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法》下 香港记者被迫缺席"白纸运动"采访现场

2022.12.01 13:2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国安法》下 香港记者被迫缺席"白纸运动"采访现场 北京部分大学生投身"白纸运动",但在中国多地的运动中几乎见不到香港新闻工作者。
推特视频截图

在中国全国多地爆发的"白纸运动"直播现场,几乎没有看到香港媒体工作者的身影,有报道抗争情况的港媒也是少数。评论认为,香港媒体以往积极采访中国民众和维权运动,成为全世界观察中国政经动向的主要来源,这次事件反映北京利用《香港国安法》让港媒集体失声,让世界少了了解中国民众抗争的渠道。

 

 

在中国多个城市发生的示威抗议活动,外界主要透过中国网民在推特等社交平台,发布现场视频,以及通过驻中国的外国媒体记者,在现场采访报道,了解抗议者的诉求和抗议的手法等。以往每逢中国发生大事件,都会第一时间到现场直播的香港媒体,在这次"白纸运动",近乎完全缺席了。

曾负责主跑中国路线多年的香港前记者SAM表示,虽然已离开驻北京记者的位置,但看到北京民众自1989年后,再走上街头,心情激动,在过去一个星期,不断寻找相关的报道,但发现只有少数港媒有报道事件,更找不到有港媒驻中国记者到现场直播,他难以接受香港新闻界的改变。

北京民众2022年11月27日手举白纸在街头抗议中国政府的"清零"政策(美联社图片)
北京民众2022年11月27日手举白纸在街头抗议中国政府的"清零"政策(美联社图片)

前驻京记者感叹 港媒集体成“局外人” 

SAM:“这件事情是1989年的六四事件之后,都没有这么大的反政府的抗议,是国际新闻,这次与以前采访的反日示威很不同。我在大陆跑了那么多年,以前我们去采访地震时,那些民众都是跟我们说,他们不能找中国媒体为他们发声的事,只能靠香港媒体把我们的消息发出去,但现在呢?换成我们要靠外国媒体去报道在中国大陆事情,我们现在的感觉就是比大陆的媒体还差,这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有点不能接受。”

SAM表示,社交平台和外媒也有直播报道,但他表示,在“白纸运动”的过程,看到有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影子,如果有香港记者能在现场采访,可以更了解“白纸运动”的内涵,以及当中的香港抗争元素。

SAM:“2019年香港发生的反送中的抗议活动之后,我们知道很多中国大陆的民众,不支持香港的示威者,在这次事件,我们可以有一个很好的角度去报道,就是为什么你们以前是反对香港民众的抗议活动,为何现在你要用同样的方式抗议政府呢?其实很多不同的报道可以做,但为什么没有一家香港媒体,还有驻中国大陆的记者,连做一个香港人有关角度的报道都没有呢?我们比外国媒体更隔岸观火。”

有采访中国新闻多年的香港记者以“无奈”形容这次香港媒体对"白纸运动"的处理。他相信,很多曾跑两岸路线或还在前线的记者,都很想到中国民众抗议的现场做直播和采访,虽然香港媒体还有派记者驻中国,但现在香港的政治环境与以前已大不同,对中国维权和抗议新闻,已不会像以往一样,抢快抢多,媒体主管多选择只报道官方的消息,即使能有点空间采访抗议的媒体,都很小心处理,以免被质疑触犯《香港国安法》。

香港回归25周年时,警察在会展中心对记者进行检查。(美联社记者)
香港回归25周年时,警察在会展中心对记者进行检查。(美联社记者)

香港媒体报道中国:从百花齐放到“白纸运动”集体失声

1989年民运发生时,一直在北京参与采访的时事评论员程翔对本台表示,香港媒体从“六四”事件开始,在四川大地震、乌坎村村民抗争、西藏和新疆动乱等,都积极采访,也使香港媒体成为国际社会观察中国政治、经济和社会变化的重要观察点,对于这次香港媒体在“白纸运动”的采访中集体失声,感到可惜的同时,也突显北京通过国安法控制香港的效果。

程翔:“过去来说,经常香港记者到内地去采访的时候,扮演非常积极和主动的角色,跟中国的公安据理力争,长期被中国视为眼中钉,但现在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都是引用外电的报道,尽量避开政治话题,有意自我审查,显示国安法的目的,也是要让香港媒体集体灭声。”

程翔表示,现代科技发达,大量现场的视频通过社交平台发布,以及外国媒体的报道,也能让世界知道中国民众的抗议声音,但如果有懂中文的记者在现场报道,会使真相更全面,也能让世界更了解中国抗争者的声音。

 

记者:陈子非   责编:陈美华、许书婷、郑崇生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