"

陈宝莹:不希望香港社会只有一面倒声音 仍有为公众发声鼓励仍在坚持的人

"社民连"坚持了多年的回归日的抗议行动,受压被迫取消。而在刚过去的六四纪念日,陈宝莹独自拿着鲜花站在街上也被警方带走。她承认,现在的环境想继续用行动表达诉求很困难,但再难也要尽力发声。

陈宝莹:"我为何还要留在香港?不是要证明我们有多勇敢,而是当看到香港有不合理的事,无论是政治、经济或社会还有想法,我们还是希望能表达出来,不希望香港社会只有一面倒的声音。不管空间还有多微小,还可容许发声,也要把异议声音发出。在如此大压力下,还有人愿意发声,对依然在坚持的人来说,发声能让大家看到彼此,是很大的鼓舞。"

陈宝莹表示,"社民连"主要靠捐款运作,筹款难和银行帐户被终止服务后,只能靠成员当义工,暂缓资金不足的问题。

赵恩来:《国安法》后区议会功能尽毁 地区服务缺口是民主派立足空间

 

赵恩来表示,《国安法》后区议会功能尽毁,地区服务缺口是民主派立足的空间(受访者脸书图片)
赵恩来表示,《国安法》后区议会功能尽毁,地区服务缺口是民主派立足的空间(受访者脸书图片)

原为区议员的前支联会常委赵恩来早前因六四集会被判刑,他出狱后,没有选择离开香港,而是重返社区设立办事处。他表示,在《国安法》和“完善选举制度”后,大批民主派人士离开议会和香港,区议会也失去作为政府和地区桥梁的角色,地区民生服务是民主派还有立足的空间。

赵恩来:"区议员有九成的工作时间,都与政治无关,而是在香港担当重要的社会服务功能。当你毁灭了一个制度,但无法建立一个新的制度代替,只会制造更多的社会问题,在香港会慢慢发生这种问题。我自资做地区工作,某种程度上是弥补地区服务需求的缺口,服务不涉及政府常挂在口边说的政治,还是有空间继续做服务。"

赵恩来表示,失去议席和政府支援,靠为居民服务的收入极不稳定。但他表示,不会放弃信念,会努力用自己的方法服务香港人。

刘锐绍:国安法下评时政有困难 但民生议题仍有评论空间

《国安法》下,言论空间同被收窄,媒体政论节目大幅减少。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表示,这3年要做时评的风险和难度比以往高,但还未到完全噤声的境况。

刘锐绍:"在《国安法》之下,当然困难比以前大得多了。所谓红线是不断移动的,还有很多所谓'观察员','检举'和被亲北京的媒体点名,就好像变成一个民间的举报,变成以后官方行动的标准。总体来讲,情况是比以前收紧了,但是民生问题还是可以。若谈的是政治问题,从大原则大方向来讲,还是可以表达不同观点。 "

刘锐绍表示,办法总比困难多,会尝试用不同的方法,相信在香港还是有机会发出不同的声音。

 

记者:陈子非    责编:许书婷 梒青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