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上任在即 赖清德首次呼吁两岸执政党对话

2024.04.25 13:21 ET
520上任在即   赖清德首次呼吁两岸执政党对话 台湾的总统当选人赖清德呼吁中国应该有自信,要愿意面对台湾人民托付的民选合法政府,才是两岸交流正道。
记者黄春梅摄

台湾的总统当选人赖清德在上任前首次呼吁两岸"党对党"沟通,引发高度关注。他说:"两岸执政党负责任展开良性对话",并向对岸喊话说应该有自信,要愿意面对台湾人民托付的民选合法政府,才是两岸交流正道。

身兼民进党主席的赖清德周三(24日)在民进党中执会专案报告后谈到两岸关系,他表示,希望两岸之间可以理解、谅解、并尊重各自的立场,也要重视珍惜彼此的善意,由“两岸执政党负责任展开良性对话。”

赖清德周四亲自介绍了未来的国安团队,媒体再次追问若是党对党交流会有什么规划?

赖清德回应,2015年他在担任台南市长前往上海出席活动曾公开说过,两岸应该展开自信交流,增进彼此了解、谅解、和解,才能和平发展,创造两岸人民福祉,这样的立场没有改变。他强调,台湾作为区域负责任一员跟国际社会合作,维护区域和平稳定及繁荣,对国际社会跟中国就是善意。台湾人民与人为善,希望两岸朝和平方向发展。

“我非常期待中国应该有自信,要愿意面对台湾人民托付的民选合法政府,这才是两岸交流正道。”赖清德向对岸喊话,“如果一直不愿意面对台湾民选合法政府,而只是跟在野设定前提下的交流,这不会得到人民信赖跟支持,长期以往对中国也不见得是好处,也不会对两岸和平发展带来正面影响。”

张国城:习近平只想跟台湾谈"统一"

曾任民进党中国事务部副主任的台北医学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副主任张国城对本台表示,现在的习近平,已经不是2015年的习近平,这是绝对不能够忽略的事实;此外,现在的中共,也不是2015年的中共;当下的中美关系,也与2015年中美关系大不相同,整个环境都有所变化。“对习近平来讲,他没有跟台湾谈判任何事情的动机与诱因,除了’统一’以外。”

倪永杰:对话前提是民进党放弃"台独"三文件

“跟赖清德原来的言行相比,确实降低了调子,究竟是不是真的要为两岸(创造)一个比较好的局面,可能要问他内心是否想这样做,或只是一种姿态。”中国大陆的上海台湾研究所所长、《台海研究》主编倪永杰接受本台访问时称,目前两岸紧张的状态,是因为蔡英文、民进党以及即将上台的赖清德的立场。现在最要关注的是民进党的“台独党纲”、 “台湾前途决议文”、以及“正常国家决议文”。这些有着深刻的“台独”烙印的文件,民进党没做处理。

“强烈 ‘台独’ 色彩主张的历史文件还摆在那里,如果要行的话,那2017年蔡英文就讲过这句话,(两岸)早就对话了。赖清德要两岸政党之间的对话,要做的功课还很多,”倪永杰说。而中国国台办并未回覆本台询问。

台湾的总统蔡英文曾于2017年10月在“两岸交流30年回顾与前瞻研讨会”上呼吁,“两岸的两个执政党,应该放下历史包袱,展开良性对话,造福两岸人民。”

台湾的总统当选人赖清德的国安团队,多沿用蔡英文政府官员。(记者黄春梅摄)
台湾的总统当选人赖清德的国安团队,多沿用蔡英文政府官员。(记者黄春梅摄)

顾立雄:让中国冒进军事时间表不断延后

赖清德的国安团队几乎是沿用蔡英文政府时代的班底,国防部长顾立雄是现任的国安会秘书长、外交部长林佳龙现职为总统府秘书长、现任外交部长吴钊燮则转任国安会秘书长、曾经担任陆委会副主委的邱垂正扶正为陆委会主委,国安局长蔡明彦留任、海基会董事长为郑文灿。

其中最受瞩目的是曾经担任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主任委员的顾立雄,跨域主掌国防部。赖清德说明这项人事布局的考量,是“着眼于未来国防的工作,不单是国防的业务,还有牵涉到国安,还有外交上面的合作,甚至于在推动全民国防的时候,也必须要进行社会沟通。”

赖清德政府的国防部长顾立雄是台湾第七任文人部长 (记者黄春梅摄)
赖清德政府的国防部长顾立雄是台湾第七任文人部长 (记者黄春梅摄)

顾立雄是台湾第七任文人国防部长,他说,文人国防部长在民主国家并不少见,自己很清楚国防战略目标,会与专业国军团队,包含军令、军备、军政部门一起合作,包含不对称作战及联合作战能力建构,需要加速跟加强,包括更实战化的训练。不单是义务役、志愿役、后备役都是如此,后备制度改革也是艰巨挑战,要让后备役部队形成一股有效战力,最后还有全社会防卫的韧性。

顾立雄说,“我们要打造一支现代化、实战化劲旅,让全世界看见自我防卫决心跟实力。印太区域的协同性吓阻具体作为正逐渐形成,大家都希望遏止中国可能的冒进,台湾是其中最重要一环,一定要以实力跟决心参与这样协同性架构,让中国不至于冒进、轻举妄动,共同维护印太区域以及台海和平与稳定。”

对于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奎利诺(John Aquilino)近日在访日期间受访提到,中国目标是在2027年之前具备侵略台湾的能力。顾立雄回应表示,作为国防部长,他首要任务是不断加强国军战力,以实力跟决心参与协同性吓阻一环。“首要目标是在复杂化对岸的计算,让中国可能轻举妄动的时间表、冒进的军事作为时间表不断往后递延,这也是国防部长的职责。

记者:黄春梅    责编:许书婷、梒青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