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立法院山雨欲来风满楼 表决大战前论述、舆论战先行

2024.05.23 11:29 ET
台湾立法院山雨欲来风满楼 表决大战前论述、舆论战先行 台湾的国会第一大党国民党周四召开国际记者会,针对所谓国会扩权争议提出说明。
国民党文传会提供

台湾在野党联手强推"国会扩权"法案,引发三万人上街抗议。24日(周五)台湾的立法院将继续上演表决大战,台湾民间团体表明将在场外集结抗议。第一大党国民党表决前召开国际记者会说明,为了巩固深化台湾民主,国会改革势在必行。

台湾在野党分属蓝、白阵营的国民党与民众党,联手推动多项被视为“国会扩权”的法案,引起学生与民众的抗议活动,“我藐视国会”周五在全台各地串连,“太阳花运动”风暴正在酝酿中。

国民党称:民进党让行政权独大、国会权变小 缺乏监督

身为国会第一大党的国民党周四召开国际记者会,国民党立委吴宗宪指出,国会改革法案有关国会改革,民进党已经喊了8年,民进党让行政权独大、让国会权变小,这是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腐化。“世界上哪个国家的行政权是没有人监督的?这是最核心的问题,”他反问。

国民党立委吴宗宪反问,世界上哪个国家的行政权是没有人监督的?(国民党文传会提供)
国民党立委吴宗宪反问,世界上哪个国家的行政权是没有人监督的?(国民党文传会提供)

对于外界质疑所谓的“黑箱立法”问题,担任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员会召委的吴宗宪表示,担任召委时,历经3场总计49位专家学者参与公听会、2次委员会审查、1次专案报告、4次朝野协商,法案审查超过7个小时,审议过程让立委充分发言,但是,立委发言不愿就法案内容进行讨论,而是不停的谩骂。

“目前执政党为了希望国家没有人监督行政权,所以不希望法案过关,用侧翼网红抹黑,更以‘黑箱立法’迷惑年轻人。政府完美利用现代人对资讯取得习惯快速、简短,并未完整了解前因后果,所以用错误宣导来带风向。”

民众党主席柯文哲批评赖清德阵营“零沟通”

在立法院拥有8个席次的台湾民众党党主席柯文哲22日也亲上火线,在油管YouTube频道发布视频,以字卡问答方式,说明民众党为何与国民党联手合作。

“(选后)进总统府是我与蔡英文总统的私人对话,选后至今,从没听过赖清德阵营有任何人与民众党接触,蛮惊讶完全没沟通。”柯文哲解释,与国民党合作是因为民进党没有拿任何法案与民众党协调,行政部门也没有来沟通,立法部门每天都是(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在骂他们,这种情况怎么能期待民众党把票投给民进党。“民进党把我们列为拒绝往来户,每个政党都是为人民负责,没有人会提老百姓不喜欢的法案。”

民众党主席柯文哲说明为何在国会与国民党合作,是因为赖清德阵营从选后都未与民众党沟通。(截屏自柯文哲YouTube)
民众党主席柯文哲说明为何在国会与国民党合作,是因为赖清德阵营从选后都未与民众党沟通。(截屏自柯文哲YouTube)

他解释,台湾的总统与国会在1月13日举行选举,立委在2月就任,但是新总统却要等到5月20日才就职,空窗期太长,讨论政策也没用,于是台湾民众党战略决定,先把想通过的法案通过再说。此后,就真正进入三党不过半,到时候可以再谈。

民进党立院党团指责蓝白和中共里应外合

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周四在舆情记者会指出,一切只要依法行政,按照合法程序,民进党绝对会“少数服从多数”,未来四年民进党当然不可能会赢,他不懂为何急于一时?

“有这么急是中国在配合吗?你们选立委出来是要出卖国家吗?尤其中国今明两天举行联合军演,这早就算好里应外合嘛!国民党和民众党占领立法院,中国用军机联合军演包围台湾,这场景在国际社会怎么看待?”柯建铭说。

他还提到这个剧本早在今年2月初中国流亡作家袁红冰就已经说得很清楚。袁红冰曾披露,中共敦促台湾的立法院长韩国瑜、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傅崐萁“提出立法院的调查权、总统的质询权等法案”,目的就是要降低总统赖清德执政效率。

被点名的傅崐萁受访回应称:“这是一个完全不值得讨论的人,这种买办,民进党随时可以收买的人,在这里讨论,是浪费唇舌、浪费台湾人的智慧与浪费社会资源。”

争议法案 蓝绿攻防

民进党立委苏巧慧在脸书质疑:蓝白侵犯人权的法条,在第47和48条!蓝白目前提出的第47与48条国会滥权条款,是侵犯人权条款。只要在蓝白同意下,就能要求企业交出商业机密、人民交出隐私、而且不用搜索票。司法机关和监察机关调查到一半的案子,送一份复本给蓝白立委。

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指控,国民党和民众党占领立法院, 中国联合军演包围台湾是里应外合。(记者 黄春梅摄)
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指控,国民党和民众党占领立法院, 中国联合军演包围台湾是里应外合。(记者 黄春梅摄)

国民党立法院党团以问答方式对所谓的扩权说释疑,在47条规定,如果被调查人或受约询人拒绝、推延、隐匿不提供或虚伪陈述,立法院须经院会决议(过半数立委投票同意),才能处以罚款。如果被处罚者不服,可以直接向行政法院提起救济。

苏巧慧也提到:“破天荒可要求军队交出蓝白想要知道的资讯,相信到时候习近平桌上也会有一份。”蓝营则反击是“制造恐慌”,第59条已明定涉及外交、国防或其他依法令秘密事项者,必须以“秘密会议进行之”。此外,52条明定相关人员负有保密义务。

不只宪政问题 而是国安问题

台湾制宪基金会副执行长宋承恩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这次的法案第25条,内容牵涉国安机密,如果官员必须到国会答询,问到机密时,虽然有除外条款,经主席同意就不用回答,但是这样的设计,国家机密能否获得足够保护?

另一方面,此次立法以“藐视国会罪”来扩大国会的质询,加上调查跟听证的权力,恐引发寒蝉效应。对于政府官员构成心理压力,国会对于资讯的求取有更大的空间。而这样的权力扩张到民间企业人士,恐构成对人民的隐私或企业营业秘密侵害。

第三,此次立法推动模式就是“辗压”,这样的模式一旦确定,下个议题很可能针对社会福利,甚至是国防预算的杯葛。宋承恩示警:“这情形如果继续下去,就会有严重的国会独大并侵夺其他部门,以及侵夺国家安全的情况。”

从上述三个层面来看,宋承恩认为,这不单是国会扩权的实质内容问题,当前情况已构成严重的国安问题。特别在今日又面对中国军演,面对台湾的安全环境,这样的机制是否对台湾安全有帮助,他深感怀疑。

记者:黄春梅    责编:陈美华、李亚千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