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7000被捕者起訴與否? 香港當局出現兩套說法

2022.11.24 09:2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反送中”7000被捕者起訴與否?  香港當局出現兩套說法 香港2019年反送中示威,被拘捕但未被起訴的共有7千多人。
美聯社資料圖片

香港2019年發生“反送中”示威後,遭拘捕但未被起訴者還有7000多人。他們的命運一直受到國際社會關注。目前,香港的立法會議員與律政司對是否起訴這些示威民衆,卻出現了兩套不同的說法。

 

 

香港律政司司長林定國週三(11月23日)到立法會與議員交流。已退出民主黨走中間派路線的新思維主席狄志遠在立法會大會發言,透露曾與林定國討論如何處理在2019年反送中示威被拘捕,但還未起訴的7000多個案。

 

香港立法會第4次前廳交流會週三(23日)早上舉行,由律政司長林定國(第一排左五)率領官員出席。(港府新聞處圖片)
香港立法會第4次前廳交流會週三(23日)早上舉行,由律政司長林定國(第一排左五)率領官員出席。(港府新聞處圖片)

狄志遠表示:"超過10000人因爲涉及過往社會事件而被捕,其中有3000人被起訴。換言之,還有7000人未被起訴,這個情況極不理想。在前廳交流會中,我向律政司司長表達這個問題。很高興司長表示,絕大部分未被起訴的個案應該結案,也應該會知會當事人。"

但律政司回覆媒體查詢表示,涉及2019年的案件中,比較嚴重的個案,例如暴動和非法集結,由特別職務組專責處理。截止本週三,警方已向律政司提交1215宗案件,近99%已完成法律意見。這番表態並沒有證實狄志遠的說法。

評論:起訴與否留懸念 特區政府以此阻嚇公衆和被捕者

香港前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表示,事件反映香港政府處事手法極不透明,纔會發生立法會議員與律政司司長有兩套說法的情況。他認爲,政府特意不說明如何處理相關個案,是想要阻嚇曾參與示威而被拘捕的民衆。

郭榮鏗:"政府應該向當事人交代是否起訴的安排,這是程序公義的問題。現在沒有透明度,政府不會確認是否起訴,存在程序不公義。我相信,這是政府刻意的安排,不向這7000多人說明會否起訴,先把案件閒置,保留隨時可以啓動起訴的機會,可以起到阻嚇作用。"

評論:不起訴抗爭者屬煙幕 配合中美關係解凍的政治需要

本身是律師的時事評論人士桑普表示,港府一直不說明如何處理這批個案是想留有餘地,方便隨時改口,等於對這批年輕人進行另一種折磨。桑普認爲,港府是想要借議員製造煙幕,營造吹"和風"的感覺,配合中美關係走向解凍的政治需要。

桑普:"我覺得,的確有政治的需要。如果從美中關係這個大局來看,尤其是在拜習會之後,習近平的確有一種伸出橄欖枝的姿態,想獲得跟美國之間商界的友好關係,所以這幾個月正是中共吹着'和風'展現姿態,在香港也要展現出來。北京用這個門面來告訴美國,已對香港放鬆,從而成爲它談判的籌碼,也擾亂大家,以爲現在‘反送中’的事件已告一段落。通過這種'煙幕'希望欺騙國際社會,尤其是自由世界。"

桑普指出,北京和港府不會真正放鬆對香港的管治,律政司早前致函所有外聘大律師,要求他們簽署維護"香港國安法"承諾書已是例子,反映港府想再加強對法律界的管治。

桑普:"這一份承諾書有不一樣的意涵,代表你要歸順於中共和港版國安法不是僅限於你在執行職務期間,而是說你終身要遵守'港版國安法';也是投名狀,忠心 耿耿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等於說,承諾書是增加多一個方法,可以剝奪一個律師的資格,增強專政的力量。每一個律師都是如坐鍼氈,每一個都是非常害怕,以後又要怎麼做。"

郭榮鏗則指出,當局的這種做法不僅增加大律師的無形壓力,也會使已簽署的大律師不敢爲涉及國安法的被告做辯護,這無疑是進一步打擊香港的司法獨立。

 

記者:陳子非    責編:陳美華 許書婷 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