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总统选举三组人马竞争 第三势力有胜选可能吗?

2023.11.24 10:24 ET
台湾总统选举三组人马竞争 第三势力有胜选可能吗? 民众党总统候选人柯文哲以第三势力登记参选。
记者 夏小华摄

台湾的总统选举在鸿海创办人郭台铭退选后,确定由三组人马角逐。过去曾在2000年出现三组人选,最后由民进党的陈水扁当选,完成首次政党轮替。然而,从台湾总统直接民选以来,从未有无党籍或第三势力当选,这次有可能打破蓝绿两党政治板块格局吗?

台湾总统选举,分别代表蓝、白势力的国民党与民众党,在登记截止日前一天会谈破局后,2024总统大选确定由民进党的赖清德,对决国民党的侯友宜及民众党的柯文哲。

回顾2000年总统大选,分别有民进党的陈水扁、国民党的连战以及亲民党的宋楚瑜参选。当时的投票率82.69%,陈水扁以得票率39.3%胜出,
宋楚瑜以36.84%居次、国民党的连战23.1%垫底。

柯文哲能超越2000年的宋楚瑜?

2024年总统大选,柯文哲能超越宋楚瑜的得票率,击退国、民两党吗?

台湾中山大学政治所荣誉退休教授廖达琪在本台“亚洲很想聊”节目中分析,台湾蓝绿政党国民党与民进党,历年选举基本盘各约3成左右,中间选民占4成,多数是年轻选民。扣掉2成的民众不投票,剩下约2成选民,其中10%左右为‘价格选民’, 要看好处而定;10%左右称‘价值选民’,他们看方向、大局、也看政党轮替。“这10%的选民,从来是台湾的关键选民。”

廖达琪:“现在价格的10%,柯文哲很难,除非他有办法。价值的10%选票,他拿了,所谓中间希望改变,年轻人居多数。他是否能进一步扩张,蓝绿有更多游离票?我认为这次投票率不会太高,7成就不错了。第二,这种分配就看双方的动员的能力了。”

小党夹缝中求生存 连选总统1500万保证金都吃力

时代力量目前在台湾的立法院有3席立委席次,落后于国、民两党乃至后起的民众党。这次总统选举,时代力量并未参与。

时代力量秘书长李兆立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政党提名总统有两个门槛,首先,在上次国会选举,政党得票率超过5%。其次,要缴交新台币1500万(约345万人民币)保证金。他坦承,这对时代力量相当吃力。

“如果大家觉得你这个总统候选人是有机会一拚, 募款当然相对没有问题。如果不是大党或有财团挹注,身为小党在这选情下较难争胜,很难募到款。全部都由一个政党来出,会是很大的负担,”李兆立说。

第三势力在台湾有机会执政?

台湾目前总统与立委选举,都是单一选区制度。采“多数决”意即票数最多的当选。李兆立认为这对大党有利,但也很容易造成“比烂”的逻辑,只要不比对方烂,就有机会胜选。这会让民众逐渐失望。

他指出所谓的“不蓝不绿”选民,并非是有人带头领军,大都是负面情绪集结而成,而这种情绪已经存在。“蓝绿支持者在萎缩,萎缩到一个程度时,(第三势力)当然有机会,无论哪一个中间派,稳稳得4成选票,就有机会突破蓝绿两边的绑架,取得政治权力之后,再来推动制度的改革。”

但是,这并不表示台湾政治板块变成三方或四方的多元政党组合,而是可能形成某一个政党被取代。李兆立说,“譬如亲民党曾有机会取代国民党,近期大家看到,民众党是有机会取代国民党。可能就是‘小绿取代大绿、小蓝取代大蓝’,还是处于两极对抗格局。”

一人政党光芒褪去后危机显现

从国民党脱党参选2000年总统大选的宋楚瑜,在选后声势最高点时成立亲民党,隔年的立委选举斩获46席,跃升台湾第三大党。往后无论是总统和立委选举得票率不断递减,2020年亲民党在无法获得5%门槛,完全退出国会,宋楚瑜的政治能量也大不如前。

曾经担任亲民党文宣部副主任的吴昆玉对本台分析,第三势力在台湾参选的困境指出,小党资源不足,养组织又非常花钱。此外,小党的生存容易遭大党挤压,他以这次蓝白合破局为例,大党会扣帽子指控小党是不整合的罪人。他语带嘲讽表示,“这次的台词,都没超出上次(国亲合)的范围。”

吴昆玉分析,在台湾快速崛起的小党有个共同特色,都是由一位当红的政治明星,突然获得超量的声望和影响力,就会有很多人靠过来,想要分享超量影响力,但是一人政党需要转换机制,例如选举、组训、社会服务。

“一人政党多半很不重视‘组训’(组织训练),共产党最了解‘组训’,每周要见面、学习、读文件、写报告。‘组训’是调整彼此的思想步调与思考方式,”吴昆玉解释。

他以中共为例,习近平与薄熙来都是红二代,他们父亲都被红卫兵斗很惨,但是他们现在走的全是红卫兵路线,可见,“他们成长过程被毛泽东洗(脑)干净”。

回到台湾的政治格局,他说台湾确实有3到4成选民讨厌蓝绿,足以成立第三势力的政党,但是讨厌蓝绿并不等于喜欢第三势力。要组织一个政党或势力,需要喜欢与认同。“讨厌蓝绿的选民,彼此并没有共同的认同,甚至互相厌恶,他们是一盘散沙,组织不起来。”

此外,吴昆玉引用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名言,“承受苦难易,抗拒诱惑难。可以共患难,但很难共富贵,这是中国政治系统或从事政治人的特性。”

他感慨小党一无所有时,大家都是无产阶级,反而相安无事。一旦有钱、有了职位,大家就开始互相撕咬、争权夺利。吴昆玉提醒,小党不是“泡沫化”而是“泡沫”,所以在泡沫吹大时,不要沾沾自喜,应该要设法把泡沫奠定充实基础,将理念贯穿得更深入,这才是小党的生存之道。

记者:黄春梅    责编:陈美华、嘉远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