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没有道义巨人” 在台友人祭刘晓波

2022.07.13 11:2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没有道义巨人” 在台友人祭刘晓波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在台友人廖亦武、颜柯夫等举办悼念会。
(记者李宗翰摄)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在台友人廖亦武、颜柯夫等举办悼念会。人权工作者李明哲说,中共建政七十年仍有一个个的“刘晓波”被抓,台湾人应该看清楚这样的独裁政权。与会者也呼吁,台湾能有公共空间容下刘晓波雕塑群永久树立。

“坦克轰鸣 一阵阵枪声
孩子们成群结队倒下
灵魂爬起来
与刘晓波告别
他们叮嘱他要活下去
刘晓波 刘晓波
为了大屠杀的亡灵
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中国流亡作家廖亦武朗诵《给刘晓波的挽歌》,悼念五年前病逝的刘晓波。这场在北台湾三芝海边举行的悼念会,以洞箫、提琴和舞蹈等表演揭开序幕。

刘晓波生前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推动政治改革、希望终结一党专政,参与起草《零八宪章》,2009年底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2010年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他人在狱中,颁奖台独留“空椅子”。2017年7月13日肝癌病逝,质疑他在狱中受虐的声浪未停。

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矢板明夫受邀短讲提到,《零八宪章》发表前,他在中国曾多次采访刘晓波,谈论关于北京奥运之前怎么推动六四平反的话题,对刘晓波为人真诚,在当局严密监控下,坚持采取和平手段抗争,留下深刻印象。

矢板明夫说:“他(刘晓波)家门口基本有个派出所,有警察专门24小时监视他,楼道拐弯的地方都有椅子坐着警察,他被百分之百监控。有时刘晓波坐在产经新闻的车上,司机开快了开过去变红灯,警察没有跟上,刘晓波就会说,你们等等他,我们把他甩掉了,以后更麻烦。他已经长年习惯于被监视的状况。”

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矢板明夫悼刘晓波谈过去采访经验。(记者李宗翰摄)
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矢板明夫悼刘晓波谈过去采访经验。(记者李宗翰摄)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在台友人廖亦武等人举办悼念会。(记者李宗翰摄)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在台友人廖亦武等人举办悼念会。(记者李宗翰摄)

矢板明夫:刘晓波透露只要不批评“四大脑袋”文章可照写

矢板明夫表示,刘晓波告诉他,中国政府多次找他谈,要求他不要再搞政治,要不出国,要不去做生意,“没钱给你钱、没项目帮你找项目,做生意赚钱算你的,赔钱算政府的”,他都没有答应,还天天坐在昏暗房间,打着一台旧电脑。

矢板明夫透露,他问刘晓波写文章在香港发表,会不会被当局干扰?“他说,我们跟当局有君子协定,我不批判中国‘四个大脑袋’,也就是胡锦涛、温家宝、吴邦国、贾庆林,就四个国家元首我不批评他们,他们就允许我写,我要写文章批评这四个人,他们就给我断网,很麻烦的。”

矢板明夫提到,刘晓波对他说了很多次“我没有敌人”,矢板明夫并不以为然,他回应刘晓波:但别人把你当敌人,你说这话有意义吗?矢板明夫从来没有在报纸上写过刘晓波的这句话。直到《零八宪章》发表,刘晓波等人被捕,二年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去挪威首都奥斯陆采访,发现这句话在当地竟成为流行语。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在台友人廖亦武等人举办悼念会。(记者李宗翰摄)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在台友人廖亦武等人举办悼念会。(记者李宗翰摄)

中国流亡诗人廖亦武朗诵诗作《给刘晓波的挽歌》,悼念五年前病逝的刘晓波。(记者夏小华摄
中国流亡诗人廖亦武朗诵诗作《给刘晓波的挽歌》,悼念五年前病逝的刘晓波。(记者夏小华摄

“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的自责

矢板明夫说:“颁奖典礼那天,我在奥斯陆街上,迎面走来一群当地女高中生穿的衣服上面以英文写着『我没有敌人』,那场面非常震撼,我想到二、三年前刘晓波在北京那个昏暗的房子里对我说这话,现在大洋相隔几千公里,不了解中国国情的一群女高中生,以一种流行的理念传得这么快,我觉得有非常莫名的感动。”

矢板明夫提到,他曾问刘晓波为何推动民主化运动,他说:“孩子们都死了,长胡子的都活了,没有这个道理!他在课堂上鼓吹民主、自由,很多学生受他影响,学生们走上天安门广场被屠杀、被镇压,他觉得自己是幕后黑手,因此他要不停为中国民主化奋斗。”

矢板明夫认为,如果中国没有民主化,中国不会放弃攻打台湾,中国民主化对台湾很重要,台湾人纪念刘晓波很有意义。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在台友人廖亦武、颜柯夫等举办悼念会。(记者李宗翰摄)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在台友人廖亦武、颜柯夫等举办悼念会。(记者李宗翰摄)

曾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中国判刑五年的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也参与悼念刘晓波。他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刘晓波逝世时自己正遭中国羁押,隔年(2018年)才听到狱友说刘晓波死了,令他很震撼。

李明哲:习近平上台 一个个“刘晓波”被抓

李明哲说:“中国就跟三零年代纳粹德国一样,当时纳粹德国有一个记者(奥西茨基)也是刊登了批评纳粹的文章,得到诺贝尔奖,但是纳粹德国一样不让他去领奖。同样七十几年后,中国共产党也做一样的事。习近平上台以后,他把一个一个刘晓波都抓进了监狱,纳粹德国最后穷兵黩武,政权土崩瓦解,我相信中国政权也会一样,最后一定千夫所指,到最后还是沦为人类历史的笑柄,我相信中国政权最后一定会瓦解的。”

曾入中国黑牢的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悼刘晓波。(记者李宗翰摄)
曾入中国黑牢的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悼刘晓波。(记者李宗翰摄)

李明哲致词提到,奥西茨基和刘晓波都希望用自己的“良知”,挽救正义沦丧的国度,他们都让独裁政权感到颤抖,因此当局不顾一切地希望抹去人们的记忆。刘晓波过世后无法入土为安,他的骨灰被洒入大海,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找不到刘晓波先生的墓碑。正如在中国的社会,“刘晓波”三个字,也是禁止讨论的。刘晓波拒绝和中国政府妥协,成为中国知识分子“良知”的代表。 7月13日纪念刘晓波,就是要唤醒世人不能遗忘中国政府犯下反人类的罪行。

李明哲说:“我们要看到中国是怎么样迫害国内的异议人士,中国这个政权对不同异见者怎么处理?所以我们自己要省思,我们是不是要接受这样的政权来管理我们?这是我觉得纪念刘晓波对台湾人最大的意义。”

纪念会以刘晓波名句“中国没有道义巨人”为主题,廖亦武说,刘晓波流传最广的一句话是“我没有敌人”,但他认为“中国没有道义巨人”是刘晓波最重要的话。刘晓波曾说,“这么多年的大悲剧,我们仍然没有一个道义巨人,类似哈维尔。为了所有人都有自私的权利,必须有一个道义巨人无私地牺牲。”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在台友人廖亦武等人举办悼念会。(记者李宗翰摄)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在台友人廖亦武等人举办悼念会。(记者李宗翰摄)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在台友人颜柯夫(右)、贝岭(左)等人举办悼念会。(记者夏小华摄)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在台友人颜柯夫(右)、贝岭(左)等人举办悼念会。(记者夏小华摄)

诗人贝岭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宪章运动中止,中国没有道义巨人,没有办法看到这样一个人出现在中国社会,让中国社会有变化,重要的人都流亡了、大部份在狱中等待审判,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刘晓波雕塑群已完成4年 创作者:台湾何处容得下?

刘晓波纪念群雕创作者郑爱华致词提到,2018年7月刘晓波逝世周年,雕塑群在台北市议会前广场揭牌,之后北市却不允许再放置。雕塑已完成4年,仍未取得永久树立的地点,目前只能暂放在三芝私人住处:“台北市应该有一个放刘晓波纪念碑的地方,全世界的人权斗士纪念的园区,这是我们还继续努力的地方。”

刘晓波纪念群雕创作者郑爱华致词提到,2018年7月刘晓波逝世周年,雕塑群在台北市议会前广场揭牌,之后北市却不允许再放置。雕塑已完成4年,仍未取得永久树立的地点,目前只能暂放在三芝私人住处。(记者夏小华摄)
刘晓波纪念群雕创作者郑爱华致词提到,2018年7月刘晓波逝世周年,雕塑群在台北市议会前广场揭牌,之后北市却不允许再放置。雕塑已完成4年,仍未取得永久树立的地点,目前只能暂放在三芝私人住处。(记者夏小华摄)

与会的华人民主书院理事长曾建元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说:“台湾一个国家、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一个村一个里竟然没有一个公共空间放置这作品,是非常荒唐的事,刘晓波的雕塑没地方去,只有台湾(应)义不容辞、责无旁贷。”

达赖喇嘛:中国若有积极性改变 中国人民和世界都获益

包括纽约、伦敦、日本等地都举办追思刘晓波的活动,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也在刘晓波逝世五周年的此时,发文祝祷说:“我视刘晓波为我的朋友,敬佩他百折不挠的勇气,和坚毅地以和平方式,为建设一个和谐、稳定、和平的中国,所做的努力。《零八宪章》是为了倡导一种基本价值,使中国有更佳的人权和更多自由。长期以来,我就希望中国会有积极性的改变,这样不仅中国人民,也让整个世界都获益。”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前夕发文祝祷。(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刘晓波逝世五周年前夕发文祝祷。(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李宗翰 三芝报道 责编:许书婷、陈美华、郑崇生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匿名
2022-07-14 06:02

看看中共国的“维稳力度”, 就算是美国总统也被严格地审查, 哪里还有什么道义巨人。这个恐怖的极权中共国只有圣上、大小奴隶主及其那些随时待割的韭菜奴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