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總統選舉三組人馬競爭 第三勢力有勝選可能嗎?

2023.11.24 10:24 ET
臺灣總統選舉三組人馬競爭 第三勢力有勝選可能嗎? 民衆黨總統候選人柯文哲以第三勢力登記參選。
記者 夏小華攝

臺灣的總統選舉在鴻海創辦人郭臺銘退選後,確定由三組人馬角逐。過去曾在2000年出現三組人選,最後由民進黨的陳水扁當選,完成首次政黨輪替。然而,從臺灣總統直接民選以來,從未有無黨籍或第三勢力當選,這次有可能打破藍綠兩黨政治板塊格局嗎?

臺灣總統選舉,分別代表藍、白勢力的國民黨與民衆黨,在登記截止日前一天會談破局後,2024總統大選確定由民進黨的賴清德,對決國民黨的侯友宜及民衆黨的柯文哲。

回顧2000年總統大選,分別有民進黨的陳水扁、國民黨的連戰以及親民黨的宋楚瑜參選。當時的投票率82.69%,陳水扁以得票率39.3%勝出,
宋楚瑜以36.84%居次、國民黨的連戰23.1%墊底。

柯文哲能超越2000年的宋楚瑜?

2024年總統大選,柯文哲能超越宋楚瑜的得票率,擊退國、民兩黨嗎?

臺灣中山大學政治所榮譽退休教授廖達琪在本臺“亞洲很想聊”節目中分析,臺灣藍綠政黨國民黨與民進黨,歷年選舉基本盤各約3成左右,中間選民佔4成,多數是年輕選民。扣掉2成的民衆不投票,剩下約2成選民,其中10%左右爲‘價格選民’, 要看好處而定;10%左右稱‘價值選民’,他們看方向、大局、也看政黨輪替。“這10%的選民,從來是臺灣的關鍵選民。”

廖達琪:“現在價格的10%,柯文哲很難,除非他有辦法。價值的10%選票,他拿了,所謂中間希望改變,年輕人居多數。他是否能進一步擴張,藍綠有更多遊離票?我認爲這次投票率不會太高,7成就不錯了。第二,這種分配就看雙方的動員的能力了。”

小黨夾縫中求生存 連選總統1500萬保證金都喫力

時代力量目前在臺灣的立法院有3席立委席次,落後於國、民兩黨乃至後起的民衆黨。這次總統選舉,時代力量並未參與。

時代力量祕書長李兆立接受本臺訪問時表示,政黨提名總統有兩個門檻,首先,在上次國會選舉,政黨得票率超過5%。其次,要繳交新臺幣1500萬(約345萬人民幣)保證金。他坦承,這對時代力量相當喫力。

“如果大家覺得你這個總統候選人是有機會一拚, 募款當然相對沒有問題。如果不是大黨或有財團挹注,身爲小黨在這選情下較難爭勝,很難募到款。全部都由一個政黨來出,會是很大的負擔,”李兆立說。

第三勢力在臺灣有機會執政?

臺灣目前總統與立委選舉,都是單一選區制度。採“多數決”意即票數最多的當選。李兆立認爲這對大黨有利,但也很容易造成“比爛”的邏輯,只要不比對方爛,就有機會勝選。這會讓民衆逐漸失望。

他指出所謂的“不藍不綠”選民,並非是有人帶頭領軍,大都是負面情緒集結而成,而這種情緒已經存在。“藍綠支持者在萎縮,萎縮到一個程度時,(第三勢力)當然有機會,無論哪一個中間派,穩穩得4成選票,就有機會突破藍綠兩邊的綁架,取得政治權力之後,再來推動制度的改革。”

但是,這並不表示臺灣政治板塊變成三方或四方的多元政黨組合,而是可能形成某一個政黨被取代。李兆立說,“譬如親民黨曾有機會取代國民黨,近期大家看到,民衆黨是有機會取代國民黨。可能就是‘小綠取代大綠、小藍取代大藍’,還是處於兩極對抗格局。”

一人政黨光芒褪去後危機顯現

從國民黨脫黨參選2000年總統大選的宋楚瑜,在選後聲勢最高點時成立親民黨,隔年的立委選舉斬獲46席,躍升臺灣第三大黨。往後無論是總統和立委選舉得票率不斷遞減,2020年親民黨在無法獲得5%門檻,完全退出國會,宋楚瑜的政治能量也大不如前。

曾經擔任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的吳崑玉對本臺分析,第三勢力在臺灣參選的困境指出,小黨資源不足,養組織又非常花錢。此外,小黨的生存容易遭大黨擠壓,他以這次藍白合破局爲例,大黨會扣帽子指控小黨是不整合的罪人。他語帶嘲諷表示,“這次的臺詞,都沒超出上次(國親合)的範圍。”

吳崑玉分析,在臺灣快速崛起的小黨有個共同特色,都是由一位當紅的政治明星,突然獲得超量的聲望和影響力,就會有很多人靠過來,想要分享超量影響力,但是一人政黨需要轉換機制,例如選舉、組訓、社會服務。

“一人政黨多半很不重視‘組訓’(組織訓練),共產黨最瞭解‘組訓’,每週要見面、學習、讀文件、寫報告。‘組訓’是調整彼此的思想步調與思考方式,”吳崑玉解釋。

他以中共爲例,習近平與薄熙來都是紅二代,他們父親都被紅衛兵鬥很慘,但是他們現在走的全是紅衛兵路線,可見,“他們成長過程被毛澤東洗(腦)乾淨”。

回到臺灣的政治格局,他說臺灣確實有3到4成選民討厭藍綠,足以成立第三勢力的政黨,但是討厭藍綠並不等於喜歡第三勢力。要組織一個政黨或勢力,需要喜歡與認同。“討厭藍綠的選民,彼此並沒有共同的認同,甚至互相厭惡,他們是一盤散沙,組織不起來。”

此外,吳崑玉引用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名言,“承受苦難易,抗拒誘惑難。可以共患難,但很難共富貴,這是中國政治系統或從事政治人的特性。”

他感慨小黨一無所有時,大家都是無產階級,反而相安無事。一旦有錢、有了職位,大家就開始互相撕咬、爭權奪利。吳崑玉提醒,小黨不是“泡沫化”而是“泡沫”,所以在泡沫吹大時,不要沾沾自喜,應該要設法把泡沫奠定充實基礎,將理念貫穿得更深入,這纔是小黨的生存之道。

記者:黃春梅    責編:陳美華、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