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沒有道義巨人” 在臺友人祭劉曉波

2022.07.13 11:28 ET
“中國沒有道義巨人” 在臺友人祭劉曉波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在臺友人廖亦武、顏柯夫等舉辦悼念會。
(記者李宗翰攝)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在臺友人廖亦武、顏柯夫等舉辦悼念會。人權工作者李明哲說,中共建政七十年仍有一個個的“劉曉波”被抓,臺灣人應該看清楚這樣的獨裁政權。與會者也呼籲,臺灣能有公共空間容下劉曉波雕塑羣永久樹立。

“坦克轟鳴 一陣陣槍聲
孩子們成羣結隊倒下
靈魂爬起來
與劉曉波告別
他們叮囑他要活下去
劉曉波 劉曉波
爲了大屠殺的亡靈
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朗誦《給劉曉波的輓歌》,悼念五年前病逝的劉曉波。這場在北臺灣三芝海邊舉行的悼念會,以洞簫、提琴和舞蹈等表演揭開序幕。

劉曉波生前在北京師範大學任教,推動政治改革、希望終結一黨專政,參與起草《零八憲章》,2009年底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他人在獄中,頒獎臺獨留“空椅子”。2017年7月13日肝癌病逝,質疑他在獄中受虐的聲浪未停。

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受邀短講提到,《零八憲章》發表前,他在中國曾多次採訪劉曉波,談論關於北京奧運之前怎麼推動六四平反的話題,對劉曉波爲人真誠,在當局嚴密監控下,堅持採取和平手段抗爭,留下深刻印象。

矢板明夫說:“他(劉曉波)家門口基本有個派出所,有警察專門24小時監視他,樓道拐彎的地方都有椅子坐着警察,他被百分之百監控。有時劉曉波坐在產經新聞的車上,司機開快了開過去變紅燈,警察沒有跟上,劉曉波就會說,你們等等他,我們把他甩掉了,以後更麻煩。他已經長年習慣於被監視的狀況。”

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悼劉曉波談過去採訪經驗。(記者李宗翰攝)
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悼劉曉波談過去採訪經驗。(記者李宗翰攝)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在臺友人廖亦武等人舉辦悼念會。(記者李宗翰攝)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在臺友人廖亦武等人舉辦悼念會。(記者李宗翰攝)

矢板明夫:劉曉波透露只要不批評“四大腦袋”文章可照寫

矢板明夫表示,劉曉波告訴他,中國政府多次找他談,要求他不要再搞政治,要不出國,要不去做生意,“沒錢給你錢、沒項目幫你找項目,做生意賺錢算你的,賠錢算政府的”,他都沒有答應,還天天坐在昏暗房間,打着一臺舊電腦。

矢板明夫透露,他問劉曉波寫文章在香港發表,會不會被當局干擾?“他說,我們跟當局有君子協定,我不批判中國‘四個大腦袋’,也就是胡錦濤、溫家寶、吳邦國、賈慶林,就四個國家元首我不批評他們,他們就允許我寫,我要寫文章批評這四個人,他們就給我斷網,很麻煩的。”

矢板明夫提到,劉曉波對他說了很多次“我沒有敵人”,矢板明夫並不以爲然,他回應劉曉波:但別人把你當敵人,你說這話有意義嗎?矢板明夫從來沒有在報紙上寫過劉曉波的這句話。直到《零八憲章》發表,劉曉波等人被捕,二年後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去挪威首都奧斯陸採訪,發現這句話在當地竟成爲流行語。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在臺友人廖亦武等人舉辦悼念會。(記者李宗翰攝)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在臺友人廖亦武等人舉辦悼念會。(記者李宗翰攝)

中國流亡詩人廖亦武朗誦詩作《給劉曉波的輓歌》,悼念五年前病逝的劉曉波。(記者夏小華攝
中國流亡詩人廖亦武朗誦詩作《給劉曉波的輓歌》,悼念五年前病逝的劉曉波。(記者夏小華攝

“我沒有敵人” 劉曉波的自責

矢板明夫說:“頒獎典禮那天,我在奧斯陸街上,迎面走來一羣當地女高中生穿的衣服上面以英文寫着『我沒有敵人』,那場面非常震撼,我想到二、三年前劉曉波在北京那個昏暗的房子裏對我說這話,現在大洋相隔幾千公里,不瞭解中國國情的一羣女高中生,以一種流行的理念傳得這麼快,我覺得有非常莫名的感動。”

矢板明夫提到,他曾問劉曉波爲何推動民主化運動,他說:“孩子們都死了,長鬍子的都活了,沒有這個道理!他在課堂上鼓吹民主、自由,很多學生受他影響,學生們走上天安門廣場被屠殺、被鎮壓,他覺得自己是幕後黑手,因此他要不停爲中國民主化奮鬥。”

矢板明夫認爲,如果中國沒有民主化,中國不會放棄攻打臺灣,中國民主化對臺灣很重要,臺灣人紀念劉曉波很有意義。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在臺友人廖亦武、顏柯夫等舉辦悼念會。(記者李宗翰攝)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在臺友人廖亦武、顏柯夫等舉辦悼念會。(記者李宗翰攝)

曾因“顛覆國家政權罪”被中國判刑五年的臺灣人權工作者李明哲也參與悼念劉曉波。他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提到,劉曉波逝世時自己正遭中國羈押,隔年(2018年)才聽到獄友說劉曉波死了,令他很震撼。

李明哲:習近平上臺 一個個“劉曉波”被抓

李明哲說:“中國就跟三零年代納粹德國一樣,當時納粹德國有一個記者(奧西茨基)也是刊登了批評納粹的文章,得到諾貝爾獎,但是納粹德國一樣不讓他去領獎。同樣七十幾年後,中國共產黨也做一樣的事。習近平上臺以後,他把一個一個劉曉波都抓進了監獄,納粹德國最後窮兵黷武,政權土崩瓦解,我相信中國政權也會一樣,最後一定千夫所指,到最後還是淪爲人類歷史的笑柄,我相信中國政權最後一定會瓦解的。”

曾入中國黑牢的臺灣人權工作者李明哲悼劉曉波。(記者李宗翰攝)
曾入中國黑牢的臺灣人權工作者李明哲悼劉曉波。(記者李宗翰攝)

李明哲致詞提到,奧西茨基和劉曉波都希望用自己的“良知”,挽救正義淪喪的國度,他們都讓獨裁政權感到顫抖,因此當局不顧一切地希望抹去人們的記憶。劉曉波過世後無法入土爲安,他的骨灰被灑入大海,在中國這塊土地上找不到劉曉波先生的墓碑。正如在中國的社會,“劉曉波”三個字,也是禁止討論的。劉曉波拒絕和中國政府妥協,成爲中國知識分子“良知”的代表。 7月13日紀念劉曉波,就是要喚醒世人不能遺忘中國政府犯下反人類的罪行。

李明哲說:“我們要看到中國是怎麼樣迫害國內的異議人士,中國這個政權對不同異見者怎麼處理?所以我們自己要省思,我們是不是要接受這樣的政權來管理我們?這是我覺得紀念劉曉波對臺灣人最大的意義。”

紀念會以劉曉波名句“中國沒有道義巨人”爲主題,廖亦武說,劉曉波流傳最廣的一句話是“我沒有敵人”,但他認爲“中國沒有道義巨人”是劉曉波最重要的話。劉曉波曾說,“這麼多年的大悲劇,我們仍然沒有一個道義巨人,類似哈維爾。爲了所有人都有自私的權利,必須有一個道義巨人無私地犧牲。”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在臺友人廖亦武等人舉辦悼念會。(記者李宗翰攝)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在臺友人廖亦武等人舉辦悼念會。(記者李宗翰攝)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在臺友人顏柯夫(右)、貝嶺(左)等人舉辦悼念會。(記者夏小華攝)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在臺友人顏柯夫(右)、貝嶺(左)等人舉辦悼念會。(記者夏小華攝)

詩人貝嶺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憲章運動中止,中國沒有道義巨人,沒有辦法看到這樣一個人出現在中國社會,讓中國社會有變化,重要的人都流亡了、大部份在獄中等待審判,這就是中國的現實。

劉曉波雕塑羣已完成4年 創作者:臺灣何處容得下?

劉曉波紀念羣雕創作者鄭愛華致詞提到,2018年7月劉曉波逝世週年,雕塑羣在臺北市議會前廣場揭牌,之後北市卻不允許再放置。雕塑已完成4年,仍未取得永久樹立的地點,目前只能暫放在三芝私人住處:“臺北市應該有一個放劉曉波紀念碑的地方,全世界的人權鬥士紀念的園區,這是我們還繼續努力的地方。”

劉曉波紀念羣雕創作者鄭愛華致詞提到,2018年7月劉曉波逝世週年,雕塑羣在臺北市議會前廣場揭牌,之後北市卻不允許再放置。雕塑已完成4年,仍未取得永久樹立的地點,目前只能暫放在三芝私人住處。(記者夏小華攝)
劉曉波紀念羣雕創作者鄭愛華致詞提到,2018年7月劉曉波逝世週年,雕塑羣在臺北市議會前廣場揭牌,之後北市卻不允許再放置。雕塑已完成4年,仍未取得永久樹立的地點,目前只能暫放在三芝私人住處。(記者夏小華攝)

與會的華人民主書院理事長曾建元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也說:“臺灣一個國家、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一個村一個裏竟然沒有一個公共空間放置這作品,是非常荒唐的事,劉曉波的雕塑沒地方去,只有臺灣(應)義不容辭、責無旁貸。”

達賴喇嘛:中國若有積極性改變 中國人民和世界都獲益

包括紐約、倫敦、日本等地都舉辦追思劉曉波的活動,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也在劉曉波逝世五週年的此時,發文祝禱說:“我視劉曉波爲我的朋友,敬佩他百折不撓的勇氣,和堅毅地以和平方式,爲建設一個和諧、穩定、和平的中國,所做的努力。《零八憲章》是爲了倡導一種基本價值,使中國有更佳的人權和更多自由。長期以來,我就希望中國會有積極性的改變,這樣不僅中國人民,也讓整個世界都獲益。”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前夕發文祝禱。(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提供)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劉曉波逝世五週年前夕發文祝禱。(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提供)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李宗翰 三芝報道 責編:許書婷、陳美華、鄭崇生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匿名
2022-07-14 06:02

看看中共國的“維穩力度”, 就算是美國總統也被嚴格地審查, 哪裏還有什麼道義巨人。這個恐怖的極權中共國只有聖上、大小奴隸主及其那些隨時待割的韭菜奴隸了!