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者如何改变策略? 政府将如何回应?

2019-08-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民众2019年8月18日在维园聚会抗议(美联社)
香港民众2019年8月18日在维园聚会抗议(美联社)

香港于本周日举行的大规模集会在和平中落幕。有示威者认为政府再无理由拒绝回应民意。那么,在近期警民暴力冲突频发的情况下,最新的这起抗议集会为什么会如此和平?无法再指责示威者为暴徒的政府又会作出什么样的回应?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18日发起的“煞停警黑乱港,落实五大诉求”维园集会抗议活动和平结束。组织方宣布有一百七十万人参与集会。

 

 

和平抗议 不给警方借口

香港警务处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星期一在记者会上表示,虽然曾有示威者将硬物投向政府总部,以及用镭射光线照射政府总部佈防的警务人员,但周日情况大致和平。绝大部分参与集会的市民理性守法,所以警方并无介入。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告诉记者,周日的集会得以和平落幕,除了因为香港警方的不干预外,也和各派别示威者在关键时候采取共同示威策略有关。

“示威者觉得不能给政府借口,所以大家要用和平的方式来表达。周日的集会凝聚了民众给政府最大的压力。这意味着香港人对整个运动还是有很大的激情,还会继续用理性的策略和政府对抗下去。”

站在运动前线的社会工作者林小姐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也说:“周日晚间留守在金钟夏悫道的‘勇武派’人士在审时度势后觉得,如果当晚发生冲突的话,那就会更加坐实警方的说法,不要给警察留有把柄,所以后来他们选择撤退。”

2019年8月18日,香港再次爆发大规模“反送中”集会。这次集会的主要组织者民间人权阵线事后估计,参与集会的人数超过170万。(法新社)
2019年8月18日,香港再次爆发大规模“反送中”集会。这次集会的主要组织者民间人权阵线事后估计,参与集会的人数超过170万。(法新社)

“上善若水” 抗争方式有很多

民阵原计划由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出发,游行至中环遮打道行人专用区集会,但香港警方对民阵的申请发出反对通知书,只批准在维园举行集会。民阵随后提出上诉,但遭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驳回,理由是委员会认为游行会对参加人士造成威胁。民阵表示会以反送中抗争运动核心原则“Be Water”作应变,“流水式”疏导人潮。

“反送中”运动持续至今,抗争者在策略和意识上都作出不少调整,如拥有不同形态的“水”一般,做到能聚能散、能进能退,以及进行各种形式的抗议。

林小姐以2014年雨伞运动为例分析说:“很多人认为占中的失败就是因为当时只有一条路,那条路是否正确也不得而知。我觉得这次的‘反送中’运动中,‘和理非’是‘勇武’的后盾,两种方式会继续并存。同时还包括各种不合作、抗争运动。例如这个星期,抗争者就从经济策略入手。网民号召大家周五从中资银行提款,影响香港联合经济体,从而向港府最重视的经济方面施压。”

资料图片:2014年“占中”运动期间的香港街头(记者乔龙摄影)
资料图片:2014年“占中”运动期间的香港街头(记者乔龙摄影)

示威者:轮到政府倾听民意了

面对大批市民再次上街要求港府回应民间“五大诉求”,香港政府发言人周日晚间并未对此作出回应,只是重申,“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尽快恢复社会秩序。当一切平静之后,政府会与市民展开真诚对话,致力修补撕裂,重建社会和谐”。

香港《南华早报》星期一的报道引述一名示威者说,“抗议者已经应港府要求停止所有武力,现在轮到政府倾听民意了”。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博士李源认为,港府态度将依旧强硬,甚至会对示威者“秋后算账” 。

“五大诉求里面有一个是要港府撤销对抗议者的检控,我觉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政府反而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对示威者各种行为追究得特别严,希望杀一儆百。接下来就要看示威者是否可能维持合理非的态度,因为政府不可能禁止和平游行,但是万一有什么小的冲突,就会引发政府很激烈的回应。”

林小姐则批评政府回应不负责任。

“我觉得示威者一直以来都很和平地去表达诉求,(尽管)我们一次次大规模和平游行。如果政府真有诚意,就不会怪社会不冷静、气氛差。所以无法对话,我觉得政府很官腔。”

她补充说,如果政府继续冷处理,不正面回应市民诉求,采取一些所谓经济措施试图缓解社会矛盾,这反而将造成整个社会不稳定。香港民怨已经沸腾,抗争走到这个地步香港人已经难以回头。现在是重要的关口,也是决定香港人命运的一战。

与此同时,记者浏览香港“连登”社区论坛发现,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将有更多示威行动,其中包括学生罢课行动、8·23人链示威活动,各地区的游行等。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