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苗进度落后 台学者:仅靠锁国令人忧心

2020-07-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国光生技总经理留忠正称明年农历年将可提供200万人施打疫苗。(记者 李宗翰摄)
国光生技总经理留忠正称明年农历年将可提供200万人施打疫苗。(记者 李宗翰摄)
Photo: RFA

 

台湾疫情控制得当,但疫苗研发比欧美和中国大陆起步晚、进程落后,目前仅两家药厂提出人体试验申请。国光生技预估,最快明年农历年可提供200万人使用疫苗。不过,这取决于法规限制松绑与否。台大公卫专家提出,台湾疫情高阶官员非传染病专业,如果她是蔡英文总统,根本睡不着。

在国民党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举办的“新冠肺炎病毒疫苗发展的瓶颈及解决之道座谈会”上,国光生技总经理留忠正提出,今年12月将有20至30万剂疫苗可以提供给医护人员使用。“如果医疗单位想使用可以提供,目前规划量产速度,明年农历过年大概有2,300万(人)可以提供。现在实验设计是两剂。八月中之后的临床数据,要能够让法规单位满意才有办法,这是我们无法控制、预测。”

 



留忠正以英国牛津大学团队为例,牛津受试者中有6到7成,还没有打之前要先打止痛剂,他不晓得这种疫苗以后是不是能用。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牛津大学的研究显示,90%的人在接受一次注射后产生中和抗体,其中只有10人接受两次注射,而10人全部产生了中和抗体。这一疫苗虽然安全,但仍有副作用。70%的人出现发烧或头痛等反应。研究人员称可以通过乙酰氨基酚(paracetamol)控制这些不良反应。

 

联亚生技药业营运长彭文君盼法规单位与业者合作。(记者 李宗翰摄)
联亚生技药业营运长彭文君盼法规单位与业者合作。(记者 李宗翰摄) Photo: RFA

疫苗副作用标准如何拿捏 厂商盼法规配合

台湾另一家研究疫苗的联亚生技药业营运长彭文君也提出同样的疑问,早在五、六月间中国有些疫苗研发跑在前面。中国的疫苗是比较传统的疫苗,当时台湾专家学者、或是政府官员骂,“你看中国疫苗这么差,50%会发烧、肌肉痛”。彭文君反问,牛津团队却有七成的人发烧、头痛,不知道这个疫苗如果放在国内会核准这样的疫苗吗?

彭文君:“我们跑得比较晚,希望设计能考量平衡、完美,但是,希望法规制定单位能跟我们一起合作。这不是只有厂商的事,是全民的事。厂商压力很大,我们自己募资。”

彭文君指出,开发疫苗要到5亿美金,甚至更高到20亿美金,而台湾比其他团队少30倍甚至到100倍经费,政府对外采购编列110亿台币经费,但对国内支持力度,完全不够。

台湾卫福部已经编列135亿元经费,作为疫苗研发的奖励金,另外还有52亿准备金,前提是在明年6月30日前完成才有机会申请奖励。

台大公卫专家认为防疫不只“锁国”须具传染病专业

台大流行病与预防医学研究所教授金传春认为,疫苗是国家的生物国防,台湾的国防医学院预防医学研究所有P4实验室,应该去做世界上各种奇奇怪怪病毒的疫苗研究。金传春说,中国大陆在伊波拉流行时,就派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去非洲;美国在每次世界各国流行病发生时,就派人去做流行病学调查,就是要去掌握流行的病源可以快速做试剂,也可以快速地做疫苗。

 

台大流行病与预防医学研究所教授金传春忧,台湾未有专业人才领导疫苗研发。(记者 李宗翰摄)
台大流行病与预防医学研究所教授金传春忧,台湾未有专业人才领导疫苗研发。(记者 李宗翰摄) Photo: RFA

金传春:“所以一个国家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长远的人才、资源、技术研发,我要是小英根本睡不着。我们国家所有高阶人员都不是传染病专业,想起这个都快晕倒。你不是专业当然是‘锁国’,我派一个大学生就可以去锁(国)啦!”

金传春进一步解释自己的想法是,台湾应该在疫苗研发、人才培育方面应该举用专业人才。目前防疫指挥不是专业人才,一直捧他、捧到那么高。台湾的疫情指挥官由现任卫福部长陈时中担任,陈时中为牙医出身。

何美乡:台疫苗需仰赖国际合作

中研院生医所兼任研究员何美乡提出,疫苗研发就像照顾小孩长大,小孩不可能就突然长成20岁成人。她说,早就知道台湾新冠肺炎疫苗研发会落后,强调“不是看不起台湾”,而是因国际疫苗平台已有研发经验,但台湾没有,就会慢。

 

台湾流行病防疫专家何美乡呼吁WHO宣布全世界同时暂停国际流动。(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流行病防疫专家何美乡呼吁WHO宣布全世界同时暂停国际流动。(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何美乡认为,台湾能在明年大量生产新冠肺炎疫苗已是破天荒地快速,现在想要更快,就必须仰赖国际合作。现在国际厂商其实不是要不要卖给台湾的问题,而是每个疫苗平台的产能都是有限的,没有任何一个平台可以做出供全球77亿人使用的疫苗量。

何美乡:“他把技术给我,他也愿意,我们付他钱,我们在台湾生产。他做临床报告(Clinical study),我们只要比较一下我们的厂跟他一样,我们就可以用它有效的数据。这样我们法规单位也容易,产业界也容易,大家也都安心。”

食药署药品组副组长吴明美回应指出,有些新药治疗癌症有急迫性,或是目前没有其他药物。卫福部会等药厂做完第二期的临床试验,视其安全性与初步疗效之后让其先行上市,再做其他的临床试验。

吴明美说,大家现在担心明年第一季会不会有疫苗,就是要看业者第一期跟第二期试验结果。如果第二期试验结果疗效跟安全没有问题,还是会有“有条件核准”机制。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