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中国面临内部挑战 此时不是中国犯台时机

2023.11.30 10:38 ET
蔡英文:中国面临内部挑战 此时不是中国犯台时机 台湾的总统蔡英文
美联社图片

台湾的总统蔡英文日前接受美国《纽约时报》专访表示,中国领导层正面临内部难题,现在也许不是考虑大规模犯台的时机。此外,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也指出,中国当前正面对三大挑战。

蔡英文日前以视讯方式接受《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举办的“交易录峰会”(DealBook Summit)专访。《纽时》创办者暨特约编辑索肯(Andrew Ross Sorkin)首先提问,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美中领袖“拜习会”后,蔡英文如何评估中国犯台的风险?

蔡英文表示,她能理解提出这一问题的出发点,台湾确实面临愈发严重的军事胁迫、灰色地带冲突、网络攻击及资讯操纵。面临这样的威胁,台湾民众仍保持冷静,一些评论家甚至指出台湾可能太过冷静。但事实上,台湾人民清楚这些情况。她强调,“我们继续竭尽所能,强化我们的防卫能力及社会韧性。”

主持人继续追问蔡英文,如何看待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一再提到“和平统一”台湾的意图?

“我认为,中国领导层此刻正因内部难题而不知所措,或许当下不是中国考虑对台湾发动大规模入侵的时机。”蔡英文进一步指出,因为中国正面临内部经济、财政及政治难题,而且也因为国际社会表明战争并非选项,和平及稳定符合各方利益。

沈大伟分析中国面对三大挑战

此外,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近日也在“一党专政下的中国式现代化”国际研讨会上表示,他从很久以前就学会不要试图预测中国的事情会如何发展。他说,谁能想到习近平会打压私营企业、疫情期间坚持动态清零:“谁能想到,他会成为无所不能的‘独裁者’ (all-powerful dictator)?这是唯一的词汇,拜登总统用这个词汇是正确的。”

沈大伟引用皮尤民意调查指出,“中国的国际声誉是自毛泽东时代以来最低的,甚至比天安门事件后还要低。”他分析指出,习近平现在的立场有明显的矛盾性,一方面似乎独揽大权,并未受到党内、政府、军队或内部安全部门的挑战;但也存在裂痕,其中最受关切的是对中国前外交部长秦刚、前国防部长李尚福和火箭军司令员的整肃,这些都是非常高级别的整肃行动。除此之外,普通民众也存在相当多的不满情绪,包括私营企业、知识分子、妇女、年轻人、领退休金的老人乃至记者都有所不满。同时,港人、维吾尔人、藏人也非常不满;有钱人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将资金和家人转移出中国。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分析中国面对三大挑战。(记者 黄春梅摄)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分析中国面对三大挑战。(记者 黄春梅摄)

沈大伟认为,习近平及其政权目前正面临三大挑战:第一,中国社会弥漫不确定性。今天的中国社会,在许多领域被普遍存在的漂移感和不确定性所困扰。

“第二是一切安全化(the securitization of everything),如果你想知道代表当今中国的一个词是什么,那就是‘安全化’。”他补充说,习近平在2014年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已经从8个增加到22个类别。此外,习近平在二十大演说中,交替使用“安全”和“国家安全”两个词语不下于91次。这是一个重大变化,共产党的优先顺序过去是“发展”,从邓小平到习近平现在是“安全”,它渗透到一切领域之中。

沈大伟:“它揭示的是,这是一个高度没有安全感、不安全和没有自信的领导人和政权。(a highly insecure, not secure and confident leader and regime)”沈大伟说,中国政权眼中看到的都是外部的恶魔和敌人,所谓的“西方敌对势力”被视为渗透到中国,破坏22类国家安全并意图颠覆政权:“这是一个非常没有安全感的政权。”

中国面临的第三个挑战是经济停滞和萎缩。沈大伟列举,中国目前债务占GDP的比例超过300%,甚至更多。这是极度危险的比例。其他还包括恒大、碧桂园逾千亿美元的债务,都将影响中国经济发展。另外,外国直接投资在中国大幅下降、出生率创下大跃进以来首次下跌,青年失业率超过两成,甚至有部分分析人士认为可能高达两倍以上。就业、结婚、购屋前景黯淡,这都是中国社会的现实。

沈大伟提出,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发展到现阶段的关键议题绝对就是政治与经济间的关系。要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实现现代化发展,政治制度必须发挥促进作用:“如果它希望能够应对这些经济挑战、发展挑战,它必须成为更积极主动、更积极回应,更包容、更便利、更妥协、更宽容、更透明、更真正的去中心化。理想情况下,如果它也民主化就好了。”

沈大伟推崇基辛格开启美中关系大门

在上述活动开放问答期间,沈大伟从记者提问得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去世的消息,他感到遗憾。他提到另一位99岁的美国前总统卡特,他推崇两人对美中关系所作的贡献:“基辛格或尼克松打开了门,但基辛格把住了门,尼克松进了门;卡特完成两国关系正常化。”

沈大伟说,基辛格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国务卿、国际战略家和思想家。他对于基辛格撰写很多富有洞察力的书籍感到敬畏。他表示,基辛格在今年刚推出一篇关于人工智能的文章,一位百岁老人还在尝试理解人工智慧。他告诉大家,基辛格没有找人代笔。

沈大伟提醒与中国对话的风险

撰写了超过30本有关中国问题书籍的沈大伟在问答中,特别提醒有关中国今年修订的“反间谍法”,使得学者和其他公民的各种正常互动变得危险。沈大伟表示,他虽主张“对话”,但是目前美中关系处在“后接触时代”(post-engagement era)。在此情况下,必须审视对话的风险。他不认为现在到中国参加学术会议还能听到多少实质内容,而只是浪费时间跟金钱。他的建议是,“远离(中国),别去那里。”

记者:黄春梅    责编:陈美华、何平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